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寫的都是以台灣的狀況和我所處的環境和接觸的人,統合出來的觀察。

我是一個從小不是很能融入社交活動的人,常常在人際關係上碰壁且感到格格不入。直至前幾年讀了一些書,才發現自己有亞斯柏格症(Asperger syndrome,簡稱 AS)的特質,以及不如外表或是對人的熱情回應而被定義成一個「外向」且「擅於社交」的人,而是一個不擅於社交,並且內向的人,甚或是因為常常過於直接表現情緒(包含正向的熱情積極、負面的直接獨斷不合群不顧處他人的感受)而使自己受傷害或讓他人感到被傷害。

以往還沒有社群網站的時候,我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將人群從我的生命裡做出分界:上學的同學不會知道我放學在做什麼?上班的同事我很少跟他們有工作以外的互動、網友不知道我真實的身分,不會知道我長什麼樣子,連我是哪裡人都不會太清楚。(是的,在20年前的時候,有絕大多數剛進入網路的人跟我都是一樣的,現在仍然有很大部分的人皆是如此。)

Read More →

CATCHPLAY獨家上映這部電影原也沒有引起我太大的興趣研究英國脫歐的事。只記得脫歐公投通過那天,我正在日本玩,好巧不巧在中國城裡拿到一份中文報紙,從那天以後我還有大概十天的行程,連刷卡都不敢,害怕脫歐後的日幣匯率會讓回台灣後的卡單爆炸。

《脫歐之戰》這部電影並不講太多英國脫歐公投的細節,最專注的還是在Dominic Cummings如何透過網路數據打贏這場脫歐公投的選戰。雖也著墨不那麼仔細,電影也沒有太專注去分析這些數據究竟影響了什麼! Read More →

應該是因為搬回高雄實在太無聊,所以我才開始玩微網誌(twitter),應該是因為玩了微網誌,我才覺得這世界有那麼多有趣的事、有趣的人,應該是因為這些有趣的人事物,我才開始變得不要那麼宅,就像別人常笑我說在台北住七年,連陽明山的花都沒看過。(orz,這只是舉例) Read More →

我闖入了一個世界 Punch Party 也好、twitter 也是。偏偏是我不怎麼擅長的一個世界。光是人多這件事,就已經讓我感覺有些混亂。但說也有趣,去參加 Punch Party 挺好玩的,也已經認識一大票人,還是會有焦慮、不知道手腳要擺在哪裡的感覺。

倒不是氛圍的問題,簡單說,現實和網路還是有些微的落差,文字的表情和聲音及臉上的表情是不同的。當然,這其實也跟「時間」有絕大的關係。就像是你無法在短短的三、四個鐘頭裡,跟所有認識的人聊些什麼,更別說要深聊。(嗯,那是痴人說夢~最好有那麼多腦袋和時間!)

我喜歡待在 twitter 上的某一些感覺。總是靜靜的看著別人的對話,看著你現在認識的a的文字,你發現他同你半年前認識的b認識在更早之前,當你看著b的文字,你曉得c、d、e、f、g跟b認識並且瘋狂的幹過什麼事情。就是那個時候,發現了自己是個闖入者,或者說是個觀察者,有時候會有一種看戲的感覺,找一個最適當的位置,看戲,就是最好的方式。(不是看好戲。又,其實每個人都是每個人的闖入者!)

Punch Party 9 在 The Wall,在台北住七年,居然一次 The Wall 都沒去過,於是又從高雄跑上去,想看看 The Wall 也想喝喝酒。提早去了,想看看有沒有啥可以幫忙,但也沒幫什麼忙,反而真的像是闖入者亂闖進去了一樣,怪奇怪的感覺。又懶得去公館逛(不想走路XD),就死命的賴在 The Wall 裡。但卻沒發現其實說好要相認的陸君早就坐在外面。(orz)

開場前,水煎包墨香墨嗓來了,很多人都來了。(我不要點名,反正我只是想寫墨香那個梗)開始閒聊,從高雄北上最好的地方就是每個人找不到話跟你講,就會問:「你特地從高雄來啊?」、「什麼時回去?」之類的話。其實我很不安。我實在很怕這麼多的人。但為什麼PP6、PP8我都不會不安呢?(其實有。但沒這次那麼嚴重)我也不曉得,可能是最近更常有自己是「闖入者」的感覺,所以更覺不安。

進場後,去換了一杯伏特加+七喜和吃了一大盤東西(還好我排滿前面的。XD)明知道可能那杯酒可能會讓我先陷入一種迷茫的狀態,但就是硬要喝。然後就到舞池去等待第一個講員開始。邊吃邊聽邊喝,也就拿了450D出來拍,450D大概是我這一晚最挫敗的鬼東西。我完全搞不懂它的閃光燈,照片照起來一整個暗(爛),日前嚷嚷要買閃燈,卻沒下定決心買,讓我這一晚沮喪的要死!

等到大講開始,我已經跑到吧台的地方跟女小海聊在書店工作的事,喝了兩種北台灣啤酒,本來就沒啥酒力的我,其實已經醉了,很努力的正常的說話、應對,站穩。但喝酒讓我放鬆許多,不然應該撐不到最後。大講有好聽的音樂,還有我最愛的《囧男孩》可是PPT都是英文,看攏嘸(orz),讓《囧男孩》的片段、音樂一直在我腦中盤旋。(非常抱歉在後面很吵。orz)

等到哀怕踏去被鄭龜抽走後,我就閃了。我不太能形容這個 Punch Party 9 的我的心情,網路與現實的交錯,是必須多幾次磨合才能同步,只是,我身在南方,北方每一次的磨合(聚會)是很難參與的,於是當我站在那個現場,我感覺到的居然是我站在另一個虛擬的空間裡,像 twitter 一樣,只是場域從網路,換到 Punch Party 而已,人與人的對話,跟文字不同,溫度不同、表情不像想像中的,然後,那就變成另一個虛擬的世界了!

