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孔劉在台灣還沒紅的時候,我做了那本《熔爐》的書籍文宣。那時線上影音還不那麼盛行,像《熔爐》這種直視社會黑暗面的電影,多半就像事件本身一樣,被悄悄地、安靜默不作聲放在社會的角落裡。我在網上最後還是找到了這部電影來看(多年後正式上映時,我又到了院看了一次。)

韓國人拍社會真實事件從來不手軟,該見血的不會閃避,該暴力相向的從來看起來不是演的,也不會幫你避開視線:你就是得看,你就是必須知道這些被塞在社會角落裡的黑暗是怎麼形成的,你就是必須從這些故事去思考「真的會發生這種事嗎?」「真的都被這麼姑息、靜默給帶過了嗎?」「真的發生在眼前的時候會是什麼情景!」

Read More →

在戲台下看歌仔戲應該是多數六年級生以前的共同記憶。還有那麼一大段時間,是坐在電視機前看楊麗花、葉青。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都市裡慢慢地很難看到歌仔戲團的身影,有時候就連難得在路邊看到的表演,也是零星的觀眾,已看不見多年前那台下熱鬧的景象。

《龍飛鳳舞》這次將歌仔戲團的台上、台下搬上大螢幕,讓人眼睛一亮,除了帶出一點在開演前、戲散後的情節外,還讓郭春美一人分飾兩角,從台上小生的女變男,到台下角色的女變男,詼諧逗趣,角色轉換間,亦能看見郭春美的精采演技。 Read More →

到底是因為台灣的民間習俗吸引國外的青睞?還是那些搞笑的對話將一般民眾拉進電影院?還是父女親情裡的那種哭爸的感傷讓人走進戲院?我想我絕對不是最後那個選項,我想我絕對是那種憑著一種回憶兩年前哭爸的經驗,想尋找一些不要那快遺忘哭爸的滋味,走進電影院的。

幾分鐘的預告,就把《父後七日》最精采的部分,全都演完了。如果你真心想知道到底要不要花錢去看?我想我會真心告訴你:「不用。」但基於我對台灣電影的盲從,我還是花錢進了電影院。在滿場觀眾的電影院裡,我一直在看錶,想看它究竟還要這樣哭爸多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