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的路上,我總會想寄明信片給朋友們,最多的一次當屬第一次去日本自由行,從日本寄了超過一百張的明信片回台灣。當時日本超商還沒有可以列印明信片的功能,我也不喜歡買當地的明信片,於是找了相館把記憶卡的照片洗出來,再在背後貼上特製的明信片貼紙(那些年還流行這種東西。)日本像是yodobasi或是bic camera店裡都有相片沖印機還不算難找,一直要到日本的超商提供把照片印成明信片的功能後,去超商把自己拍的照片印出來寄回台灣就變成我旅程上的樂趣。

(去韓國完全找不到洗照片的地方,所以只得拿當地明信片式的DM或是用買的明信片寄回台灣,但是就沒有「我看到的風景」了!)

不能出國的時候,在島內的小旅行,也可以拍拍台灣各地的美景寄給不同城市或不同國家的朋友。我想出門旅行至少在疫情中是台灣人美好的小幸運/小確幸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