這場 Punch Party 很好玩,又遇見很多沒遇見過的人,該死的是討厭的450D(我發誓我一定要搞懂它的閃光燈!!!)還有很容易在人群裡不安的我。

我的 Punch Party 9 相片集

P.S
高雄微冷。
昨晚喀了一顆抗焦慮的藥,害我睡好久。orz
在中山捷運站的書街,敗了一千多塊的書。兩本青少年讀物、一本繪本,一本歷史小說,一本鯨向海的散文集,一本大江健三郎的《憂容童子》,八本村上春樹的軟皮精裝舊版小說。(最好下次不要讓我拉旅行箱去!!)

換日線的話:我也想騎蛙大的單車去環島!!

11/09 雨,高雄。前一晚才剛從台北回到家,隔天一早又起身往台中去。連續幾天幾乎都沒怎麼睡的我,腦袋十分混沌,運轉能力非常糟糕,幾乎沒辦法想起當天怎麼起床、出門、騎車到客運站的。直到見到要一起搭車北上的tacototoro,我才有點回到現實來。

台中,上一次去時,搭車到朝馬,最大印象是在那個客運轉運站,找不到便宜的可以坐下來吃飯的地方。只要一抬頭,就可以看見滿天空的MOTEL招牌,讓我非常驚訝的問:「台中人都不吃飯只作愛的嗎?」

抵達台中時,台中也是一片灰,下雨。跟tacototoro和indigo351在台中火車站後站的路上走著,持續在上twitter,連找家吃飯的地方,都希望找到可以上網的地方。不過,畢竟不在台北,要隨地都能上網,還真不可能。最後走到一家貴死人不償命,但還不錯吃的飯店(?嗯,它真的叫「飯店」,不過是賣雞腿飯、排骨飯的那種。)吃飯,等待torasan的到來。

下雨,實在是件很討人厭的事,所以早上出門時,我就穿著陪我一整個夏天的拖鞋出門,看到大家的鞋子都溼了就有種說不出的爽快感。(XD)

等到來到21號倉庫前,已經很多人到現場,並且架起所有的設備。說真的,我沒啥腦袋聊天,加上許多人都碰過面,所以就有點搞自閉的待在旁邊(除了有時回過神想起來跟其他人講話,以及看到相機會湊過去拍照以外。XD)。相認了幾個沒見過面的推友kevinsigma、izensun、ivanusto(我腦袋壞了,我想不起來了啦!orz),以及上一次PP6坐著跟我講話的老查bestguy,我才發現原來他站起來和我一樣高!另外,還有圖片會騙人的講員卡謬佬(明明就不是個禿老頭!)

該怎麼說這次的PP8的感覺呢?我滿喜歡的。只是我當天實在太恍神了,所以很難集中注意些什麼細微的事。不過整體來說,是舒服且愉快的,甚至有點放鬆心情的狀態。對一個剛從台北學運現場離開的人來說,是一種喘息的機會。唯一不好的,就是我那天的狀態不甚好,有一種完全想要躲開人的感覺。

前幾天看到中文网志年會的一篇文章,標題是這樣的:「網誌年會的精彩不在年會」,我想這個標題是我對PP最大的感覺。不是講者精不精采的問題,而是整個活動的氛圍,對了就是對了,講員固然重要,內容豐不豐富也是個重點,但是現場的氣氛拿捏得對不對,其實才是最大的考驗。

比方說它並不是一個太嚴肅的場子,很搞笑也很有趣,但它卻也不失它原來用以交流、溝通、分享的作用。你不用害怕你聽不懂,你也不用擔心太多的行話、專有名詞、術語你會摸不著頭緒。或者有時候講員會因為沒有經驗會卡卡的、會緊張、會抓不太準時間及重點,但我都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

PP最迷人的地方就在於那些過程,用最簡單的方式,告訴你一件有趣的、嚴肅的、搞笑的、生活的、專業的……那些事情。用最貼近你的距離,告訴你那些人那些事並不遙遠,他或者就這樣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就等你走出你的部落格、你的網路世界,來到這個場子裡,藉由這樣的聚會衝撞彼此的思考、活絡快要僵化的開網頁、點連結的固定動作。

PP8講員感想速記:
卡謬佬:
我確實覺得台北以外的地方,住起來都滿舒服的。XD
http://tw.myblog.yahoo.com/elton-blog/

工頭堅:
吃吃吃吃吃吃吃。真空~~
http://worker.bluecircus.net/

沒格:
科科,我也記得還寫html的日子啊~~
http://www.lazymeg.com/

PipperL:
那論文看得我一點也不想考研究所了(嗯,我說的是研究所,不是結婚!)
http://blog.serv.idv.tw/

BEEN:
我要把存款花光出去玩嗎?
http://tw.myblog.yahoo.com/cat_been/

Wenli:
以認養代替購買,以以結紮代替撲殺(光頭超讚!)
http://sdkfz251.blogspot.com/

Lomography Taiwan Embassy:
很緊張、PPT字很小。但我想去樂摸台灣大使館玩了。
http://blog.yam.com/Lomography

