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颱風不斷的到訪,打亂整個夏天的行程。本來預訂的「福隆海洋音樂祭」,被海棠、瑪莎兩個颱風的攪局,延到八月中,碰巧是我和兔兔預訂好花東行的日子,推掉海洋音樂祭,等待著花東賞鯨之旅,只是,這颱風實在是擾人,接連兩個颱風已經讓我們放棄這個夏天最期待的音樂盛宴,第三個「珊瑚」,從東部而來,怕出海危險,於是又往後延了一個星期,直到八月下旬,這個夏天才真正開始!

行前,我和兔兔已經連續三個星期跑火車站拿票退票,兔兔訂的房也訂了又延,延了又退,連民宿、賞鯨船和摩托車也是全部安排好又全部退掉。兔兔火了,她說:「不訂不訂了,我要直接殺去東部,不管了。」對這一延再延的行程,每個颱風假,我都要在家失望一天,所以對於兔兔的反應,我也是舉雙手贊成,雖然事前不安排、不計畫的方式,會讓我感覺怕怕的,但反正還有兔兔同行,有個伴,也就放膽去做了。

凌晨一點,倒在床上的時候,還千萬叮囑自己一定要早起,趕上8:30那班1000車次的自強號,結果東摸摸西摸摸,到車站的時候,差點連8:38那班自強號都趕不上,我和兔兔用最快的速度買了月台票,就往月台衝進去。(其實我差點連銅板都拿不穩。)

火車上人很多,一個空位也沒有,又遇上一堆旅行團的人,心情煩躁了起來,我們沿著車廂一截一截的找,只找到一個較空的車廂,兩個人站定位,拿出書和IPOD,旅程便就此展開。一路上,我們兩個在車廂上又說又笑,偷看車上坐著睡覺的人和別人手上的報紙,直到過了羅東,我們才有機會坐到沒有人坐的位置,終於在十一點半左右,下了火車,到達花蓮。

花蓮的天氣還算熱,不過天空不是整片藍,雲很多。有個小姐撐著傘走到我們旁邊,問我們是不是要租車,我們說是,就跟她走到租車行外,我迅速的把身分証掏出來,填了資料,老闆娘便把摩托車交給我們。挑了安全帽,到加油站加了一百塊的油,才發現我們的油表和時速表根本沒作用,於是又騎回去換了一台,結果油表是好了,但是時速的地方還是不為所動,將就著,我們往台11線的方向騎去。

花蓮的路上,都是砂石車,一輛又一輛,我們不斷的往前騎,它們不斷的追過去,每個紅綠燈都像是沒作用的,有閃紅燈、閃黃燈,當然也有正常的,但砂石車好像都沒看到一樣,還是一樣咻咻的衝過去,雖不顧它們的往前騎,心裡還是怕怕的。我們看著身旁的花蓮,除了砂石車外,剩下的是山是風還有迎面而來的砂子。我們壓根也沒想到,一直往山裡去的路,並不是我們原先計畫的海岸線,直到過了東華大學……

兔兔說:「我們是不是騎錯了?怎麼被夾在山裡面。」聽她說著,望著身旁兩側,才發現,真的!根本連一點兒海都看不到。趁著她下車休息的時候,我們拿出地圖來看,才發現,我們騎掉了一大格的油,被一堆砂石車追著跑的那段路,居然是台11丙,而不是台11線,正當要回頭時,又被一台闖紅燈的砂石車嚇得半死。

我們停在路邊問路,歐巴桑跟我們說前面那個大加油站的路口要右轉。戰戰兢兢找到台11線的時候,肚子已經咕嚕嚕了。

大加油站的路口再往前一點,有兩條叉路,我問兔兔:「要走哪一條?」
兔兔說:「走看得到海的那條好了。」

海,是我們唯一的方向,花東海岸的摩托車之行,在台11丙的錯誤之後,我們終於看見,那片無邊際的海洋。

下火車前,我的IPOD唱著《海豚愛上貓》的主題曲《大海愛藍天》,我還興奮的跟兔兔說:「好巧好巧喔!才剛到花蓮,正好在聽這首歌!」台11線騎不遠,就看見了「花蓮海洋公園」和「遠雄飯店」,都是《海豚愛上貓》的場景。看著滿坑滿谷的人和車,本來已經繞到海洋公園門口要拍照的我,又騎出海洋公園,我想,這樣算是有來過的吧!看著海洋公園面前的那一片海,究竟有誰,會傻到窩在海洋公園裡,而放棄那一大片屬於自己的海洋?

