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一直是我每個年度最活躍的季節,好似夏天我才活著一樣。在秋天的起始時,應該好好的用這篇文章,跟夏天道別!墾丁一個人假裝流浪,在兩個月後的回想,像作了場美好的夢一樣,那山那水那陽光,那人那船那沙灘,都洗刷著我過往對旅行的拘謹,並且因為拍照的關係,記憶也就深刻了起來。

離開恆春鎮的那天,我終於在11點以前起床,騎著車到「董娘的店」吃冰以及滷肉飯和那其實我常吃的花生豆腐。長得太像學生,又太像外地人,所以老闆跟我說話時,還問我什麼時候北上。我笑著說:「我從高雄來啊!」他可能沒想到,一個高雄人會那麼無聊的想要去緊臨的城鎮旅行吧!我坐下與他聊天,說其實之前也常來恆春,但都是家人載來的,所以沒什麼概念它長什麼樣子。

我一個人吞下了一碗滷肉飯、花生豆腐,和一碗冰,吃得十分撐。(沒法,媽媽太久沒買那豆腐,我好喜歡這豆腐,就點了一盤XD)還一直拍著董娘家的店貓。貓好像不管到哪裡都十分的慵懶,這隻也是,而且牠還一直閃鏡頭,被教訓說不配合,我說沒關係這樣才是貓。

(回想起來,我居然想起恆春鎮是《海角七號》那個阿嘉入鎮時的那個城門。電影的影響還真大啊!!)

離開恆春,往下一個定點去。

「鹿角」。將摩托車歸還後,我步行到小巷裡的鹿角。為什麼選擇住鹿角呢?原因居然是為了一句話。只因為有一次在Y!LIVE時聊天,凱洛說我住南部怎麼沒去過鹿角,我就十分認真的在行前訂了鹿角(我很容易被激啊~~),加上這一天加入了姊姊一起同行,也不太好讓姊姊跟著我很隨性的亂住一通,反正她也沒住過鹿角,就訂了。(是說姊姊來了以後,一間一間民宿數著她住過哪些,我就整個傻眼了。墾丁果然是我姊的廚房啊!XD)

因為twitter上有人建議我可以往白砂灣去,姊姊有車我們就開往另一頭的白砂灣去。我一直以為我沒有去過,直到到了那個定點,我才想起原來三年前的母親節,我們一行人和媽媽及親戚們,就是到白砂灣,而且住在那附近的民宿。那時,我都忙著跟情人吵架,所以壓根不記得自己來過XD。白砂灣的灘沒有像南灣那樣,水比較深,浪也比較大,人也比較少。前幾天去南灣一個人沒法玩水,來到白砂灣有姊姊同行也就讓水打著自己,實現一下這趟出遊玩水的想望。

離開白砂灣,兩個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的人,憑著印象開著車,到達恆春漁會上廁所(對,你沒看錯,本來就是要去上廁所!)原來也沒想到去漁會吃生魚片,就這樣開去。看到漁會前正在卸貨,我拍了幾張看起來有點可怕的大魚,就往漁會裡走去,然後坐下來點了一盤生魚片、買了一枝花枝丸,最後又吃了一盒魚蛋。我還無聊的站在漁會這一頭拍《我在墾丁天氣晴》其中一個場景。(其實我們原先是想去拍楚大哥自殺的那個小港灣。噗!)

因為姊姊太熟墾丁,我又前幾天玩了一輪,所以接下來不知道要去哪裡了。於是我又帶她去看漢文家(請看《我在墾丁天氣晴》)這次遇到屋主阿公,我們跟阿公聊天,阿公說那時候本來劇要把所有的佈置都留下,但若遇上颱風很容易就被吹走,於是作罷。即使是那些佈置都不在了,站在阿公家的外面,就好像走進戲裡一樣,好像隨時會遇見戲裡的主角,但其實我應該遇見了很多個戲裡的配角,墾丁的主角啊!

