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6 23.42.36

天氣熱得每天都想泡在游泳池裡。在游完幾百公尺後,準備再往下一個100公尺游去時,耳機傳來這首歌的前奏(我戴的是防水MP3耳機),吉他聲出來的時候,我才想起自己也把這首歌放進耳機裡。

在水裡慢慢想起二十歲第一次聽見這首歌的心情。像是沉入水裡時那樣清徹的感覺,夏天澆熄一身炙熱、冬天冰冷無法入水。

我不太聽五月天,而我唯一能聽比較久的,就是這首歌。

十幾年過去了。聽著這首歌,心裡還是會微微的躁動著。怎麼會有人把歌詞寫得那麼淺白卻那麼直入人心。

那日蔡康永出櫃十四年後在節目上哭的新聞,蔓延在各個社群、新聞、娛樂版面。直至他在facebook上寫了一篇短文後,又傳來新聞標題的快訊,寫著「消毒情變」的四個字,讓我不禁笑了。

我心想也許那樣猜測的人,都不太能理解他講述的那些,比起情變更難受、更難耐、更令人想哭吧!

從游泳池離開的時候想,如果抄寫歌詞是一種寫字的練習,也必然不能少掉這首歌。亮晃的青春在經過十多年以後,愛情的模樣彷彿就像水中的情景那樣,總在搖晃的水與陽光(燈光)交錯間,吸引著自己更往水裡探去。

至於愛啊,就像結婚典禮的橋段:「那是不分貧富、健康與否」和性別的。至於多元成家,只有愛孩子的人,可以讓孩子得到更多的愛(這不是廢話嗎?),那也是不分貧富、健康與否,以及性別的組成結構的。

只要有愛啊!

同場加映:
寶瓶文化七月新書:《跟艾迪了結》(也許讀了以後,你不會把任何人與情感有的眼淚,都歸於「情變」)

而就在稍早,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同志婚姻適用全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