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還沒有成為設計接案的自由工作者之前,「文字工作者」才是我以為我擅長的事。那時一陣部落客的風潮,熱得只要有一點文字能力的人都可以成為一個靠文字賺錢的人。(多寡的差別而已。)

「內容缺乏」的年代,誰都想找些能好好幫忙產出內容的人,從文字、攝影至今日的影音或聲音,全世界的內容平台都在想盡辦法都要找到可以穩定產出品質還不錯的創作者,而其中也不乏一堆靠著任何大大小小的創作比賽來尋覓好內容的單位,或是政府部門那些需要被推廣的事,都會藉由標案的形式將這些需要產出的內容,簽給可以執行的人!

那天我要出門談解約時,焦慮萬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