回到墾丁大街上,已是傍晚時分,把東西丟回「鹿角」,姊姊找了一下搬往大街上的「迪迪小吃」,此刻有一大群的燕子正在遷移,頭頂上一片黑鴉鴉的燕子,上百隻的跑不掉,全都停在頭頂的纜線上,路人爭相的拍了這個景象,姊姊躲得遠遠的,我倒不害怕,因為去年去台東時,也看過這個景象。「鹿角」的meimei笑著說那是今晚的房客,入住墾丁的一大票房客,明天一早就會離開了。

我不迷戀美食,更不會為了一定要吃美食所以尋找。說穿了是因為我覺得找美食這件事太像觀光客,我又不願意自己只當一個觀光的人,所以墾丁大街上到底什麼好吃,我也不清楚。跟著姊姊吃「迪迪小吃」辣得要死,貴得要命,人多到爆,是也還滿好吃的,但如果我一個人,我應該會走在大街上一攤一攤吃,然後吃到吐吧!不過「迪迪小吃」的炸雞確實不賴,缺點就是它比較適合人多一點去吃,兩個人只能點少少的菜,單調的很。

吃完晚餐回到大街上,因為吃得太飽大街上什麼東西吃不了。逛了好大一圈,才把原先吃的東西消化掉,先後吞下椰子水、海尼根雪碧(好喝)、抹茶冰淇淋(姊說日本的比較好吃)、烤魷魚、鴨肉、滷味、啤酒(嗯,不要問我哪一家好吃!我感覺爽就是好吃了。XD)結果吃得太撐,完全沒法再待在「鹿角」的酒吧喝酒。

「鹿角」的擺設是我很喜歡的樣子。有沙發、有桌椅,最重要的是有那一大櫃書,這跟我之前住的光宿、沙漠風情一樣,有了書,感覺也就安穩了一些,我不愛看書,但我愛看書一櫃櫃的,或許也是一種職業病吧!XD隔天早上我和姊姊乖乖的起床吃了鹿角早餐。離開墾丁前,上了半山腰的「國境之南」拍了照,希望下一次可以來住一晚,感覺一下遠離墾丁大街的安靜。

當時,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多月後,墾丁會再擠進相當的人潮,因為一部電影。當時,我也沒有料到恆春鎮再在我眼前,是因為一部電影,當我跟墾丁說再見的時候,夏天還有一半,而寫下這趟旅行的結尾時,整個台灣瘋著《海角七號》,整個恆春、整個南方、整個墾丁,誰也沒想過會突然的帶動了一陣旋風。下一個夏天,你還會記得這個墾丁嗎?沒有了《海角七號》,你還會記得起身去台灣其他美麗的地方走走嗎?會的。我會。你呢?

如果說,告別夏天只需要等待七八月的離開,那麼告別墾丁呢?哈哈哈哈,就是用豬腳啦!!XD(經過熊家豬腳就去吃了嘛~~)

再見了夏天,再見了墾丁,再見了我的流浪。下一站我先到了台北,又到了香港,再到台北。而我的人生呢?或許明年夏天,又有不一樣的記憶吧!

啊!再見了,夏天。明年見。

2008假裝流浪墾丁行相簿

就說兩個月了還寫得出什麼鬼真是了不起,這篇跟前兩篇連不起來,見諒了啦!

P.S
颱風過境,高雄頗涼。
接下來要清香港行。

換日線的話:冬天來臨之前還會去哪裡玩呢?

由於前一天已經問好租車的地方,我便在早上醒來後,東弄弄西弄弄尚待進行的工作,沒兩個小時,就耐不住一心想要往海邊去的心情,換上背心及海灘褲及一雙拖鞋往搭車的地方去。目標是墾丁大街,從那裡租車再返回南灣的沙灘,玩一場我與海的遊戲。

又是一次搞不清楚狀況的下車,不過這次倒好,真的來到了大街,租了台小kiwi,問了價錢,押了健保卡,就準備出發。租車時還與車行的人有了以下的對話:「丫我健保卡押給你了,我如果要看醫生怎麼辦?」車行的人跟我說:「吼,你是來家七逃,嘸係來家看醫生啦~~」我想了想也對,我是來玩的,不是來看醫生的,於是理所當的留下了健保卡。

這其實與我的個性很不相符。即使每次出發至哪裡時,一定會漏掉其中一樣東西(例如:我的防曬留在恆春鎮住的地方。再例如:從高雄出發時漏了一包東西及耳機),我的謹慎與小心,常會變成一種可怕的心裡壓力。若再早個一年前,我應該會一路煩惱健保卡押著自己發生意外怎麼辦的問題。但這次我沒有。前往麥當當吃完無敵大麥克後(我知道很多人跟我一樣是為了那個杯子去吃的),我就一路往南灣去。

