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台北書展看到《風格練習》這本書,實在覺得有趣便買下來。回家讀著這本書同一個事件,透過不同的方式描述,形成不同的風格;起先你會很認真的去思考這個故事最初的情境,簡單弄清楚事件的主軸後,開始從作者延伸的不同寫作方式,變換時序、用詞、語句……然後開始出現些許的惡趣味,才發現偶爾將一件事變換不同風格,也是頗好玩的練習!

這個故事寫成「筆記 Notations」是這樣子的:

S線公車上,尖峰時刻。一名二十六歲左右的男子,軟帽繫繩,而非絲帶;脖子過長,像是被人往上拉過。人們下車了。此男對身旁的乘客發火。他責怪他每次一有人經過就推擠他。想裝凶的哭腔。男子由於看到一個空位,火速衝了上去。

兩小時後,我在聖拉札車站前、羅馬廣場上又遇見他。他和一個同伴在一起,同伴對他說:「你應該請人在你的風衣上多加一顆釦子。」他指給他看應該加在哪兒(領口處),並告訴他為什麼。

要是寫成「隱喻 Métaphoriquement」就變成這樣

日中,一隻拔了毛的長頸雞,被扔進白腹甲蟲裡一堆旅遊中的沙丁魚間,忽然訓斥了其中安靜的一尾。牠的言語漫布空氣中,浸潤了一抹抗議的氣息。接著,這雛鳥般的雞,為一種空無所引誘,撲上前去。

當天,在一方陰鬱的城市荒漠裡,我又再次看見了牠,正因為某顆無關緊要的扣子,被挫了銳氣。

如果換成「倒敘 Rétrograde」,這個故事就變這樣:

你應該在你的風衣上加一顆扣子,他的朋友對他說。我在羅馬廣場中央又遇到了他,在任他貪婪地衝向一個座位,與他各分東西了以後。那時他剛因另一位乘客的推擠而出聲抗議。他說,那人每次有人下車就推撞他。這個瘦削的年輕人戴者一頂可笑的帽子。這事發生在當天中午,在滿載的S線的車尾平台上。

若換成「短歌 Tanka」,就成為這樣:

一公車駛來
怪帽樂迷青年上
有碰撞一場
稍晚聖拉札站前
一顆成問題之扣

*短歌為日本傳統詩歌體式,五句三十一音節,以五七五七七順序排列。

(阿線說:其實我是挑短的例子打,太長要打好久。哈哈)

文中99種雷蒙.格諾的風格練習後,接續著是台灣作者的接力,有「爆料公社體」、「靠北體」、譯者的「悲喜劇體」、「一則不停被打斷而肝腸寸斷的徐志摩體」(這則笑壞我)……以及其他作者的風格練習,都含著大量的趣味變化。

如果你還不知道要寫什麼東西,倒不妨先找些書(或文章)來閱讀,或者找這本《風格練習》來試著依其方式不斷變化寫作的方式,肯定能啟發你不同的想法或者變換不同的寫作風格,或者切換各種觀看的角度,最後自成一格的成為屬於你的風格!

這本書我倒是跳著看,好像從來沒有讀完所有的文體,每次都像抽籤一樣,翻到哪頁讀哪頁,然後腦子跟著轉動一下,也許就會出現新的想法、新的故事!

風格練習/雷蒙.格諾/譯者: 周丹穎
一人出版社/2016.01.08/ISBN:9789868954687

買書|博客來誠品金石堂讀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