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劇場剛播出的時候,因為吳慷仁所以看了《戀愛沙塵暴》,因為小棣老師看了《荼蘼》,也就這樣每週等著看。最期待的《花甲男孩》改編,果然沒有讓人失望,是精采誠摯的,比鄉土劇更鄉土的貼近許多台灣人的生活。

楊富閔的《花甲男孩》時,被楊富閔的故事深深吸引,看完還不時地想買書送給人。如果沒記錯,當年買這本書的時候只是恰好它被擺在書店的平台上。

看完《花甲男孩》的書已經過了七年,差不多都忘記究竟書的內容在講些什麼,回頭看自己寫過的文章,才能拼湊起一些記憶。改編成為電視劇已經不是書本裡那短篇的形式,電視劇將其合併為一個故事再串連起旁枝。基本上書和電視劇同步看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才對。 Read More →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13-%e4%b8%8b%e5%8d%881-17-39

徐譽庭的劇本實在寫到人的心坎裡,不由地呼喚起曾經有過的生活記憶。在方案A或B的猶豫,還多麼希望有一個最完美的方案C或D。《荼蘼》主線看起來只有如薇口中的兩個方案,在這樣的交錯的出現,就又長出其他可能的方案。

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選擇題,最難選擇的是突如其來意外。大大小小的意外,常常左右計劃,究竟選擇原來計劃好的A還是B?如果A跟B都不如預期,還有沒有C~Z的其他方案?而到底哪個會是我們心裡最完美的答案?我們都想知道,卻完全不得而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