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到底,這部片子為什麼只入圍了金馬的男、女配角?拍一部跨性別的電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能拍得夠大膽、夠直接、夠細緻,就有極高的難度了。《翠絲》是一部足以讓人起身鼓掌叫好的的電影,香港能產出這樣一部跨性別的電影真是了不起。

從《危險心靈》看黃河,到最近的一部他戲份比較多的,是他與陸奕靜一起演出的《原來你還在》,當時非常期待這個故事,想看看黃河長大一點的演出,會是什麼樣。後來《紅衣小女孩》的系列,不是我熱愛的題材,也就略過沒有太多深刻的印象,再看《翠絲》時,長髮及肩的黃河,笑起來還是有《危險心靈》裡謝政傑可愛的樣子,多了幾分成熟,有點帥氣還有些妖嬈,十足的迷人。 Read More →

沒看過第一集的小女孩,也不愛這種恐怖片,裝神弄鬼的。朝聖去看了第二集,除了最後的動畫太飽滿,以及不喜歡人嚇人、暗暗黑黑的、音效大的部分,但主要的故事主軸我還是挺喜歡的。

大半的恐怖片,都喜歡用聲音來製造緊張的氣氛,再加上剪接出突然冒出來的東西(任何),營造出來的效果,就差不多可以嚇人了。偏偏我不喜歡這種手法,正常的生活中,才沒有動不動就冒出來的音效,在越安靜的環境裡,光是聽自己的腳步聲都覺得可怕。 Read More →

原文寫於facebook

沒想到,再見黃河,他已經脫掉《危險心靈》裡的稚氣,扮起了假活佛,臉上坑疤、痘痘,讓人想起那被體制折磨得半死,讓我不敢多看一眼姊夫溫昇豪當年在《危險心靈》裡那般令人厭惡的嘴臉。

沒想到,再見潘親御,他已經從《囧男孩》裡小小的騙子二號長成《原來你還在》中沒有家庭溫暖的小跟班,不禁會想他從《囧男孩》來到異次元的現在,會不會更嚮往與騙子一號在圖書館裡的年紀?

《原來你還在》是個相當有趣的題材。詐騙故事台灣電影不少,但從宗教面切入的不多,多半都在講詐騙過程中好笑或不好笑、悲慘或不悲慘的橋段。很少像這個故事那樣,幾乎是忘記「騙」這件事,而著重在「騙」這件事中,兩造的心態。

到底是騙子可惡還是被騙的人一往情深呢?有時候,心甘情願的在謊言裡活著,說不定能讓自己更舒坦些,好讓自己更有往前走去的動力。

這跟台灣以往的電影很不相同。在騙與被騙中得到的自我療癒,沒有遺憾也沒有悔恨。唯一卡卡的部分是大慶演起來有點不搭,過往的影像剪接得不是太流暢。

《原來你還在》My Mandala/2013
導演/編劇:楊南倩
演員:大慶、黃鐙輝、黃河、陸弈靜、潘親御、王道

圖片來源:原來你還在facebook

P.S
看完後燈亮,只有四個人。我只笑著說:「會來看這部電影的人應該都怪怪的吧!」(XDDDDDD,我可是捨《白日夢冒險王》和《風暴》來看,我想它撐不過這週,約莫週四就下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