從大街到南灣的路上,會經過墾管處的遊客中心,我繞至此處拍照,順便找墾丁的紀念章。還沒進門,就看見公布欄上貼著「公聽會」的會場指標,活生生的在眼前演著電視上上演的戲碼,手癢的就拍下了那張告式。再往裡走,便是《我在墾丁天氣晴》的幾個場景。最後走到了商品處,東晃西晃的看見了紀念章,便拿出約莫五十張的明信片,大剌剌的站在那裡蓋章。直到右手發痠。

離開了墾管處,大概下午兩點。將車子停在南灣的沙灘外圍的路邊,便帶著雀躍的心,往海衝去。賣傘位的阿桑,問我要不要一個位置,我問多少錢,她說100,我說再看看,便又往海的地方去,最後還是付了錢,買了一個位置。此時,一個人出遊的壞處,便全顯現出來。沒人幫我顧東西,我怎麼玩水啦~~

管它三十二十一,帶了相機及錢包,所有的東西就留在傘位下。踏著輕盈曼妙的腳步(噗~),我走到了海邊,開始越走越裡面。因為擔心東西被偷,還得不時的往傘位看去,但老實說,我絲亮沒有方向感,完全就是白痴的搞不清楚我的閃位在哪,茫茫一片的傘,我哪知道我的位置在哪啊!由於穿著拖鞋實在不好踏水,所以又回到難找的傘位上把鞋脫了,再拿著海尼根往海走去,然後替海尼根與沙灘和海合照。然後就在要把海尼根底部的沙洗乾淨時,那浪,居然就這樣灌進了海尼根裡。於是,海尼根就泡湯(水)了~~orz

好吧!沒有酒喝了,專心玩水吧!(其實一直都在拍照)由於一個人實在怕東西會掉,所以身上帶著貴重物品,只得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而無法整個身體泡下水。我越走越深,越走越往海裡。那腦袋,完全想著的是:「啊!海!真舒服!真好!」沒有害怕,沒有畏懼,雖然我還是學不會游泳,但這一次,面對這片廣闊的海,我一反過去的害怕,與海親貼。我知道自己怕水是為因為小時候差點淹死;我知道我學不會游泳是因為反正我仗勢著自己很高,所以總是以漫步的姿態在泳池內。但我卻更清楚的知道,我喜歡海,藍色的,尤其當它與天相連,成為一片藍的時候。

旅行的過程中,我不時的想起去年的台東行,不時的想起自己身在有山有海的位置上。我幾乎忘記,我是怎麼樣的想逃,在台東的山海間。當我站在海裡的時候,我 腦中想的,居然不是恐懼,而是我怎麼可以不跌入海裡,我怎麼可以不與海水相伴。我不知道,總之,我想我應該狠狠的讓水包圍著我,即使整個人沈入海裡也沒關 係。

終究,我沒讓海把我滅了頂,最多步行至海水快越過我的膝蓋,我就返回。對於大自然,我已沒有太多的恐懼,但對於人的,最親近的人的,總還是那麼保留距離。 就好像我害怕的其實是與人同遊,此人願不願意與我瘋癲?踏著浪的我,是否幼稚討人厭?愛好自在玩耍的我,會不會給人一種太隨便的感覺?(在寫這篇文的我, 突然可以明白,當自在的我,與不得不運行的計劃相衝突時,潛於內心的兩個我的敵對。)

在沙灘上,我寫著:「我在墾丁,天氣晴」,有個妹妹跟我說:「這裡不是墾丁啦!」我說我知道,這裡是南灣。不知怎麼著,我突然想跟妹妹說:「妳知道不管這 是哪裡,寫下來的這行字,後來的後來,會變成我人生一段很重要的記憶,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走那麼遠,走那麼多天,以一種比較健康的方式逃離我想逃離的地方。」我想,很多人都不能明白我是為什麼,更別說是這個在我眼前這個孩子,她會懂得了。

離開南灣,一路往南,船帆石、鵝巒鼻,是下一個目標。下午三點,路上沒什麼人。我停在一間小白屋的後方,往它的小徑望去,電視裡的場景,帶著主角的笑容, 浮出我的腦海。那個正在電視上重播的情節,正在我站的地方演著,沒多猶豫拿起相機就拍,只覺得這個地方怎麼變那麼小,跟想像中的不一樣。跟騎著單車來這裡 的民宿業者閒聊著,他說:「是電視啊~電視都嘛不一樣。」我笑了。電視劇裡的那個天氣晴,會在哪一個路口等雨不停呢?而雨不停,又真的會在墾丁找回自己? 但不能否認的是,這裡的美景,真的足以給人勇氣,即使,最後這個電視劇,安排了一個很爛的劇情!