馮小非女士(溪底遙學習農園發起人):
謝謝有這麼一群人,愛這塊土地。
http://www.befarmer.com/

寫給凱洛的:
有這麼一群人,願意這樣串連起網路以外的我們。
是種幸運,也是種幸福。
謝謝妳!以及你們。

Punch Party.Asia
http://punchparty.blogspot.com/

PunchParty 8 超級懶人包
http://punchparty.blogspot.com/2008/11/punchparty-8.html

我拍的 20081109Punch Party 8 在台中(沒有幾張)
http://flickr.com/photos/sunline/sets/72157609518593893/

(我實在很不想寫12/27 Punch Party 在台北 The Wall,很怕搶不到票啊!哼,搶不到我就蹲在 The Wall 外面等你們結束。)

P.S
高雄早晨的陽光好舒服啊!:)

換日線的話:那天我也真空了吧我!轉吧!七彩霓虹燈!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從陳雲林抵達台灣的那一刻,事件就不斷的發生。一直到十一月六日那天,一群人在twitter上講著行政院前有場靜坐。不過好像都沒有人報導,可以回傳的消息,都由在場的人用電話、簡訊的方式把消息twitter上網。我們透過不斷的Retweet(註1),讓twitter上的人接收現場的消息。

推友wenli首先說他下班後會過去現場看看。在他到場前,我們仍舊讀著twitter上的每一則現場的訊息。此刻,圍城的新聞在電視上不斷的live再live,不過有趣的是,twitter上的訊息卻是行政院前的學生靜坐多過於景福門前的圍城。(這以我的following來看。註2)

約莫九點。wenli到場,拿出筆電開始開了Y!LIVE現場轉播,因為很暗,我們只聽得見聲音,我們甚至不知道台上那個對學生講話的人是誰,只是透過wenli的轉播,悄悄的在網路上,跟著參與。說也好笑,Y!LIVE其實是推友們間的一個玩具。比方說,有人生日去唱KTV時,就一群人在KTV開Y!LIVE,讓沒能到場的人同樂;比方說,有人的朋友寄養了兔子在自己家裡,就開Y!LIVE給我們看兔子洗臉、吃飯、睡覺的樣子;比方說,有人環島的時候在逛基隆廟口的時候,就開著Y!LIVE,讓我們陪同他一起逛,還順便耍寶的在電前點餐;再比方說,在部落客圈裡每一個半月舉辦的Punch Party(註3),會以Y!LIVE直播給未能到場的其他朋友們觀看。

我們誰也沒料到wenli帶著的電腦,用著Y!LIVE的方式,傳到其他人的眼前。沒有人知道,就在圓山外警民衝突時,還有三、四百人(第一晚的人數)待在電腦前,看這些年輕的學生透過這個平常被當玩具在玩的Y!LIVE共同參與。當晚,除了wenli ,推友也接續到場,像是帶設備到現場支援的tylerlin、hsnuhow,帶咖啡到現場生態綠的mauxu、Barking、karenyu,許多人都在討論要不要衝現場,最後連thecarol、kenworker都到場。

除了wenli的筆電外,thecarol還用一台小筆電十分的專業在現場轉播、訪問了幾個學生(台大的日僑學生建元、法瑞混血的法國留學生章衛、以及建中學生陳為廷),成為了這個運動第一個採訪學生的人,並以LIVE的方式透過網路傳給網友們。那感覺,其實跟我們平常在玩Y!LIVE的心情是一樣的,也沒有什麼特定的主題及目的,單純分享自己看到的、傳遞我們想傳遞的,只是我們沒想到的,它成了一個發聲的工具,一個媒體以外的媒體。

(圖片:tylerlin提供)
wenli一直開著Y!LIVE,我問他:「你要待到幾點?」他說:「不睡了,天亮回去上班!」(wenli抱歉,我忘了你確切是說什麼。)在這段熬到天亮的時間裡,Y!LIVE上面因為時差的關係,陸陸續續的出現很多外國人,可能是頻道的人數太多,外國的朋友紛紛湧進。還在線上的網友有一搭沒一搭的用破破的英文回覆,還有網友教會了其中一個德國青年使用bbs,上了ptt。上午五點多,同學們陸續的起床,wenli和tylerlin教會學生使用Y!LIVE,正式將http://live.yahoo.com/wenli 這個頻道交接給學生們。當時我還在線上,因為佷多外國朋友在問發生什麼事,我們又沒辦法回答,便請現場的學生們去找可以直接口譯的人,到電腦前翻譯給Y!LIVE線上的朋友聽。(這也是後來當薛香川到場後,會有同步口譯的原因。)

對於Y!LIVE被拿來這樣應用,我是覺得神奇的。平常拿來玩樂的東西居然成了另一種記錄、傳播的工具,這對長時間窩在電腦前的人來說,我們居然用我們自己的工具見證了某一個時刻,那是被媒體忽略的、不被社會看見的,而我們卻在當下透過網路,看見了這些。當電視、報紙前的人們,讀者陳雲林離台、圓山暴動、蔡英文要不要負責、馬英九有沒有遣責誰、藍跟綠的互相開罵、趙少康的解讀、TVBS的扭曲時,我們看見的是同學們在行政院前的表現,我們佩服那個我們都稱奇的口譯同學,我們看著薛香川與同學的對話,我們共同參與了靜坐、驅離。

這樣沒有剪輯持續不斷的LIVE,至今一直持續著。我們能夠做的真的微忽其微,我們甚至沒有想過要做些什麼,只是單純的用我們最貼近的東西,傳遞我們所看見的消息。而這裡的我們,不單單只是學生們而已,有很多是部落客,有很多是twitter上的朋友,有更多更多利用網路收取訊息的人們。

Y!LIVE因為營運的關係,在十二月就要停止服務了。我們笑稱會不會因為它被用來這樣使用,有讓它能起死回生不被終止的可能?我們都說就算它要停止服務了,誰也沒想到,它參與了這一次,台灣年輕孩子們的一場運動,也帶給我們最後的記憶,一次神奇的記憶!

