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這裡是「宇軒雜誌」,我要送件!』文祺剛進辦公室,室外的太陽曬得她滿臉通紅。才剛剛進入四月,太陽就像火老虎一般,不留情的開始怒吼起來。

『文祺,剛才張大哥打電話過來,要跟妳拿上回的圖片,妳要不要回個電話給他?』淑貞慵懶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宇軒雜誌』是一間由四個女生組成的雜誌社,當初開辦的時候,是文祺和幾個朋友的提議。這群人就愛說說寫寫,好像說話的欲望,都必須藉由文字來抒發!日子一久,朋友結婚的結婚,出國的出國,只剩下淑貞這個老朋友,還有幾個後來應徵進來乳臭未乾的小朋友,不過說也奇怪,這些小女生每個的戀愛經驗豐富,倒是文祺就是沒談過幾次戀愛!

『祺姊,妳怎麼不交個男朋友啊?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一起雙雙對對的出去,妳就不用老是落單了!』七年級生的孟嵐就是喜歡這樣子刺激文祺,好像沒有男朋友是一件很可恥的事一樣!

『小嵐,不要這樣子跟主編說話,沒大沒小的,像什麼樣!』淑貞一付老大姊的模樣,教訓著孟嵐。

文祺走過淑貞的身邊,拍拍她的肩,『沒關係啦!小孩子嘛!她說的也沒錯,我是該交個男朋友,只不過我長得太高,又太像男生了!太概沒有人會喜歡我這樣的女生吧!』她尷尬的對淑貞笑了笑。

『我的大主編,那是什麼「鳥」理由啊?妳長得也不醜啊!這年頭像男生的女生,滿街都是,要不要我們幫妳留意啊?』一旁的庭恩差點笑彎了腰,轉頭對孟嵐說:『如果主編是男生,我一定會愛上她!太帥了嘛!』

文祺聽見庭恩的話,不禁的落入回憶裡,那段痛楚的記憶!

『妳好帥喔!如果是男生,我一定會愛上妳。』這句話,在文祺的生命裡,不知道有多少個人,這麼認真的說過。文祺沒有動過心,因為她知道那種被社會道德排斥的愛情,她知道一旦愛了就必須承受的壓力。每次聽見這句話,文祺總是用笑容帶過,直到遇見她,文祺才毫不保留的陷下去,只是這一陷,就像落入谷底一樣,再也爬不起來!

『我可以喜歡妳嗎?』文祺看著維青,怯怯的問著。

維青閃避著文祺的眼神,但她牽起文祺的手,將自己的唇吻上文祺的唇。這是第一個讓文祺動心的女孩,也是第一個沒有對她說過:『妳好帥喔!如果是男生,我一定會愛上妳。』的女孩,文祺在心底發誓,一定要讓維青幸福。希望有一天,能夠向世人大聲的說一聲:『維青,我愛妳!』

然而,這樣的希望就在維青離開的那一刻,再也無法實現。

維青走了,離開這些愛她的人。因為一場爭執,維青沒有留意的讓自己的生命終結在那個巨大的車輪底下!現場目擊的民眾描述,維青當時跟一個男子爭吵著『分手』,當文祺趕到現場的時候,那一灘血肉模糊的景象,讓她緊抓著砂石車的駕駛,毫不留情的當眾揮舞著拳頭,『把小青還給我,把小青還給我,把我的小青還給我!那句話我還沒對她說,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把她帶走,我愛她,我愛她啊!你怎麼忍心把她帶走?怎麼可以這樣做?』文祺的拳頭沒有再舞動,她靠著砂石車的駕駛,開始放聲大哭。

『可以請妳描述一下妳的心情嗎?對於林小姐的死,妳有什麼想要說的?』N台記者又是一貫讓人吐血的問題。

文祺沒有回答,一同到場的淑貞將記者推開,試圖在重重的人群中替文祺找到一條路。記者沒有因為文祺的沈默,而停止追問,『據說林小姐是因為剛才跟王姓製作人分手談判破裂,不注意之下才被砂石車追撞。』、『妳和林小姐是什麼關係?』、『妳知道她跟王姓製作人的關係嗎?』、『王姓製作人知道妳和林小姐之間的愛昧嗎?』

『什麼叫作和林小姐之間的愛昧?』淑貞終於忍不住的停下腳步,對著N台記者大聲的咆哮!現場的聲響隨即消失,大家專注的等待文祺的回答。

文祺蒼白的臉,呆滯的眼神終於有一點光亮,『我沒有什麼好說的,只有一句話,我一直遲遲的沒有說出口,那是我欠她的。』她仰著頭,烈日照著,『林維青,我愛妳,妳聽見了沒有,我愛妳!這句話在我心裡,一直真實的存在。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

