前一篇《Y!LIVE,我們的媒體,我們的聲音!》 是記1106當日至1107早晨。於是直接從1107開始。

1107看完學生交接Y!LIVE後,小睡四十分鐘後,再度起身,前往台北。很多人問我:「你真的要去?」很多人覺得我不是為了學生運動去,而是為了擔心也在現場a的安全去。我心裡的聲音是一半一半的,不單單只是因為一個牽掛的人而去,有更多是想看看這些年輕人,在這樣的年紀,做這樣的事。甚或,有種想要點燃心裡在那個年紀未燃起的火焰吧!

我對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向來是介於冷靜與熱情之間。我關心不了太大的議題,我也沒有足夠的智慧可以像別人那樣想出什麼太透徹的方向啊或者目標。但我希望自己能從細微的,自己還能夠做得到的事情去做。如果你問我,對學生的這次集結的訴求有什麼看法?坦白說,真的,我沒有什麼太了不起的想法,我只是覺得這些孩子夠勇敢,他們起碼敢為了自己覺得是對的事站出來。並且,不以叫囂、漫罵、攻擊、抹黑、暴力、扭曲……等等等等,我們太過於習以為常的方式來面對這個社會。

真的,光是這點,就足以讓我佩服他們很多很多。

1107行政院前,a不斷的走向第一排,我突然腳軟了起來。對,我想到的是,如果要抬,第一排耶!我們一定會被最先抬走,那應該怎麼辦?這不僅是這些學生們的第一次,也是我的第一次,說不害怕,真的都是騙人的。可是這些孩子都在這裡坐了一天,你怕什麼?我這樣說服自己,然後一同坐下。

在現場,你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你平常討厭得要死的草莓族群,突然可愛了起來。他們個個神情嚴肅,不知道是因為準備好被抬出去,或是因為不斷壓抑心裡的害怕,而產生的表情?我猜想,兩者都有吧!我不斷看著警察整隊站在門邊,離開又回來,情緒也跟著緊繃、放鬆,不斷的重複那些狀態。

後來,我離開了靜坐的人群,再也沒坐進去過。你可以說我很懦弱,你也可以說我根本沒參與到,真的,我光是在路邊看到臨檢都會嚇得半死,更別說那是一兩百個警察包圍你的狀態。我離開,但學生們依舊坐在那裡,悍衛他們要悍衛的東西。我退到旁邊觀看,如果你有親身到場,你會理解,坐在那裡,他們真的不是不害怕。我沒有看過這麼這麼這麼嚴肅的年輕面孔了。

老師們一再的跟他們說不要怕,叮嚀、交代他們每一步的流程。他們越坐越緊密,越來越嚴肅。直到警察驅離的那一刻開始,「和平」的口號不斷的喊著。我想著過去的那幾天,「不和平」的狀態一再的重演,不論是哪一方的,不論是被迫或是有心的,我看著我眼前的這些高喊「和平」的人,我看著他們一個又一個的被警察或拖或拉或抬的送上了警備車,在警備車上,即使經過了剛剛推拉抬擠的,他們依舊隔著車窗對還在場內的同學說著:「同學加油!」

靜坐區被警察嚴密的圍了起來。我站在離警備車很遠的地方,我看不到被拖拉的樣子,但我一直像在看電視那樣,好像我不在場,眼前只是電視的一個場景而已。等到最後a也快要被送上車前,我來到了警備車的前面,我站在那裡,看到的那一幕,徹底的瓦解我認知的某一些事實,某一些一直小心呵護,不被擊垮的那些意念。

我很難形容那個感覺。真的。我只知道我看著警察拖人的時候,我心裡是很憤怒的,並且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了。我一直都相信警察是會保護人民的,就算有些時候你會討厭他們的態度,可是當你真正的受到人身安全被威脅的時候,他們會保護你的。可是在我眼前上演的不是那樣子的。我知道他們也沒有傷害到學生,也沒有暴力相向,可是那樣子的場合,真的徹底瓦解我去「相信」,而那個不被相信的對象,不是警察,而是國家。

a每天要去現場的時候,都會再三向我保證他會照顧自己、保護自己。我時常會很焦慮的想著:「為什麼你要一直跟我保證這個事?為什麼我就一定要聽你保證呢?」我後來才知道,我其實不相信的不是這些孩子要不要保護自己,甚至也不是不願相信他們夠清楚明白自己的訴求。我至始至終不相信的,是他們會被好好對待,被這個國家的政府,好好對待。