(不管你們支持與否,可以的話,請先放下那些你們腦袋裡的記憶、印象,可以上Y!LIVE看看學生們,更可能的話,到現場去,看看他們。縱使他們有些許的不成熟,但真的,他們比起那些媒體上的人,可愛很多!)

註1:銳推,意指將他人的話用Retweet的方式,傳遞給自己following/followers。
註2:每個人的following名單不同,越多following的資訊量越多、越大。
註3:http://punchparty.blogspot.com/

野草莓運動官方網站: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

P.S
高雄也下雨。

換日線的話:加油吧!

首先,我要感謝我的父親,因為一台電腦利誘我去唸資料處理科,所以我認識了網路,生活在網路裡,同時,也讓我在網路世界裡,「重度」的自卑、灰心,然後遠離。直到我開啟了twitter,開啟了我生命另一頁美好的篇章,我終於肯確定的,認真的,感謝我的父親,告訴他:「爸,還好,你讓我唸了這個科系,還好你當時承諾我要組一台電腦送我。」

說在twitter找到我的圓滿生活,其實有一點誇張。一個小小的網路功能,哪能帶來生活的圓滿,它既不供你吃,不供你穿,還讓你死命的沈迷,走到哪就推到哪,哪能有什麼圓滿?但如果連結回去我另一段殘酷的網路生活,那麼twitter已經算是一種圓滿,一種補足我生命能量的工具。

是的,網路這種東西十分虛幻,你不知道這個現在跟你說話的ID,背後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是否會傷害你?是否其實對你有所目的?是否關上電腦他就是另一個樣子?又是否,其實你只是這個ID無聊的時候,打開視窗對話的玩具?是的,你並不清楚,究竟網際網路串連起來的,是虛幻的,或是實際的。於是,選擇關上電腦,走出電腦,在現實的生活裡,找一份真切的情感,一種相互依偎的心情。

可是,人,不都是這樣的嗎?即使有一個十分真實的人站在你面前,你一樣會去想這個人背後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是否會傷害你?是否其實對你有所目的?是否背對你之後他就是另一個樣子?所以,當這樣連人都真真實實的站在你面前時,你都還會有這樣疑慮時,那麼跟網路世界有什麼兩樣?

於是,twitter的存在,確確實實的理清了一些思緒。這已與網路不網路,真實不真實,看不看得到,摸不摸得到無關。而是一種相信。一種對待人,一種面對自己的那種相信。你無須害怕別人怎麼想你,在twitter上,在現實上;你無須害怕別人是不是對你不夠真誠,在twitter,在現實上;你更無須去揣想自己怎麼做才會受人喜歡,被人在意,在twitter上,在現實上。你只需要做到一件事,便是相信自己,做你自己,在twitter上,在現實上。唯有鞏固好自己的心,才將能好好面對不論是twitter上及現實上所遇到的事情。

好的,如果你問我,這東西真的有那麼強大,可以讓你的生活圓滿嗎?那我會告訴你,這是我目前,現階段這麼想的。以後會變成什麼樣,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但我只知道,從這裡出發,我看見了很多很多東西,我遇見了很多很多的人,也同時的,我想告訴你,尋找一種讓生活圓滿的東西,有時候,不單單是一個人的事情,有時候,你得看看,你生活以外,別人的生命!

此篇文章,是為了這個活動而寫http://www.yungching.com.tw/20th/

P.S
很好,我居然忘了要寫這篇文章了。
高雄今日大雷大雨。

換日線的話:希望這篇文章還在有效期限之內。

上一次參加BOF(台灣網誌青年運動會| Taiwan Bloggers BoF) 是2005還2006了?我忘了。總之,不是一次好的記憶,所以對於部落客的聚會,我總是不是那麼熱切的參加。當然,其中一個因素,就是怕被冷落。另外的因素就是其實我也沒有那熱烈的想要參與什麼太嚴肅的議題。(基本上是我搞不太清楚某些事的來龍去脈)

八月。是我人生中,最喜歡的月份。因為夏天的關係。而這一年剛踏進八月的這幾個日子,聽了巴奈,下一場就是我期待許久的Punch Party 6了。上一回,我錯過了,這一回身邊也沒什麼重要的要事,於是起身,前往這個熟悉的城市,去參加這一個不熟悉的聚會,以及一睹這些網路上熟悉的人們。

行前,很糟糕的,不知道為什麼沒來由的身體不舒服了起來,在線上聽BOF DearJohn 線上節目,邊整理出發時的東西。相機,插座和那堆該或不該帶的東西。清晨四點二十入睡。五點,醒來一次,六點二十,再度醒來。六點三十,出發。買了早餐,搭了車,準備小睡。結果仍舊在對抗身體的不適,很難睡去。