『請問這裡是「宇軒雜誌」嗎?』一個男聲,劃破文祺的思緒。

文祺揉揉含著淚的雙眼,她看著眼前這個穿著威駒快遞T恤的男孩,在桌上找出那一只厚厚的包裏,『這是要給張大培的,地址我寫在上面,麻煩你一定要在下午三點前幫我送到,謝謝!』

『放心,包在我身上。』男孩拍拍胸口,從包包裡拿出一張DM交給文祺,『這是公司新的DM,老板要我發給客戶。』

『謝謝。』文祺禮貌性的從名片匣中,拿出自己的名片,『這是我的名片,等一下你如果送到了,可不可以給我一個電話!那些圖片很重要。如果沒有接,就留言給我,拜託你了!』

男孩看著文祺出了神,直到文祺叫住他,『喂,快點去啦!我臉上有什麼好看的?』男孩摸摸頭一臉傻勁,離開了雜誌社。

『大主編,剛剛那個快遞是菜鳥喔?怎麼沒看過有那樣帥的快遞啊?』吃過飯的庭恩蹦蹦跳跳從門外進來,剛好跟男孩擦身而過,差那麼一點就被撞倒了!

『應該是新來的吧!可惜妳有男朋友了,不然我就幫妳留著他。』

『留給我?我已經有狗狗,不需要那種帥哥了,我看還是留給妳啦!剛才他還差點把我撞倒耶!不知道想什麼想得出神咧!』庭恩開始誇張的手舞足蹈,形容剛才跟男孩的碰撞。

『妳看妳眉開眼笑的,妳就不能幫他取個好聽的綽號嗎?什麼狗狗嘛!真是。』

『他長得很像狗啊!不然怎麼叫狗狗。妳到底要不要帥帥的快遞嘛!我去幫妳問他的名字!』

文祺想著剛才男孩離去時,那雙好奇的、探索的眼神,像極維青的雙眼,總是喜歡的從自己的臉上找一些什麼似的,她敲了敲庭恩的頭,『快點工作,妳們吃飽喝足,該我出門去解決民生問題了。』

庭恩對著走向門外的文祺大喊:『大主編,妳就是這樣才嫁不出去,那麼粗魯!』

文祺頭也沒回,只伸出手對身後的庭恩揮揮手。她那高大的、穿著T恤、牛仔褲,小平頭的身影,消失在巷子的尾端。

文祺走在街上,雙雙對對的情侶、那些流行情歌曲,占據她的眼睛,迴盪她的耳畔。店家的電視上,播放著新聞記者圍繞著男立委訪問關於那些流傳已久的緋聞。那樣的景象似乎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重複的在新聞裡上演一次,就像那一次一樣……

『我們昨天約在咖啡廳碰面,她說有一個企畫案要跟我討論,我那時候才會在現場。』王仁宏在維青死後的隔天召開記者會,媒體將整個殯儀館擠得水洩不通。

『外傳您與林小姐是男女朋友,您有什麼看法?』T台記者首先發問。

『昨天你們在車禍現場也有看到那個叫什麼來著的?還一直對著天空大喊「我愛妳」,事實很明顯,林維青和那個誰根本就是同性戀,我怎麼可能跟她是男女朋友?』王仁宏撇清事實的模樣叫人作嘔。

『您是說文祺嗎?您什麼時候知道她們的關係,您知道後的反應又是什麼呢?』N台記者乘勝追擊的問著。

『我不管是文什麼啦!她們是什麼關係跟我無關,就更別提是什麼反應了。而我跟維青只是工作上合作的關係,沒有什麼男女朋友之說,今天謝謝你們到場,我的助理等一下會發給你們新聞稿,謝謝各位!』王仁宏匆匆閃避所有的攝影機,新聞畫面也轉回攝影棚內。

文祺坐在維青的床上,看著王仁宏那張虛偽的笑容,手上拿著維青的日記,事發前兩天的日期,維青寫著:『仁宏追問我和文祺的關係,我不知道怎麼跟他開口。我不能告訴他,我和文祺的關係,只是,他怎麼會知道呢?我愛仁宏,也愛文祺,但是我不想這樣躲躲藏藏一輩子,我也想要有幸福的家庭,我也想要那種可以攤在陽光下的愛情,我該怎麼辦?怎麼辦……』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接受她?』文祺從維青的手機裡,找到王仁宏私人的手機號碼,電話一接通,她壓抑自己的激動,問著電話那頭的王仁宏。