原本,我們要一路殺到石梯港那裡找民宿,兩點半左右,兔兔突然說:「牛山呼庭耶!」
我問她:「要去嗎?」
她說:「好啊!不是餓了嗎?那裡應該可以吃東西,而且有海灘喲!」

我調頭騎去,從半山腰要下去到海灘,1400m彎蜒的小徑,騎得歪七扭八,來到「牛山呼庭」的停車場。木雕上刻著「海灘」兩字,指示我們再往內走入。進入「牛山呼庭」前,必須先付五十元的入場費,收票的伯伯說旁邊的狗狗想要吃我手上的乖乖。付完錢後,兔兔和我一邊吃著乖乖,一邊走進餐廳裡點餐,兔兔說她還不餓,只點了一杯熱拿鐵,就跑去上廁所,而我點了山豬套餐,進門時收的五十元入場費還可以抵消費。

上完廁所的兔兔,臉色凝重的跟我說,她看到很多兔子被養得很大很肥,不知道是要殺來吃的還是養給小朋友看的,後來她問了服務生,服務生則是詭異的說那是拿來觀賞用的。還好兔兔說拿鐵很好喝,讓她凝重的臉色放鬆不少,而我的山豬套餐也還不賴,只是我不敢吃辣,一直猛灌水,還沒吃飽就被水給撐飽了。

吃完餐後,我們往海灘走去,「牛山呼庭」的人還不少,吃飽了大家都往海灘去,但是,天氣不怎麼好,吃飯時已經微微的飄下雨,山間的霧氣也密布著,兔兔脫下鞋往海裡去,我也是,只是東部的礫灘踩得我好痛,拍了幾張照後,雨又下了下來,我們離開了海灘,往下一站去。離開前,兔兔拿著相機幫狗兒拍照,雨好像也不下了。

離開「牛山呼庭」,台11線還是在山上繞,騎到蕃薯寮的時候,兔兔說有一個名勝「遺勇成林」要我停下來看。跟我們同時停在景點的空地上還有另一台租借來的小轎車,車的對面還停著幾輛遊覽車,本來我們要跨過馬路走到對面去拍照,但是因為天越來越黑,我們還得再往前去找晚上落腳的地方,拍完照後,我們就再往前行進。

兔兔說:「那些人被車子車來車去的,到底有什麼好玩?窗外的景色都看不到,車來車去真的好無聊喔!」我大概也是這樣的感受,但是想到前方的路不知道還有多遠,晚上睡覺的地方不知道在哪裡的時候,感佩的,只有兔兔的樂天,她一直不斷的說:「快到了,快到了,石梯很近啦!」

石梯到底還有多遠?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山邊的雲越聚越多,太陽越來越小。兔兔幾次嚷嚷說要換她騎車,都被我拒絕,實在是山路彎急,以兔兔那在台北市都可以飆小五十的狀況看來,我一丁點兒都不想讓她騎山路,特別是當我腦中一直出現衝下山谷的畫面一再出現的時候。

台11線的路上,一直有著「注意動物」的標示,每看一次我都驚呼一次,我問兔兔:「動物在哪啊?」她說她連「注意動物」的標示都沒看到,連動物也只看到「牛山呼庭」裡的狗狗和關在大籠子裡的兔子,其他的一隻動物也沒有,特別是「注意動物」的標示上的那隻牛,我們根本半隻也沒看到。