再醒來,已是在高速公路上,大概在台中吧!我想。撥了通電話給以為我還在睡覺的媽媽,告訴她我要北上。她問我要去台北幹嘛,我只說了:「啊就有活動啊!」(噗)不知道,我很難解釋拿手機上twitter,以及參加Punch Party這件事,對於跟網路不熟的人來說,這根本就很難理解。

此時,網路的那頭,BOF的活動已經開始,推特上已不像早先一則兩則的發言,迅速的,一篇又一篇的推訊新增著。現場看起來十分的熱鬧,但當時用手機上網,打字不易,以及想要解決到台北是否去看個醫生,就沒太盯大家在說什麼。然後台北就莫名其妙的到了。搭上小黃,飆到sogo買姊姊的東西。

前往忠孝東路的金石堂,等待著許久未見的前同事們,要去吃以往還在東區工作時,最愛去的快妙店吃頓午餐(216巷往仁愛路的方向,左邊第二條巷子《平價快炒》)我十分乖巧的連手機和電腦都沒拿出來看推特吃完了午餐。拿著t幫我找的中醫診所的電話,一家一家打,但沒有一家週日下午有營業。

其實往台北的路上,身體就不怎麼痛了。想說算了,應該可以撐著。但沒想到身體的機制很麻煩,一 不用對抗那個痛,就整個鬆懈掉,睡意襲來,坐在星巴克看著外頭排滿鼎泰豐的人潮。我嚷嚷著我要睡覺,我要睡覺。可惡的睡神,真的將我打敗,讓我很大膽的找了一間東區的旅館,小睡了兩個多小時。

這也真是一趟很妙的台北行。好啦!要睡覺的旅館,幹嘛旁邊上面都在放奇怪的音樂,不是台語歌就 是吵得要死的搖滾(或電音),最後睡蟲打敗了討人厭的音樂,沈沈的睡去,直到兩個小時候醒來。(對,我很笨,忘了有漫畫王這種地方,也是可以睡覺的。)Punch Party 6,我真的要來了。真的。於是起身出發。

到底是為什麼?我變得那麼愛走路,以前在台北生活,走路根本是要我的命。但今天,我又從市政府一路往四四南村出發,走在台北市政府前,經過熟悉的市貿三館,步行在那段十分熟悉的一館與三館之間。然後繞到了莊敬路,看見了四四南村。這個很奇怪從來不知道它在那裡的地方。(好歹也在信義跟基隆路工作了快一年啊!)

我也是會害羞的。(正確無誤)當你要步入那個會場,迎面而來的,會有很多很多,你明明認識卻沒見過面的人。手該擺哪?眼睛該看哪?其實還不知所措的。於是在會場東晃西晃,又晃到對面的小七,看見相似又不敢確定的推友,就只好硬著頭皮再往前走。(明明就不是第一次與網友見面,害羞啥~)

(從這裡開始,說實在我記不得那個認人的先後次序,有誤請自行更正。)

遇見了joyhsu ,他上前來問,是阿線嗎?我笑了說:我剛剛有想認你。多了一個人,就多了一點勇氣,開始跟著他,往會場的內部更靠近。因為此刻的BOF場次是不用錢的,所以就晃到場內坐了下來。但這時卻不害怕了,知道一個一個網路上的名字,都會跳出來在你面前,興奮的心情蓋過了不知所措。迎面而來的花姊 的擁抱,小柯頭堅兄(工頭堅啦!) 向我打招呼。我顯然還有一點點不知道眼睛要擺哪的疑慮,四處亂飄著。

慢慢的,認了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五個,六個,七個,八個,好多好多的名字(的人)之後,開始知道,其實不過就這麼回事,也就開始融入場子,自由自在的在場子裡飛來飛去,交換名片。因為我們都太嗨,還在進行活動的場子裡,聲音越來越大,鄭龜 示意要我們小聲一點,不知道講了幾次XD(鄭龜,對不起,小朋友比較歡樂。)然後另一邊,一堆人在玩電動,朱大俠 也在那兒,交上了要印推特T的白T恤,以及送給他的禮物,又圍到一旁去,歡樂的聊起天來。

豬老大 不知道什麼時冒了出來,將我的試別証交給我。(跪謝)我看著它,就掏出了相機,替它拍了個照。以示我來過,而且我有參與著。隨後又冒出來了塔蝦 ,給了我一個擁抱(只有我有喔~~~灑花);比照片大兩倍的阿駕 ;一直跟我握手說我很帥,下個月要發片,且我去小七的路上有遇見但沒相認的小海 ;一眼就被我認出來的OOBE ;很可愛的mouson ;以前就常常在一旁觀望他的visita ;長得十分高大的kirin ;來問我還有沒有不舒服的陳力 ;漂亮的凱西 ,還有很多很多的人。

原本要跟亮媽 一起去吃飯,但看看時間,好像也沒有空檔出去吃,亮媽帶著小亮去小七買東西,我則與朱大俠、OOBE、redhom、DearDoris 在草地上聊著天、拍著照。(覺得寫得好鎖碎,快轉~~)

進場前,先清場。會場外擠滿滿滿的人,進場時,剛好坐在投影機後面,還有電源,就不由自主的把電腦拿出來。又開始瘋狂的推啊推。坦白說前半場我的腦袋還處在十分抗奮的狀態。前面到底講了什麼,我也不是太認真在聽(其實是靜不下來聽),但知道內容很有趣,很好笑。(但我實在沒法整理出什麼重點來。我的腦子。)