去年去完花東回家時,姊姊看我不開心,帶著我到海生館和鵝巒鼻看燈塔,我只隨處走走,就離開了鵝巒鼻,這次一個人來,停了車,買了票,但不知道約莫八九個 月前來的這裡,跟現在有什麼不一樣。但看時間還早,還是隨處走隨處晃。來到了燈塔前,看著觀光客們拍照、合影,等到清空了,才輪到我拍。我想起了自己 twitter的那張燈塔,想著已經拍過了,還拍嗎?相機一拿又拍了好幾張,什麼角度都要給它拍一下。

我沿著步道,踏到了海邊。坐在海邊的木步道,景緻與石梯那裡的風景差不多,一樣離海很近。我在想,究竟這趟旅程,是要讓我回想過去,拿來比對的,或是?這 個問題,其實沿路想過不下N百次。而最後的結論都是我終於頂過那段日子,那段什麼都害怕的日子,那段不斷看見自己死去,擔心自己死去,相信自己下一秒就會 死去的日子。(後來,我問姊姊為什麼去年沒讓我去看海?她說:「我有問你要不要走步道啊!你自己說不要的。」而我,坦白說,我壓根不記得去年發生的事,若 是沒有照片的話;我也不記得太多過去三四年的記憶,如果身邊沒有當時認識的人以及文章留著,我想,我會完全記不起過去那些事情。)

最後,我回到了麥當當,拿出了明信片,筆,以及在海邊玩水被泡壞且黏在一起的郵票。一張一張的寫著明信片。寫給twitter上的朋友,寫給來信給我地址 的人,寫給很久不見的朋友,寫給遠居國外的朋友。可能有人不明白,寫這些幹嘛?不知道。有時候是一種感覺,有時候,其實我只是要記憶你們,也讓你們記憶 我。至少,有那麼一天,我翻起那些我拍過的照片,翻起這趟旅程的記憶時,我會記得,曾經有那麼一群人陪著我。我也會記得我曾經那麼大膽的流浪著!即使只有 短短的幾天。(對膽小的我來說,這樣算大膽了啊~~正確無誤)

07232008假裝流浪墾丁行相簿

P.S
有感覺很跳吧!對,因為分了兩天寫,前面寫得很開心,後面是今天心情不好寫的。所以很跳。不管!交卷。
高雄下雨了。颱風請小心啊!

換日線的話:我也想要遇到雨不停啊~噗!

我在msn上說:「我在墾丁天氣晴」,友人問我:「那有沒有遇到雨不停?」我笑了,在電腦前。

出遊。不,應該不能說是出遊,我只是假裝流浪。短暫的離開家,是為了離開有家人的日子,過一下只有自己一個人的生活。於我,一個人的時間相當的重要,特別是在一份不斷要面對人的工作,以及要不斷面對家人的那些對話,沒辦法有自己空出一段時間,是很累人的。特別是我常需要長時間的發呆,發愣,發傻。於是,我就這樣出門了。說是玩耍,其實不然,就只是換一個地方生活而已,一樣帶著電腦,一樣上網,一樣吃飯,一樣睡覺,但就只剩我一個人。那樣,很好!

從家裡搭計程車到捷運站,再至小港機場轉車到恆春。這個城鎮,我一點也不陌生。在年初看《我在墾丁,天氣晴》就已經看見了這個鎮,更在過往生活在南方時,來過這個鎮吃美食,或者是路過。但這卻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在這個鎮上,而且來回的從省北路走到恆春商工,約莫走了有五趟之多。懶得租車,因為很貴,原本還想從高雄騎車南下算了,後來還是做罷,於是我就在豔陽下步行著,走在恆春鎮上,一個外來的人踏著這片與我的城市一樣,冒熱的土地。