我一直企圖要在「注意動物」的標下停下來拍張照,但是身後老是有車子呼嘯而過,讓人沒有勇氣就這樣停了下來。坐在身後的兔兔也不斷的看著身旁的景物,在後面跟我說她看到了什麼。

直到到了那個「尋牛記」的大看板前,兔兔才說:「有牛耶!」我又騎過了頭,再調頭回去拍那些照片。

兔兔說:「花蓮的牛,應該不會只有這些吧!」
我說:「有可能。」
因為接連的「注意動物」的標示,根本沒看到多少牛,我跟兔兔都說,搞不好是因為「尋牛記」才把這些牛載來那裡放,平常或許牛是真的在路上走的。

到了豐濱,因為害怕車子裡剩下的油不夠我們再騎,在豐濱加滿了油,也問了當地的人,往前去的路線,兔兔原本說如果真的太遠,我們就回花蓮市過夜。只是我們現在回頭,好像太可惜了一點,於是又再往前騎。此時,我也把摩托車交給兔兔,自己顧著坐在車後照起相來。

騎了一段路,兔兔的安全帽連同戴著的棒球帽被大風整個吹走了,兔兔下車撿安全帽,我扶著車,看到路旁的小溝裡,有一隻超大的蚱蜢,就照相留念,等到兔兔走回來後,摩托車交回我的手上,往前,石梯應該就在前方。

石梯,真的很遠,看著路標的指示,騎到石梯的同時,我以為晚上的落腳處終於有著落了,但,那裡的民宿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多,只是零星的幾間,也同時客滿著,原本石梯賞鯨的活動,因為時間趕不上被我們自動消去,連落腳石梯的希望,也就此破滅!

兔兔拿出IPOD,找出所有的電話,花蓮市的、石梯附近的及再往前去長虹的那幾間也紛紛客滿。終於,在我們因雨停在月洞景點的前面,打了一間最不可能的民宿「沙漠風情」,老板告訴我們另一間民宿「光宿」的電話,要我們確認還有沒有房間。

大雨,也在此刻同時下了下來。兔兔很困惑,明明海上一點雲也沒有,為什麼會下雨,而我焦慮的心情,也在雨落下來的時候,到達頂點。

「光宿」還有房間,同樣的,花蓮市區的民宿也還有房間。兔兔問我,回去還是往前?我根本無法判斷,因為往前的「光宿」需要走20km之遠,回頭的天色太暗,又有不少山路,我的恐懼無法判斷,後來決定,往前好了!

我和兔兔穿上租車時拿的垃圾袋雨衣,上車趕路,路旁的景色也因為天色而變得灰暗,雨下著,要騎快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們看著台11線的數字不斷的增加,心裡就踏實一點。經過的景點,沒再多看,一心只想快點騎到晚上睡覺的地方。

直到車子騎到「歡迎蒞臨台東縣」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已經離開了花蓮,到了台東,東海岸也被我們騎完了好大一段。雨仍下著,風仍吹著,想騎快一點,也沒辦法太快,等到騎到台11線的83公里處,我們歡呼,終於到了。但兔兔說,彎進光宿前,還要再騎五分鐘,我的臉,綠了一半。

但,我們終於有住的地方了!

P.S
待續。文章太長了。第二篇我會把時間調往前,讓版面出現在第一篇的後面。要看照片可以先去我的yahoo相簿→2005-08摩托車花東相片日記

換日線的話:下面還有第二篇!