驅離過後,我們回到自由廣場,推友下班後,大家也都趕往現場。說湊熱鬧的也好、說看笑話的也罷,我們或坐或站聊著這場運動。我們或支持或質疑這些這次的行動,但不論我們是什麼樣的心態,我們都在那個現場,看這群學生,用青春、用行動,和平理智的,寫一頁他們的歷史。

我突然很慶幸的,我參與了那一刻,我驕傲我們有這麼一群年輕人。即使我曾經罵過他們的不成熟,但是在後來後來的每一件事情裡,我佩服他們的勇氣、學習力、行動力。

我們三十歲這輪的世代,沒有太多的機會去參加這樣的活動。我們看過太多太多大人們的抗議活動、場合、衝突,我們甚至從小就對這樣的事情冷漠。當我聽見有一個四十幾歲的男子跟我說:「我們每次遊行,都沒有年輕人,這次總算出來了。」我其實好想告訴他:「孩子們那樣子的平和說話的方式,才是我們想要的。」(縱使警備車前,我還是看到瓦解我內在的那些事實。)

後來,學生活動定名為「野草莓運動」,開始有了活動的歌曲、MV,還有一段在現場拍攝一些學生的心聲。我還是會想,這些孩子怎麼了?怎麼可以那麼輕易的搏得那麼多的眼淚,怎麼可以那麼簡單的,讓我們甘願的一再一再的用行動、用文字來支持他們?

野莓之聲/nelleven

我已經睜開眼了 撐過甦醒的疼痛
我伸開雙手迎接四方的風 抖落刺骨的操縱
我不是溫室花朵 你也不用假裝溫
我學不會你們虛偽的臉孔 只會、真實、面對、自我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們背叛自己以後 不要連我們一起出售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丟棄了信念以後 灰燼裡我們選擇出走
安靜不代表認同 和平不代表承受
你的傲慢再一次燙傷了我 這一次我不會沈默

野草莓運動ㄧ野莓之歌MV

野草莓運動ㄧ野莓之歌 from freshfoliage on Vimeo.

野草莓學運學生的一些心聲

我一點都不在乎這次的運動的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我在乎的是這個過程,我們看見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彼此了解了什麼。(而不是分化了什麼、抹黑了什麼、對立了什麼。)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論結果為何,這些野草莓們,都實實在在的教育了我們,以及那些還在象牙塔的大人們。

(其實寫到後來,很亂。有些話沒寫,或許整理過思緒,再來記錄。)

又,我的標題是刻意下的。我希望不管你無不無聊,要不要回留言,回了什麼爛留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請你先找出於你生命的感動,再來憤怒你的憤怒。

P.S
高雄太陽,涼爽有日的午後。
跟長期來看我的文章的人抱歉。我得整理完這些思緒,才能寫一些其他的東西。

換日線的話:真的,我以妳為榮。

5 Thoughts on “如果你不曾感動,哪來的憤怒?

  1. spark on 2008/11/12 at 08:23:31 said:

    除了加油還是加油!
    自然就是美!
    回到最原始最單純的地方,才是最感人的!

  2. 野草莓 on 2008/11/12 at 08:03:01 said:

    還有【野莓之聲政院紀實版MV】

    http://www.vimeo.com/2212579

    請多宣傳

  3. youderhuei on 2008/11/12 at 01:05:47 said:

    很感動,
    我也是6年級的!
    台灣加油!

  4. 這一篇讓我哭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
    but
    溫暖的淚,很舒服
    謝謝你!!

  5. 容顏 on 2008/11/11 at 01:10:04 said:

    確實,三十這一代都被訓練冷漠以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