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看完《陽光先生》後,我開始追起李炳憲以及同部演員的其他作品。由於炳憲比較老,作品比較多,要花比較多時間看。長達二十多年的作品,不只看到一個演員的進化,也看到不少韓國影視的轉變,看得非常過癮,所以決定寫一系列跟李炳憲作品有關的文章。但《看見惡魔》實在是太令人驚豔,就先拉出來寫。(泰梨的我追完了,卞約漢有幾部電影也不錯,有機會再寫)

記得初期看韓國電影的心得是,韓國電影裡的暴力、性,多半毫不掩飾,什麼斷頭斷腳,利刃刺進任何地方,都不會透過剪接或是刻意不拍的避開讓觀眾自己想像,性愛場景更是經常拍得唯美讓人陶醉於劇情的歡愛中,不論是殺人的、做愛的,不保留的方式拍攝,也不會讓這些場面成為一種「刻意出現的表現」是韓國電影的亮點,更是在看這些類型的電影時對韓國電影的期待。

Read More →

fx_fphk44417522_0002

在沒有看過《踏血尋梅》前,我一直希望這獎是給張少懷。一看完《踏血尋梅》,我想白只就是我認為最有機會拿下這個獎座的男配角。如預想的,他實至名歸。

許多報導把白只在《踏血尋梅》裡的丁子聰,描述成「殺人魔」實在讓人傻眼。殺了劇中的王佳梅,頂多就是成全王佳梅想死的心情。但劇情裡確實有一段是模糊地帶,會帶著人往「殺人魔」去想這個人,只是這到底是無心的還是有意塑造出這個「殺人魔」的印象,那還真得去問編導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