 

「光宿」的主人(以下簡稱S)跟兔兔說要在門口等我們,我們進入阿美族的部落「真柄部落」,因為路太黑,差點撞到貓貓,貓媽和貓爸還惡狠狠的瞪著我們。我發現這個部落的標示很有趣,都有漢字和拼音字,但雨實在打得我很痛,便快速的來到「光宿」門口,看到S正在等待我們。

S小小的,很可愛,有一台大大的車,自己一個人住在「光宿」裡,平日在學校教書,「光宿」只有週六、日和寒暑假開放。我忙著停下車,想脫去身上溼去的衣服,差點把摩托車靠在S的車上。

兔兔問S:「這裡可以吃飯的地方會有很遠嗎?」S說再往南走,會有7-11,那附近有賣吃的,但S很好心看我們被雨淋得很慘,說她正好也要去7-11,可以戴我們一起過去。我和兔兔便跟著S一起進門將溼去的衣服換下。

「光宿」很漂亮的地方,好像一路打在身上的雨,都是為了一睹「光宿」的美麗一樣。S開始為我們介紹房間、客廳、浴室、客廳和餐廳。這裡沒有冷氣、房間沒有電視、客廳的電視只能用DVD PLAYER看影片,確實是一個度假的地方,是應該要隔絕一切的塵囂,認真的休息。帶我們介紹「光宿」時,S說天氣不好,否則是滿天的星星呢!雖然可惜,但這個夜,讓我和兔兔睡得很安穩。

我們的房間是位在一樓的房間,擺著兩張大大的雙人床,一大面的落地窗,望出去是一大片的山和草,還有S自己弄的花圃。床邊有書櫃,裡面有書有漫畫,正好符合兔兔的需求。而客廳電視下的VCD、DVD,也滿足了我的喜愛。

等兔兔和我都洗好澡換好衣服後,S開著她那輛大車載我們一起去7-11,我笑說東部和南部的7-11對當地人來說,好像多少都有「逛街」的意味,不像北部的7-11真的就是商店而已。

我跟兔兔說,我不管,我要吃很多,因為我快要累爆了,於是我的晚餐,就拿了一個便當、鮮奶酪、點心麵和便當加購的飲料,兔兔則是買了碗滿漢大餐的泡麵,其餘的跟我吃的差不多,而S則是買了報紙、CD和牛奶。

雖然是7-11,但在「光宿」那樣寬敞和美麗的地方,又有晚餐吃,也還真是滿足。我和兔兔認真的吃著晚餐,S則是認真作她的晚餐,拌麵和南瓜湯。她說她剛從新疆回來,很想念那裡現拉的麵。我們對她剛從新疆旅行回來的事情,羨慕不已!

吃完晚餐後,兔兔看著漫畫,S一個字一個字閱讀著她的報紙,我則研究她整排的VCD及DVD後,拿出《黑暗之光》來看。直到電影播放完前,我們都坐在客廳,一直到電影結束,S上樓睡覺,我和兔兔也回房睡覺。

隔天早上,S請來部落的阿公來幫她割草,我和兔兔各醒來幾次,但又很快的再沈沈的睡去,時間還早,兩人都很貪睡。等到兔兔起床後不久,我被惡夢驚醒,才起身整理行李,準備摩托車之行的回程。

我跟兔兔說:「我作惡夢。」
兔兔問我:「什麼樣的惡夢?」
我說:「我夢見我們兩個睡過頭,起來時已經下午了,來不及騎車回花蓮。」
兔兔說:「這確實是個惡夢」

在吃早餐前,我拿著相機將「光宿」的內外拍了一圈,還拍了一些S的自製品,S的手很巧,廚房牆上的一排一排的陶杯是她作的,流理台上那些盤子也是她自己捏出來的,就連早餐的麵包、優格也都是她弄出來的。我還一直問她那些東西的作法,希望自己也可以弄出好吃的優格。(麵包我不特愛,就沒特別研究!)

