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我帶著姊姊去聽蘇打綠,還是我跟著她去聽蘇打綠的?依記憶的可信度,應該聽姊姊的。她說:「那時你剛回高雄,看到有蘇打綠的校園巡迴,問我要不要去,我就跟你去了。」那是2008年的事。我根本對這個樂團不熟,只是剛從資訊爆炸的台北回到還是被譏笑的文化沙漠高雄無聊得要命,什麼活動都想參加。

不用錢的校園巡迴,沒有坐位總是站著聽青峰talk覺得好玩,真要認真說有沒有好好聽他們在唱什麼?大概就是能哼就跟著哼,有唱片就買,有演唱會能搶到就看。一直到蘇打綠休團後回頭才發現,除了最初的專輯外,每張CD一張一張的跟著買,但說不上特別了解或是真的多麼忠誠地跟隨,就讓他們的音樂陪著走了十多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