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129-1

前陣子跟朋友說到我不喜歡某商店,是因為它太日本,它太不像高雄。於是朋友問我:「那什麼才是高雄的樣子?」今天外地朋友來高雄,到了鳳山、五甲,說這塊新舊交雜的地方,有機會要再來,我便認真思考著高雄的樣子。 Read More →

20121122小房子-13

高雄很多可愛的小房子,一排排在窄巷、在大路旁。我曾幻想,我美麗的房子,就是小小的,兩層樓,一層十幾二十坪,前有庭院,二樓探出頭去,可見一片天空。

聽聞「小房子」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一直都錯過時間走進去。直到這個熱得像夏天的十一月午後。(其實上一週也來過,只是剛好休息,又飄著小雨。) Read More →

20120127一起到彌陀爬山-23

高雄靠海,不只南邊的旗津,北邊還有幾個區塊也臨海。本來是與媽媽要到彌陀爬漯底山,騎摩托車沿台17線往北,經過蚵仔寮時,就決定回程時去漁港晃晃。

「彌陀」,當朋友跟我提起這兒有座山可以爬時, 依著她給我的地名,帶上手機靠著google map,便一路往北騎。沿路也弄清楚一 些高雄北邊區塊的地理位置。 Read More →


(開頭我特別選了一首昊恩家家的《記得說再見》)

趕在凡那比摧殘台灣前的九月十七日,我們出發往桃源鄉送書。聯絡時,我們被告知,在桃源國中(桃中)等車帶我們去樟山國小(樟小),出發時,學校主任來電說路的狀況很好,我們要走河床路去到樟山,艾咪老笑說「南橫公路」改名叫「河床路」,我最遠到過桃源國小(桃小),對於「河床路」完全沒有想像,不知道是怎麼走在河中間。

等到我們去了樟小回到桃小,主任才告訴我們,那河床路才剛能走沒幾天,不然得要走一個多小時且很驚險的產業道路,繞過半邊山,才能到達樟山。 Read More →

這一條路的漫長

二〇〇九年的春天,跟朋友約在前鎮的某一個小咖啡館,在恍惚的精神下,我沿著臨港線草衙段旁的翠亨北路一直往南直行,看著原來筆直的鐵軌,轉了個彎橫過翠亨北路,便跟著轉了彎。過彎以後看著高速公路的尾端,是我從前專科上學,每天早上搭乘校車,離開高雄市的起點。還來不及騎到那,便在路中摔了車。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7-16

因為總總的因素,這場活動,錄影錄到一半,照片也只拍了未破百的數量,我坐在階梯上和小朋友一起,說話。度過這個讓人沮喪、無力的下午。也沒有為什麼罷工,就是有一種不斷思考「這麼做真的有幫助到孩子們嗎?」或者「對孩子來說,這樣的一個下午到底是什麼?」於是我決定收起攝影機,拿著相機,與坐在階梯上的孩子們看著在玩遊戲的那些孩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6-149

午後才剛走到大門口的樓梯前,突然看到一輛貼著「台灣高鐵」字樣的小廂型車。我們以為高鐵的接駁車何時那麼貼心的接送到旗山來。下車的小姐問我們:「你們是今天來表演的台北愛樂嗎?」我們沒猶豫的點了頭,雖然不是表演的人。閒聊一下才知道馬小姐是台灣高鐵公司高雄地方關係部專員,因為台灣高鐵贊助了這場演出的高鐵費用,所以她特地到旗山來看一下這樣的表演是長成什麼樣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5-1

每週三的活動裡,我和Amy互相有幾件大事要做,我是現場拍照、錄影的人,她則必須去了解一些學生的相關事項。像是再不久後的時間,又有一所學校要返家,剩下另一所未知的茫然的消息。我通常會在活動的最後,得知一些不停變動的決定。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4-44

前一週因為學校的考試,音樂表演暫停了一場,再到學校已經是有些微涼入秋的天氣。這次輪回一二年級的小朋友聽表演,前一次他們還沒換上如這次的新制服。剛到的時候,見著階梯上沒有小朋友,就問老師:「今天沒有觀眾喔?」老師笑說:「有啊!我去叫他們出來。」然後就看見小朋友們在教室前整隊,被帶往階梯上坐下。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3-78

進行到第三場的藝術陪伴活動,身邊的人紛紛的問我:「有什麼成效嗎?」我答不出來。因為我不是專業的心理治療師,也不知道究竟要怎麼看那些所謂的成效。但我知道的是小朋友在聽音樂時是開心的,我在拍照、錄影時也都是開心的。雖然整場下來是完全不能休息的,但最不累的,就是那一個半小時的活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