跟S道別前,彼此交換了一些資料,S說天氣很好,應該要防曬一下,因為海風吹著,我不以為意,便開始上路。我答應兔兔,讓她騎回石梯就換我騎,S說:「哇!你要讓她騎喔?」我們有聊到誰騎車的事,S說,通常騎那麼遠的路,都是推說不要騎,沒有人像我這樣不給人騎。

兔兔騎平的路是還滿穩的,我可以一邊照相,一邊還跟她說話。等到騎到台東和花蓮的標示時,兔兔停下來讓我拍照,我說這樣才能証明我們到過花蓮,還跨進台東,得留下証據騎這一趟才值得。

騎到北迴歸線的時候,還有一堆遊覽車載人停在那裡拍照,我和兔兔,就坐在摩托車上把它照下來後,再往花蓮的方向走。

這天,天氣很好,海和天,連在一塊兒,我回想第一次看到這個景像的感動,仍舊清晰,不斷的要求兔兔放慢速度,讓我可以拍照,不管是海天一色、海在路的盡頭、海跟著我們向前,以及清澈海水的畫面,我都不斷的按下快門,希望留給這個夏天,美麗的記憶。

身後的車子一直經過,有人搖下車窗,拿著相機拍照;有人停下車子,靠在路邊拍照,我和兔兔一直說騎車還是有騎車的好,可以自由的看這景象,不用待在玻璃窗裡面。兔兔看到腳踏車車道時,還跟我說下一次,她想騎腳踏車來。我說我沒辦法,那太累了,騎摩托車是我的極限。只是,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我是不是也會跟著兔兔真的幹起騎腳踏車環繞東部海岸的事情。

到了豐濱之後,車子換我騎,兔兔也開始觀賞風景,老實說,我很怕那麼高的山,天知道它會不會突然滑下來,壓到我和兔兔,但是從山邊望下海的時候,那海還真是美麗。我和兔兔總是會因為這樣的美景把車子停下來拍照,之間還遇到一個可愛的原住民,說他剛從海邊上來,「很累的啦!」我學他的講話方式,跟他閒聊了一下,他才開著車離開。

回程,我們的速度快多了,熟悉了路段,也知道還剩多少路程,心裡也就踏實許多,沿路上,還有賽車手騎著賽車從我們身邊飆過,經過「海洋公園」時,兔兔還是不明白的問我:「為什麼他們要被車來車去的?一點也不好玩!」我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也沒那麼多錢可以去「海洋公園」玩。

回到花蓮市後,我和兔兔選了一間還不錯吃的店吃飯,我和兔兔的臉、腳、手,都因為太陽太大微微的發痛中,雖然我一直不覺得熱,但還是被曬得片片火紅。兔兔打了通電話給S,跟她說我們已經平安回到花蓮市。

由於離我們回程的火車還有一段時間,加上我看錯時刻表,我們還有一兩個小時,能再玩一個離市區近的景點,兔兔選了「七星潭」,我和她又拿起了地圖開始往「七星潭」的方向去,只是花蓮的地圖實在讓我看不懂,繞了好一下,才找到去「七星潭」的路,抵達「七星潭」的時候,所剩的時間很少,很多人下海灘去玩,我則和兔兔拿出相機照相,然後好好看這個我們花蓮最後的景點。

到「七星潭」的時候,天也有點灰灰的,不若我們回程看的海那樣美麗,拍一下照,我和兔兔便往車站的方向去。回到車站,兔兔買票,我還車。兔兔說她開始想念海的美麗,我說,我想的是「光宿」的美麗。

這趟旅程,看似簡單,但比起花上890元的門票進「海洋公園」卻值得且豐富許多。這樣騎著摩托車跨越花東,原先沒有想到過,真的要面對它的時候,的確需要不少勇氣!上車前,我拍下花蓮車站的到站牌,兔兔買到一張有位置的票,我們輪流一坐一站,告別花蓮、告別東海岸!

後記:
我也有拍我的腳被曬得紅咚咚的樣子。(痛~~)

下一次,我們,再見花蓮、再見台東、再見美麗的海洋。

光宿網址
2005-08摩托車花東相片日記相簿

P.S
去東部,記得防曬,別像我傻呼呼的。
去東部,記得帶相機,別錯過花東的美景。
去東部,如果有緣,請到「光宿」一宿。
呼~~終於寫完了,累死我了。照片九十幾張我弄了一個晚上,文章也寫了好久,慢慢看吧!

換日線的話:寫日記跟騎摩托車一樣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