『接受她?妳以為我不想嗎?我也有我的壓力。況且,這事她從來就沒跟我坦白過,如果不是我自己先發現,不知道還要被瞞多久,妳知道那種被欺騙的感覺嗎?』仁宏拋開面對媒體時那種高傲以及一概否認的態度,『她走了我也很難過,可是妳們不可以這樣啊!明明都還深愛著對方,又想要正常的愛情,那我算什麼?昨天我不過要她一個答案而已,怎麼知道她什麼也不肯說,就往街上跑了!』

『你就可以因為知道這件事而不要她?』文祺語帶哽咽的問。

『我沒有不要她,是妳們的關係太傷人。』

『我們什麼關係?你們的關係就比我們高竿了嗎?』

『沒有比妳們高竿,至少我們的關係,比妳們的關係來得光明!』

手機的聲音把回憶裡的文祺再度拉回現實,一則新訊息:〔我是丁強,東西已經交給張大培先生,給妳回個消息。〕她按下回覆鍵正準備回覆,手機又傳來另一則簡訊:〔妳的含著眼淚的眼睛很迷人,我看了妳很久,只是妳沒發現。下次希望看到妳笑!〕

〔謝了,小鬼頭!下次不可以偷看大姊姊那麼久喔!要不然我要收錢喔!〕文祺按下傳送,把訊息傳給那個叫丁強的男孩。

*  *  *

『好啦!今天晚上妳跟我們一起去唱歌啦!好不好嘛!大主編?』庭恩和孟嵐兩個人想盡各種辦法,要讓文祺和她們一起出去玩,順便認識一些新的朋友。

『妳們七年級的,我六年級,一起去不會很奇怪嗎?再說妳們都有男朋友,我不好去當電燈泡嘛!』

『大主編,妳腦袋燒壞囉!誰規定七年級跟六年級不能一起出去玩啊?我們有男朋友跟妳和我們出去玩也沒什麼衝突嘛!平常看妳就是很阿莎力的樣子,每次約妳都那麼小家子氣。去嘛!難得我和孟嵐的時間可以湊在一起耶!』

文祺看了看淑貞,『那妳們幹嘛不約淑貞去?』

『她要回家相夫教子,不能跟我們去,再說她去只會浪費錢,又不唱歌。』孟嵐朝淑貞扮了一個鬼臉,『妳跟我們去就好啦!』

淑貞兩手一攤,笑著說:『是啊!我是有家庭的人,妳跟她們出去走走也好啊!』

『好吧!我去就是了。』文祺莫可奈何的接受,她看看手錶,『妳們剛才有沒有幫我叫快遞?我有一個急件要送。』她看看孟嵐,孟嵐聳聳肩,不知道有這回事,她再看著庭恩,『妳呢?不會也忘了吧!』

庭恩滿臉的歉疚,『我真的忘記了啦!要不妳現在快點叫上次那個帥哥來收件,他會很願意的。』她的對孟嵐眨眨眼,向她指指門外,小聲的說:『快去開門。』

丁強突然站在門口,讓文祺嚇了一跳,『不是說沒有叫快遞嗎?我才正要開罵,小鬼頭你怎麼來了?』

『因為我們心靈相通,妳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出現啊!』丁強燦爛的笑臉,平定文祺將要爆發的情緒。

『你這小鬼頭,誰跟你心靈相通啊?快點幫我送件。』文祺整整那袋包裝好的東西,交給丁強。

『是,大姊大,我立刻幫妳送到。』丁強行了一個舉手禮,轉身走向門外。

庭恩和孟嵐雙雙的靠向文祺,悄悄的說:『大主編,講話淑女一點,別怪我們沒有提醒妳,叮噹這人還不錯喔!要好好把握喔!』

『叮噹?妳們什麼時候跟他混那麼熟?』文祺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才知道自己又被這幾個小朋友給設計了!

丁強關上門前,又朝辦公室裡揮手,『我先走囉!晚上KTV見喔!BYE-BYE!』

『不會吧!他晚上也要去?』

*  *  *

文祺坐在KTV包廂裡發呆,庭恩和孟嵐還在門口等著彼此的男朋友,她望著手機上的簡訊:〔大姊大,我會晚一點到,妳們先唱吧!下午的快遞安全送到,請放心!希望妳原諒我跟她們的計畫,小鬼頭。〕她側著頭想,『這小男孩不會愛上我吧!』這麼多年了,她始終不敢接受別人的愛,每每遇見心儀的對象,總會記起仁宏知道維青和她之間的事,所帶來的反應,她打了一個冷顫,害怕那種不被諒解的心態。她不知道,面對下一段愛情,是該坦承過去的一切,還是該隱匿心中那些不想提起的記憶,所以,她總是不斷的逃!