南門。下車時,我傻呼呼的,以為司機跟我說恆春到了,是我該下車了。於是我看到南門舊城門時,就開心的下了車。然後一路步行到我住的恆春工商對面(大概兩三個捷運站的距離)。對這個鎮的印象,其實也沒有什麼不一樣,比大城市安靜了一點、隨性了一些、慵懶著。與母親的家鄉相比,其實沒什麼兩樣。但不一樣的倒是我,我幾乎不這樣步行的,在大城市裡,只要能騎車的,絕對不會走路。兩天這樣走下來,除了腳踝上夜裡會抽筋之外,好像也還挺好的。散步的時候,便看著這個地方的樣子,看著那些一樣或不一樣的地方。(除了下車時還背著大包包,很累~~)

住的地方,往外看去,是一大片沒有建築只有田和山,還有一大片天空,以及長長的通往墾丁的台26線。夜裡,望向墾丁大街的方向,是燈火通明的,而另一頭只有微微的路燈,亮著。白天,藍天伴著雲搭著陽光,感覺著那些大自然的溫柔,或者有時感覺它的熱情。夕陽出現時,便開著窗,吹著夏夜晚風。舒服得狠~

吃,倒是最不方便的事。樓下有戎祥開的戎將軍包子店,以及另一間小杜包子。其他的,只剩下一間涼麵店。如果要再吃東西,得再往鎮裡走去。這兩天,我也都是為了吃,才走到鎮裡。上網查了自己所在的地理位置,發現「董娘的店」在我附近,而它附近還有一間麵店。但我出門的時間太晚,兩天都沒吃到這兩家店的東西,希望離開前可以在中午前醒來,吃它一次。倒是因為戎將軍包子太方便,總共吃了四顆。有大肉包、竹筍滷肉包、咖哩雞肉包和海鮮總匯包。吃來都不錯,但還是吃不慣海鮮做成的包子。

由於這樣來來回回的走著,相機在身上,也就隨手亂拍。拍招牌、拍動物、拍地標,以及無聊的拍了一下南門醫院,想起了墾丁的天氣晴,以及那個雨不停。戲裡,實在把南門醫院拍得好大。它隱在巷子裡,跟我想像的不一樣,即使我以前來過,但我還是不記得它在哪裡,直到我拍到了它。還有一家書店,我也拍了招牌,還進去閒晃了一下,突然就在店裡想著,這裡會不會是天氣晴買雨不停的書的地方?沒多問,反正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走著,還看著這城市最妙的招牌,是在恆春的老街上。(雖然白天根本看不出它哪裡像老街,哪裡像我印象中的老街?)西門過去的一家美語安親班,在牆塗寫著:「語言強的人,較有自信。」笑,我差點沒在這面牆前大笑。覺得它實在太妙了。這牆的字,沒有太標準且太優美的字體,看似小孩寫上的字,有點像塗鴉,若這面將是禁止塗鴉的,寫這字的人會不會被大人罵?而又,它卻又代表著美語安親班想要傳達「語言學習」的重要,這兩者的衝突,讓我停下來拍照,還差點造成交通大亂。(噗~小鎮的路小,幹嘛檔在路上啊~~)

為了避免交通大亂,在路上看見對面的店家門口前有隻橘子貓,我沒有發瘋的衝過馬路去拍牠,任由牠慢慢的走著。我將相機的鏡頭拉到最遠,拍牠。在這裡,我遇見約莫四隻貓,沒有每隻拍,牠們的慢步,也讓我慢下了腳步,只是一直跟著牠們,說話。等到相機一拿出來,貓就跑了。這或許只能說,貓都孤僻啊~~能當麻豆貓的貓還真的很不多啊!當然,這城鎮也有狗。在戎將軍包子的門口,有一隻大黑狗和這隻小白狗。小小的,眼睛受了傷,像是漫畫裡的獨眼角色。沒多拍,實在是我自小的懼怕心態,看著有刺青且叼著菸的少年,我就退縮了,快門按了兩下就跑了。(誰叫我爸媽沒生膽給我咧~~是說沒有膽的人還敢一個人出門哇~~)

就這樣。兩天過去了。明天我要占領海灘。老天爺,請祢好好維持這個好天氣啊!將行成的颱風,請它在我離開時再來!感謝~~

更多照片請看072008假裝流浪墾丁行

P.S
沒出門時,我都在上工啊!
我在墾丁,天氣晴!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太羨慕我!噗~~~

換日線的話:這就是人生啊~~現在不出發,更待何時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