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家人確診,我成了居隔及自主防疫者。本來出門去游泳、健身房及復健診所的日常,變成只能待在家裡及後來外出給隔離的家人送飯,不太去人多的地方,而原先的運動習慣在幾天內就完全被打斷,需要重組一下日常的排序。還好工作剛告一段落,讓我能夠有空間可以在這樣的狀態調配一天的時間。

前三天我就窩在家中(恰好前兩天也是週末沒有案主找)早上依然很有規律的起床弄早餐,拿出iPad看電影,順便做了一些本來要做但沒有空閒的做的手工訂單,累了做完午飯後,整個下午就在午睡、電影、韓語拼字練習中度過,晚上吃完飯後又開始看買來的DVD,直到將電視還給媽媽才進房裡滑滑手機,到了媽媽關燈後我也自動的躺平睡去。

Read More →

「到底要怎麼讓不喜歡運動的人開始運動?」這是我的徒手復健師問我的問題。

我笑著說:「等到,他們,痛到,非得要,透過運動來改善的時候。」

復健師皺了眉說:「不要吧!不要等痛到那時候吧!」(因為真的會很痛)

事實上我找回我青少年時期的運動習慣,也是因為「痛到想要找方法解決」,才想起「啊!從畢業後的十年間幾乎沒有運動過」只偶爾有同事約出門打籃球會去動一動,也有幾回下了班想說去健身房看看能不能找出自己的習慣,最終也都沒有成行。

Read More →

忘了母親何時開始日日出門繞著學校的操場走路,偶爾與母親聊起朋友、同事,母親總是有那麼點危機感說著好多人都開始柱拐杖、坐輪椅,有些病痛纏身,才剛進入老年就已經衰老得需要被照顧。

像母親那樣的「勞動階層」年輕時把工作當作吃補,天天以勞動替代運動,別說沒時間運動,多半也都是下了工之後,再也沒有力氣去運動。而放眼望去大部分的人對於「運動」這件事,多半都還是停在「我要瘦」的「外貌迷思」裡,好像「沒有很胖」的人,就能夠不需要「運動」。

後來有幾回,在學校操場旁打籃球時,會看到幾個與母親同齡、國中時期的老師,繞著操場的跑道一圈一圈走著,連同樓下年過七十生了場大病的鄰居,也開始三兩天的運動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