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Y,

前幾日網友間傳來一位不算熟識但知道也曾經有交集的網友X在網上留的一段文,我們沒有任何人知道,身陷情緒風暴的X近況如何?我們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麼找到他?能給他一點溫暖,即使是那樣陌生如我們,像是如同我之於妳的陌生一樣。

半年前的那個深夜,我只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想跟妳說聲:「沒關係的!」不料妳竟打來電話跟我說了許多妳的心情。之於我,妳是網路上熟悉的存在,卻是我生活中陌生的交集,除了曾有的工作往來和我對妳的仰慕表達外,我們沒有過多有交情的談話、往來。可能是我有比一般人敏銳的情緒反應,也有與妳某部分相同的頻率,妳竟讓我陪妳這樣聊著好長好久的電話。

Read More →

*我所寫的都是以台灣的狀況和我所處的環境和接觸的人,統合出來的觀察。

我是一個從小不是很能融入社交活動的人,常常在人際關係上碰壁且感到格格不入。直至前幾年讀了一些書,才發現自己有亞斯柏格症(Asperger syndrome,簡稱 AS)的特質,以及不如外表或是對人的熱情回應而被定義成一個「外向」且「擅於社交」的人,而是一個不擅於社交,並且內向的人,甚或是因為常常過於直接表現情緒(包含正向的熱情積極、負面的直接獨斷不合群不顧處他人的感受)而使自己受傷害或讓他人感到被傷害。

以往還沒有社群網站的時候,我與人交流的方式是將人群從我的生命裡做出分界:上學的同學不會知道我放學在做什麼?上班的同事我很少跟他們有工作以外的互動、網友不知道我真實的身分,不會知道我長什麼樣子,連我是哪裡人都不會太清楚。(是的,在20年前的時候,有絕大多數剛進入網路的人跟我都是一樣的,現在仍然有很大部分的人皆是如此。)

Read More →

沒用手機發過,發看看。我常用手機在facebook打著上千的字。主要是記錄瞬間的想法,沒有特別成篇。

年初的時候讀胡波的《遠處的拉莫》並不真的覺得寫作者是個陰鬱的人,那時寫了不少那短留篇給我的心得,帶點黑色幽默在嘲弄世界。我覺得挺好的。不一定要從他選擇結束生命而用太多的陰暗罩住他的文字,和他透過文字和故事的呈現用力且不保留地回擊這爛透了的世界。

那是必須奮起才有的力量!就像《大象席地而坐》電影,絕大多數的人都感覺這樣一日的日常壓得人無法喘息,我卻認為最後韋布說的:「去看看」也是為了讓生命奮力向前而作的決定。

Read More →

幾個月前我就註冊liker ID,想在部落格上加上like的功能。但一直沒能成功,太久沒有研究這些新玩意和新功能。日子忙也就沒有繼續研究。一直到前陣子突然發現有人在medium上的文章加上了讚賞鍵,我就順勢點開來看到可以方便安裝在wordpress以及medium,又在google上搜尋相關功能,連到matters申請後,多了現在這個ID後面多了數字串的新ID。

有新東西就玩玩嘛。但也搞不清楚區塊鏈或虛擬貨幣是啥鬼,反正就玩一下matters囉。沒想玩幾天liker數增加,真的有錢耶!!!真好玩。哈哈哈。某日我就手滑想說一月5美金也不多,就成為讚賞公民了。至於成為讚賞公民的權益,坦白說我只看到最後兩項(哈哈哈哈。)

Read More →

matters上的現象很有趣。事實上在方格子上也是,medium就比較少發現。是什麼原因讓年輕人(25歲以下以及就學中的)回到上世紀流行的發文和交流模式?幾年前台灣年輕人大舉離開facebook,去了instagram和台灣的Dcard。

前兩個月去大學教手作時,順便分享了一些小時候的生活經驗,談到bbs的時候,有人問:「bbs是什麼?」講起「ptt」時,學校的心理諮商師跟我說:「欸,阿線,他們可能連ptt都不知道是什麼。」著實嚇壞我了。

Read More →

這篇文章原標題是:〈從社群網站(Facebook及其他)奪回你使用網路的主控權及社交的樂趣!〉既然貼在matters了,就改個標吧!文很長快3000字。有興趣再讀吧!