中場休息前,十分的飢餓的想要找東西吃,就走到場外與溫先生相認。溫先生問我要不要喝酒,我說等一下。他說,酒不會等你喔!(其實是我想先墊肚子再喝酒,也其實害羞啦!)於是等我喝完一瓶奶茶後,剛好中場休息,結果一堆人冒出來,還好有搶到一瓶哈密瓜啤酒!感謝溫先生的啦~~

(下列,我又不記得順序了。)天下出來講的時候,光聽到他說,鄉鎮市公所的人都不看書了,更別說要捐書。我就笑了。想起了某篇文章的標題,關於閱讀,關於救台灣這件事。這應該是上半場尾聲的那場,我緩步向外移動,聽著講台上的人講著的事。突然發現,離開書店半個月的時間,我就離書好遠好遠。那個距離不是失去了對書的敏感度,而是在過去兩個月發生的事情裡,我想像著,我的人生好像可以不用那麼用力的去做某些事,於是我拉開了一些距離,而某一部分是對書的。我希望,自己回到閱讀的角色,而不是通路的角色。(這也解釋了,本來我要留下來聽獨立那段,而沒有聽的原因。當然有一部分是我要去續攤了~~噗)

(完了,我開始跳tone了~~)

參與感最強的,就是小恩恩 環島這一段。在我的印象裡,宅男應該是要種在家不出門的。可是小恩恩在退伍之後,起而行的出發看這塊土地,讓我又重新定義了「宅」這個字。在這二十幾天裡,你可以聽見小恩恩的驚呼,可以看見他看見的景色,可以感受到他感受到這個地方的友善,甚至我,踏著他剛踏過而離開的地方(小恩,我想起來忘了把董娘的店的名片帶給你了。)那種感覺是很微妙的。我們不是在電腦上討論旅行、討論環島,而是用一張張的照片,一段又一段的親身經歷在記錄自己的生命。你突然可以發現,當自己的認知已經與現實狀態有所不同的時候,你會願意給予這個人一點喝采,願意花一點時間參與這個人經歷過的。而他,給了你一個很完美的結尾,就是很多地方,你得自己去看,所以,起身吧!

(又要重申一次,小恩恩這段,比《練習曲》要講的東西還要紮實一百萬倍。)

再來,是閃靈的Freddy 。好,我承認我覺得他好嚴肅。可是,沒有想到,好好笑。真的超好笑!!閃靈是Freddy小時候的願望。他帶來很多他很愛的東西,還有一個十分稱職的麻豆小含。一個一個公仔拿出來為我們展示,我們一邊驚呼Freddy的收藏,一邊又被小含十分專業的展示給搞得很歡樂。(這實在不在現場,無法言述啊~~)

最後,來到朱學恆 的部分。從工頭堅要被正名為頭堅,到凱洛 ,一路都十分的好笑。後來「每天做一件傻事可以改變世界!」出現的那段影片,推特上一片安靜,大家一路盯著這個阿宅馬特,跳著同樣的舞步,在世界各地。

不論是推特或是PP,然後到這支影片,這個場子,都徹底改變了我對「網路」、「網友」這兩個詞的認知。很古老以前,關上電腦之後,網際網路那端的朋友,就像住在電腦裡面,關了機就什麼都沒有了。(這是我寫《Our hesrts!》 最開始的念頭。)可是當你發現,事情並沒有依著你所害怕的那種宅度在發生,就會感受到一陣莫名的欣喜,然後選擇相信這是美好的世界,美好的,人,事,物!

(對啊!為什麼沒有跟娘娘凱洛相認這一段呢?嗯,因為她很忙,但我還是在中場與娘娘凱洛相認,一樣是一個溫暖的擁抱。然後她就去忙了,噗~補:其實一直都看著凱洛忙東忙西的,插不進時間跟她說我來了,等到真的有一小小的空檔時,她二說不說,就張開手,要來個擁抱,感覺一整個溫暖。最後要續攤,還是她來叫我的呢~~

(對啊!為什麼沒有聽完獨立那段。第一是為了要去續攤。第二是最近不太想去想關於「獨立」這件事,太嚴肅也太沈重,腦子負擔不了了~~)

PP結束後,一夥人步行到信義路搭公車再往續攤的歐雷去。這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記憶,當我不生活在這個城市裡,我卻與這個城市的這麼多的人,這麼貼近。新的記憶混著舊的記憶,在這座城市裡,不斷的繼續,我的人生,我的記憶!

沒有提到的人有很多,腦容量很差,加上我還沒睡覺。先這樣!

又,睡醒再來補連結。又,沒有拍照,很懶~~有好多人拍很多更漂亮的喲~~

後話:
為什麼不留在台北呢?因為這一次我其他行程也沒排,也沒一定要待在台北。這樣的來回,才會顯得這樣的聚會更加美麗!我這麼浪漫的以為。因為我只想把時間浪費在這個上面!

Punch Party 6 文章懶人包

補:有諸多人沒有提到,如下列:indeepnight吱姊、長官、大師兄、蜜蘋果、老查tyler 慕情阿潑HOW雨漣小瑪莉紅老酥、冷先生、Tenz阿罵心PipperL阿孝老師wenli阿信AliceKJkengao那那班大貓凱特打結,等等等等數不清的人。我很抱歉我沒有提到,但是,這場記憶,一定會有你們。在很久很久以後,回頭過來看這篇文章時,記憶裡,一樣會有那些身影。

感謝這一場聚會,感謝所有替這場活動付出的人^^

補:照片

P.S
高雄陰陰的。很不喜歡。
昨天很歡樂,很快樂:)

換日線的話:最好是有話那麼多啦!