『大姊大,妳想什麼啊?又想得出神。』丁強站在一旁好一會兒,他還是靜靜的看著文祺,像上次看著她一樣。

『你又偷看我了?我不是警告過你不准偷看我那麼久嗎?』

丁強看看錶,『我這次只看了三分二十一秒,比起上一次五分五十九秒,少了兩分三十八秒,沒有超過呢!』

文祺習慣性的敲了一下丁強的腦袋,『小鬼頭,連這都算得那麼清楚啊!』

『這是一定要的啦!五分五十九秒跟三分二十一秒真的不同喔!』

『哪裡不同?』

『第五分五十九秒的時候,眼淚剛好在眼眶中,但三分二十一秒的時候,只有眉間深鎖而已!』

文祺看著丁強認真的表情,一股腦的將服務生送來的啤酒,狠狠的倒進自己的胃裡,安靜是她給丁強的,酒精讓她試圖忘記身旁還有愛的存在。直到離開KTV前,她也只是唱了幾首那些讓她記起維青的歌曲。

『大姊大,我送妳回家,好不好?』丁強看著文祺差點滑落樓梯,伸手拉住她。

『小鬼頭,你能不能不要管我,不要對我那麼好?』文祺甩開丁強的手,背靠著牆慢慢的走下樓。

『可是……可是……』丁強被文祺突來的舉動,嚇得結巴起來。

『可是什麼?男孩子不要那麼婆婆媽媽的,這樣以後怎麼照顧女人?』文祺搖搖晃晃的走出KTV,丁強跟庭恩和孟嵐說了幾句話後,也跟在文祺的身後走。

〔大姊大,其實我知道以前的每一件事。〕丁強的簡訊傳到文祺的手機裡,也許這個時候,太多的話都比不上文字的交談吧!

文祺看著簡訊開始啜泣,『我很想很想有人愛,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相信妳會有人愛的。〕

『可是,我那麼像男生,又愛過女生,我那些過去,別人不能接受啊!』

〔如果妳一直不肯打開妳的心,怎麼能知道別人不能接受呢?﹞

『你們都是這麼說,到時候離開的時候,還不是一堆藉口!維青卻連一點藉口都沒有留下,就走了!』

〔不管妳以前受過什麼傷,如果妳還沒準備好打開心,我可以等!〕

『你想等什麼?等一個男人婆,等一個沒救的靈魂,還是只是一個軀殼?』文祺停腳步轉過身對丁強說。

丁強沒有說話,依舊按著手機的鍵盤:〔我在等那個我願意花時間等待的人,就像我等待那個三分二十一秒,和五分五十九秒一樣!〕

『不可能的,像我這樣的女人,是不會有人愛的,你也不可能愛上我,你知道嗎?』

〔會不會愛上妳,是由我決定,而不是妳!妳只能決定自己要不要接受我。〕

『隨你便吧!我家到了,謝謝你送我回來。』文祺用她不聽使喚的手,開啟大門。搖晃的身體,依舊讓人看得膽顫心驚。

〔晚安,妳的歌聲很好聽!希望下次聽見妳快樂飛揚的歌聲,唱著屬於妳的幸福!〕

*  *  *

『小馬,拜託啦!幫我一個忙。』丁強拿著一束花,央求小馬替自己送到宇軒去。

『你幹嘛不自己送啊?』

自從上次跟著文祺回家後,丁強每天都會收到文祺的簡訊,也會回覆簡訊給文祺。這樣的日子足足過了三個月,即使見面彼此也不多說一句,卻從一通通的簡訊中,讓情感加溫,直到今天早上,收到文祺那通:〔你不是要送我花嗎?﹞的簡訊,丁強的心情像是乘著風一般,飛向陽光璀燦的天際裡。

『你還真奇怪,哪有男生送花給女生,還是女生傳簡訊的啊?』小馬拿著花,跨上犘托車,百思不解的問。

『你先幫我送啦!我再跟你解釋。』

就在花送到的同時,宇軒雜誌社的傳真機,突然響起,傳真紙上印著斗大的文字:『文祺,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文祺滿臉通紅的收起傳真,她在眾人的驚呼聲裡,接過小馬送來的花。

此時,傳真機又傳來一連串的字:『當妳接過我上的花朵,就是我說愛妳的時候!愛情來的當天,我將心裡的色彩,快遞到妳灰澀的心,好讓妳未來的日子裡,充滿美麗的顏色!』

P.S
這張圖,是我一年前畫的,一直沒有寫成小說,終於完成囉!
我的感冒好多了。最近忙著上課,唸書!好久沒有上學,雖然只有週末才要上課,而且只有三個月,但是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上課是那麼欲罷不能的事!
張國榮死了!愚人節看似愚弄別人的笑話,卻那麼真實的存在著。
不多寫,想睡了!晚安。^________________^謝謝你們的陪伴。
(太陽好大啊!我愛夏天。)

換日線的話:愛情,有無限可能!每個人都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