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認自己偷偷地哭了,雖然我不確定自己為什麼哭──我想是為了他,為了他的那些事,為了些無法重新喚回的時間。而在那一刻裡,《絕命大煞星》裡的那句話,忽然不斷重複地在我的腦海中響起:「你真酷、你真酷。」

──《父子影痴俱樂部》 David Gilmour

大概沒有一個男人拿起這本書,是為了想要看看這個故事裡,會給他一點什麼跟孩子相處的靈感,或是像那些親子專欄給他一些對待青少年應該有的態度,多少都是為了「影痴」這兩個字買下這本《父子影痴俱樂部》或者是嚮往書封底寫的那段「他卻只對兒子說:『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每週陪我看三部電影。』」這段字而買下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