2008.05.03晚上七點,一場盛大的聚會Punch Party 4(以下簡稱PP4),在台北的「海邊的卡夫卡」舉行。 這陣子一直在瘋twitter,而PP4的消息也從twitter上蔓延開來,過去看他們辦聚會,總是旁觀著,沒有加入過,因為在twitter上玩了兩個月,也就有那麼一點點期待這場聚會。但是沒有假、沒有錢的我,沒有選擇北上,(其實主要是我覺得我身體負荷不了那麼久的車程)留在高雄在twitter前,以及Y! LIVE上看著現場實況轉播。

05.03這天,特別將上星期因為玩了一場Y! LIVE而衝動買下的webcam,帶到書店上班。這天恰好,我得坐在電腦前趕DM,所以也就多了那麼一個視窗在看PP4的LIVE。

什麼是Punch Party?(看不完的Rss Reader讓人太焦慮,每天更新不斷發生的新話題太辛苦,每個單位舉辦的網路座談都太嚴肅,想討論一個主題但大家都太忙碌,如果你有以上的網路棲息重症,Punch Party就是一個實體的『網路話題懶人包』,歡迎帶著玩樂的心情來打包帶走。

其實我也不是一個RSS焦慮的人(RSS不用解釋了吧?不知道就跳過就好。)加上不太會跟「話題」所以向來對這種部落客圈裡的活動沒啥興趣。更別說要積極參與。特別是當某一些議題需要動員,需要強大的個人意識去支撐時,我更加不感興趣。玩twitter後,才開始從每個人的生活圈裡,去串連自己與別人的生活,去了解各個人的差異,關於這種差異性,我就非常有興趣。

於是在PP4的這天,我解開了五月的禁,緊盯著PP4現場,以及去參加的人的動態。當然,帶到書店的webcam也引起老闆的注意XD。老闆及同事還一再入鏡,後來只好從實招認在看這場聚會,讓他們離webcam遠一點XD。

活動開始前,我就已登入Y! LIVE,看看現場狀況。幾個不在現場的網友,聚在Y! LIVE的視窗上,等著現場的節目開始。因為麥克風的關係,第一講的Brian(推推王 ),聲音幾乎是爆炸的,只得回頭過去twitter上看工頭 的文字轉播。那狀況維持多久,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在twitter及Y! LIVE兩個視窗游走。

直到Jeremy(奇摩3C摩人-Digi摩人-JeremY的3 C觀測站 )介紹eeePC小筆電的時候,我才認真了起來。 因為我想要這種筆電想非常久了,之前有位客人拿著這種小筆電到書店,還讓我心動了一下,於是我便在twitter上說「我買了!」,這種可以到處上網, 呃,不,是到處寫文章的小筆電,我非常必須啊!之前本來想要買一台MAC的筆電,但是礙於價格,遲遲不敢下手,有了這種小筆電,看來是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接 著小海(twitthat開發者Oceanic│人生海海 )出場,講twitthat被控抄襲事件(呃~我好難解釋twitthat什麼XD,有興趣的 人先玩twitter,我再教你們玩twitthat囉!)小海講得十分認真,雖然其實我們大半都知道那來龍去脈,但看著小海的簡報檔,更清楚了一些。最 讓我佩服的是小海拿來充數的code(PP的小講是20 20的規則,20張簡報,一張20秒,也就是差不多七分鐘的時間。)在改部落格程式以及套用CSS時,最受不了的是亂七八糟的程式碼。小海的程式碼,一整 個整齊有規則,實在是佩服啊!

再來上場的是HOWÖKOGREEN│生態綠商業有限公司 華文地區第一個取得公平貿易認證的公平貿易組織。)雖然那時我已分神在跟老闆討論公平貿易咖啡豆的事情,沒有完整聽到HOW的簡報,但後來Andytn把PP4的照片上傳後,才一一看到HOW的每張簡報,真是清楚明瞭,可稱是把簡報做的最清楚最漂亮的講者。

之後因為跟老闆不斷的在討論公平貿易咖啡豆及接下來上場大講的溫先生(北台灣麥酒公司老闆 ,多項網路活動的長期贊助者)所賣的啤酒,其實已不專心聽LIVE的轉播,加上後來又手賤的把webcam放到高雄的六合路口,跟大家聊起六 合夜市,等到回過神時,才發現溫先生已經講完了XD。(大家啤酒應該也喝完了XD)

下班回到家後,凱洛(Punch Party 主辦人│太妃糖憂鬱狂歡節 )在卡夫卡繼續續攤,也開了Y! LIVE,一登入發現現場正在拆5.2寄到的餅乾,但LIVE實在LAG嚴重,畫面斷斷續續,但總算看到帶我到PP4的那張明信片。

稍晚,在twitter上開始討論「相認」的話題,以及每次一定會出現的,凱洛說是考古題的吃的問題。然後有人一回家就寫好了PP4的文章,有人開始上傳 照片。我開始回憶那些曾經參加過大大小小部落客卻不怎麼開心的活動,也開始對自己現在不怎麼怕生的狀態感到開心。(或許,這是在書店工作被磨練出來的吧! 我想。)

PP真是有趣的活動。我認為它不僅是一個『網路話題懶人包』的聚會,也是激發部落客彼此互動的一個活動,更是讓平日宅在家裡的部落客們(網路重度使用者),可以面對面的接觸,以及交到「現實」朋友的聚會。它讓網路不再是網路,而是更廣更大更綿長的人際網路。

多年前,我一直想找一個研究所來唸,想研究網路興起前後,人跟人互動的差異,以及所面對的問題。至今仍深深深深的對此感到興趣。改天來研究唸什麼才好。(是說,我也想唸出版文化研究所啊!)

