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無息的,我看到十六集了。快要趕上電視播放的速度。從第七集到第十六集,有很多情緒夾雜著。有很多疑問也慢慢的被解開了。

朋友問:『為什麼像民峰那樣愛大自然的人,為什麼會那麼尖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成長環境,對他一定有很大很大的影響。記得才剛開始看時,我常會偷瞄電視上正在上演的集數。我聽見民峰對馬志強說:『不要再把弱勢的那套拿出來……錯了,就要改嘛!』當時,我非常喜歡民峰的那一句『不要再把弱勢的那套拿出來』,雖然我連結不上前後,但我很喜歡這句話。它在我心裡象徵著一種對於生命一視同仁的感覺,那種人生而平等的感覺。等到我順著集數看到後來這段時,我才發現,這一句話,其實是在說民峰自己。

我想,編劇在下筆時,應該有很深入的去了解民峰從小到大的環境、由內而外的情緒。有時,民峰在講所謂的大道理時,其實有很多很多,是他自己的心境,包括『弱勢』那一環。民峰是很自卑的,在我看來。所以他用很多很多的尖銳,去向外宣戰,而大自然,是他心中最弱的那一塊,是他最能夠不自卑的那一個角落,於是他努力的悍衛著!

我很討厭民峰這個樣子。那種咄咄逼人,不留任何餘地給人的感覺,相較於他的祖父『泉溪』而言,民峰雖然愛大自然,卻忽略了對其他生命的尊重。我印象很深的記著泉溪說的那段話,他說:『我們只是比別人幸運,可以出生在有錢人家裡,所以,我們對別人,也要有一種悲憫的心情。』我在想,如果這句話給民峰聽見,他會有什麼反應呢?他似乎忽略太多除了大自然之外的,人的感覺!又或者是說,大自然才是他心裡那一種悲憫。

其實,這麼多集下來,讓我最深刻的,是怡康在大雨的夜裡,跑到山上找心潔的那一段。怡康從小母親過世,父親再娶,繼母像親生母親一樣疼愛他,可是卻在選擇將來共同生活的另一半時,繼母希望怡康可以選擇怡欣的好朋友心潔,繼母認為,這樣子怡康才不會因為老婆而待怡欣不好。當怡康跟心潔說出這一段話的同時,我突然在電腦面前狂哭了起來。淚流不止的那一種!

那像是一種被別人認為是背叛的感覺。怡康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怡欣會不會被欺負的事吧!甚至是說,今天就算怡欣被欺負了,怡康跟怡欣是同父異母,他依舊會站在怡欣面前,做一個兄長保護妹妹的動作。但在怡欣的母親眼裡,卻是這樣看待怡康的。我哭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戲的後面,重點不在怡康的時候,我的心情才能平復。

總以為自己的真心,就是自己以為的真心。沒想到在其他人的心裡,卻潛藏著『不信任』、『懷疑』,甚至是『扭曲』。也許是常遇到這樣的情形,所以看到怡康緩緩道出這件讓他心裡受傷的事時,也同樣的震動著自己的心。有時候,我們待人,就是真心的對待啊!所有的不信任、懷疑或是扭曲,能不能用另一種方式表達?我不知道呢!

水樹後來問民峰:『愛和同情,你分得出來嗎?』民峰一直站在弱勢的部分,覺得心潔只是同情他,他不願被同情,所以把心潔排開,將她隔得遠遠的。同情和愛是什麼?你分得出來嗎?水樹害怕怡欣對自己只是同情,但在游泳池畔的那一次交談,我看見怡欣打從心裡佩服水樹的光亮。我喜歡水樹在面對同情和愛的時候,那種心態,不是排開別人,而是將自己照顧好!

戲看到這裡,其實我很不喜歡那一段,所謂的『政治』議題。我倒喜歡馬志強一再叮嚀民峰的那些話。『有些事,不如你表面看到的樣子,你必須去想他背後的意圖。』(應該是這樣的吧!)我喜歡馬志強努力積極的為家鄉盡一己之力的樣子。再回到民峰說的那句話:『不要再把弱勢的那套拿出來。』馬志強之於郭民峰,就是一種很強而有力的對照。前者弱勢,但努力的在改善;後著不斷的努力,只為証明自己不是弱勢!

不知道民峰到後來,發現林淑音是為了『泉溪』而用他,他會是什麼感覺?不知道老單後來的那段五十年前的故事會是什麼樣的進展?不知道民峰在那一群官僚裡,能不能感受到所謂『現實環境』?不知道水樹和怡欣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不知道馬志強和民峰後來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們會不會知道祖父那一輩,曾是敵也是友?

這整個故事,把很多事情、很多感覺,都埋藏得很深很深,有時,想向下探去,卻不知從何感受起,只能從最表面的樣子,去想其背後的意圖。


導演:王小棣 編劇:王小棣、黃黎明、徐譽庭、溫郁芳
演員:周幼婷、藍正龍、馬志翔、竇智孔、尤學廷、張鈞甯、洪誠陽

赴宴官方網站

P.S
曾跟同事聊到赴宴這個故事。說起心潔的勇敢及追求夢想的事。她給我一句話,也正是我疑惑的。如果,心潔沒有姊姊留下的那筆錢,她還會那麼勇往直前嗎?我不知道。或者,後面會有答案吧!我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