去年今天(2018.12.18)我在Facebook開了新帳號。我記得那天我在一間青年旅舍裡,因為與母親的磨擦已經接近不可再往前踩的地步,我離家出走了。我在Facebook這頭跟Y說:「我離家出走了。」Y是網路上少有的,不論你在他發言下留什麼,他絕對不會略過你的那種人,即便你知道,他的帳號就是拿來工作用的,「交友」就是偶然,但他是少數讓你真的感到覺得「溫暖」的人,在網路上。

Y沒有立即回我,他回我的時候說了:「我以為你是說你離開Facebook。」我說:「沒有。我離家出走了。」離家出走的那個晚上,我又開始將所有的事想到最糟、最壞,直到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個選項:「我可以離家出走。至少我可以站起身離開讓我不愉快的氣氛裡。」

Read More →

這篇算是自介,也算報到吧!

我想,我是在孤島久了,在matters遇上一些願意互動的陌生人,便開始又產生了一些對未來人生的想像。我在facebook問過無數次:「為什麼人們懶得互動?」多半我會得到非常負面的回應,最常的是被反問:「你為什麼那麼在意別人回不回應?」但我只是「好奇想知道」而已。

我從來沒有懷抱過任何夢想。

與父親用電腦交換手中的畢業證書,從美工設計科系的志願,轉讀資訊管理學系,從此一頭栽進電腦和網路的世界,我的學業成績特差,有點亞斯柏格症的特質,只能專注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且越喜歡就越專注且有毅,旁的我不感興趣也找不到邏輯性的東西,我怎麼也唸不好。

Read More →

這是@fide在我寫的〈關於書寫或創作需要的不是規則,而是⋯⋯〉提出的問題。我特意加上了「在matters」。

「因為會受到關注而去做一件事」是人的天性。甚或在創作的發表上,也必然地需要被鼓勵、討論、關心,或者得到共鳴。這是一件非常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會不會因此改變寫作(創作)的方向,我想是因人而異的,但絕對是免不了的事,特別是在matters的迴響,除了有關注也有收入的。那麼,就要一直從著這樣的趨勢去寫可以引起注目的內容嗎?

以這十來天在matters上的觀察來看,是滿清楚知道要以什麼樣的內容、主旨來吸引他人的目光,只要抓住風向來寫,能被按上幾個like,都不是太困難的事,但是這件事對於「致力於創作」的人來說,似乎容易背離原先創作的初衷,好像也得思考一下。

Read More →

去年此刻我在faebook開了一個新帳號,專注於書寫。一天一篇一千字長文,一天一短文生活分享。我非常專注於在生活裡尋找可以書寫的細節,讓自己大量思考並且書寫。

但我想關於「書寫」,首要的是要先分辨「記錄」和「創作」的差異:口語式的murmru呢喃,是一種「記錄」,有主題並且在文字的運用是有著舖排的才偏向「創作」。當然,文字能力比較優秀的人,可以把「記錄」變成「創作」,而這兩者沒有任何階級差異,卻在想要練習將書寫變成規律的習慣時,成為能不能持續下去的理由。

Read More →

Matters給我一些自媒體的思考,所以關於這種隨想,我會立刻寫下來發文(僅發在Matters),不含在我每天想寫文章的習慣裡。有時候就會變成一日多發的狀態。

我是一個長期關注許多非營利事業組織的高雄人。在我從事設計接案的十多年間,我會有機會與一些非營利事業組織接觸。包含設計接案,或是關注他們正在做的事該怎麼一起推廣?其中的團體有環境保護、社區營造、同志運動、老人照護、兒童早療、偏鄉數位落差⋯⋯等等的議題,而大多數非營利事業組織,會有經費的問題,以及無法在主流社群媒體上取得聲量和關注的窘迫。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