辛苦了凱洛、工頭、kovis、tylerlin,以及其他現場幫忙的大家啊!!

Punch Party 胖奇趴文章匯整
Andytn Punch Party 4 照片集
kovis Punch Party 4 照片集

P.S
沒有溫先生的酒,今晚只能喝海X根!
要養足體力去台北玩啊!(問題是五、六、七月,好像都很忙!)

換日線的話:沒去現場的人也扯那麼多XD!

沈默者。以前。我一直習慣當個只在自己部落格講話的人。講自己想聽的話,就算四處貼文,我也鮮少與別人對話。部落格開那麼久,總留言數也不會多到哪裡去! (最近有激增現象)我在Twitter的帳號,許久前就申請了。(算是相當久了吧!)但是我始終在思考,它的定義為何?微網誌?或者是一個碎碎念的地方? 不知道。我對流行的東西,總有些存疑,所以當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我也是站在旁邊看。就只是看,觀察的那種!

或許是過去的一段長期的生活裡,我沒有思考的時間,應該說,我沒有完整的,思考的時間,我很需要,但我沒有。所以,關於在Twitter上與人對話這件 事,我沒有好好的思考過。起初,我玩Twitter,都是自說自的,我不回任何人的話,不加入任何對話的圈圈,沒別的想法,說好聽就是自我風格啦!說難聽 就是耍孤僻。我不理解對話的重要性,所以,我鮮少對話!

這得回溯到最早之前,我因職務之便,擅用了一個官方網站的留言板,開啟了網友的對話。由於是官方的網站,所以不論什麼樣的對話,都停在那個官方的東西上打 轉。人與人之間,顯得十分的黏膩,而黏膩的對話裡,又只有那官方的內容。所以我有非常長的一段時間,非常討厭網路對話這件事。因為我十分不明白,生活裡, 除了那官方的東西外,我們還能跟網友彼此分享什麼?所以,我阻絕了任何對話的可能!

今年三月,因為李小克的來信,認識了方大同,然後也跟著玩起了Twitter。從奧運八搶三,到大選,到後來大家各自回歸各自關心的事務,這個過程是十分 有趣的。一開始,我的Twitter上只有幾個本來就認識的人,像是雨小漣、丹尼、查普特、素素、奶爸、毛球……等人。小克說:「從我姊跟老大開 始加入嘛!」老大係指工頭堅,小克姊則是凱洛,皆是知名部落客,於是我就開始了我的Follow之旅,於是,我就闖進了這個世界。

我開始陸續的加入了非常多人,bibicall、小恩恩、HOW、凱西、走走、果子離、ROACH、史丹利、蝦塔、阿駕、小草、小柯、阿潑、蛋治、KJ、 珍妮花、阿吱、柯本大叔……等等等等記不完的一群人。我也開始文字以外,另一種對話的可能。老是有人說我寫文章嚴肅,我其實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但是我知道,我在Twitter上還滿白痴且愛鬼吼鬼叫的!當然,我還是時常的,跳脫不了那種嚴肅的集文活動(Twitter一次只能打140字),就像 上篇《我該站在什麼角度?看「獨立書店聯盟」》,就是這麼集來的。

這過程中,我開始找到了「對話」這件事的重要性。也開始扭轉了先前官方網站留下來的不好印象。我不再拒絕任何對話,也不再認為網路是封閉且這樣瘋狂上網的 人是無藥可救的。相對於那篇《Our Hearts!》 那篇文章裡的那種人與人機械式的溝通,我看見更不一樣的網路模式,一種多元互動的對話,開啓非常多有趣的、豐富的生活大門。(但唯一小心 的是,不可著迷!)

常有人私下問我:「你跟Twitter上的人很熟嗎?」我的回答是:「不熟,所以呢?」這相對的,是看每個人對「熟」的定義。但就我而言,熟跟不熟,並不 影響某一部分的對話,當然偶爾在閒聊時,自己會像闖入者一樣,但多數時候,都會看著別人的對話,能夠參與的,便加入。加入不了的,就旁觀,沒有什麼太多的 限制!

Twitter扭轉了我多年來,對於網路存在的疑慮。我看著這些人,一起出去玩、吃飯、旅遊、聚會,覺得是十分新奇的。這跟我原來接觸的網路世界不一樣, 那種關機之後就消失的網路世界,是令人畏懼的。但Twitter,串起非常多的對話,你看見了並不是關機後,一切消失的那種詭異世界,而是看見了很多很 多,不同的生活形態,以及不同的思維及對話間碰撞出來的火花。這完全是我過去做官方網站完全沒有的經驗!

我闖入了這個世界。從三月初至今,黏著它到比較不黏它,過程中的轉變,應該是很多人都歷經的。像這樣對話的平台,只要是能好好的運用,將會撞擊非常多的想法出來,以及尋找出另一種生活的形態,多元的、豐富的。

(好了。我又在半夜寫東西了。我最近一定在焦慮什麼事。但不管,腦子裡清空了,就可以睡覺了!)

※你們知道其實我有時候寫東西就是寫,我不會多作內容文的解釋。若要了解Twitter,請善用古狗大神

P.S
高雄微雨!
在讀印刻的書很開心。但下週一要交稿XD

換日線的話: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闖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