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荒木經惟的作品,是《寫真的話》(木馬文化出版),覺得這位先生的攝影作品實在是太前衛了,有點消化不了。直到開始拍照以後,拿起幾個日本攝影家的作品來看,看到荒木經惟的《走在東京》(麥田出版),才看見荒木經惟眼中的街景,有迷人的日常,像《東京日和》,島津與陽子的愛戀。

大概是數位時代,帶來太便利的攝影工具,「拍照」成為一種「隨手可得」的習慣,加上攝影器材的日益精進,只要構圖能力不差,都可以拍出美美的照片;只要光線夠好,快門一按無處不風景;只要濾鏡一加,人人都好像是個攝影高手似的。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18(EOSM3)-7

一直惦記著姊姊來大阪時,要找一天要去京都過一夜,但房間沒有訂。比價、挑位置,希望找一間舒服一點,時間上可以配合的住所。看了一整夜,始終沒有下定心,起床後才速速地訂下一間在梅小路公園附近的民宿。

拿出前一晚在京都マルイ超市買回的沙拉當早餐,吃完出門搭車前,繞進車站下的超商領取在amazon.jp訂的鋼筆墨水,好在路上停下來寫明信片時,替筆換上新色。 Read More →

二○○一年台北國際書展,我期待很久的一本書,孫梓評的《如果敵人來了》,終於上市,我跑遍了所有城邦集團的攤位,一館的《如果敵人來了》居然銷售一空,我提著大包小包的書,再往市貿二館走去,終於買到梓評的詩集!我喜歡詩更甚於散文,我喜歡短文,更甚於詩,很奇怪的邏輯吧!簡單的說,我就是喜歡簡短。所以閱讀跟聽音樂比起來,我會較喜歡後者,而梓評的文字,我會更眷戀詩集。

《如果敵人來了》這本詩集,是梓評的第四本作品,正四反一的編排(很難解釋正四反一是什麼!)黃郁欽的圖畫,搭上梓評的文字,一種很鮮明的感受,似乎從圖案裡,我們就能明暸梓評要說的話,還有心情!也許有人會說,我說反了,應該是文字為主,圖像為輔啊!其實,我們都是圖像思考的動物,只是看誰能夠把自己所想像的畫面,化為文字,最重要的是,書寫的人,能不能用文字喚出讀者心裡的畫面!

Read More →

遇見梓評,是因為遇見一個人,所以,我接觸了很多寫書的人,或者,寫作的人!我不是那麼愛看書,但我卻很容易喜歡一本書,而我,進而戀上了寫作。二專之前,我很愛圖圖寫寫,包括了現在電子報裡的小圖,都是我在高中青春歲月裡,一再修改,然後,變成我最愛畫的圖。從前,我很喜歡畫各式各樣的人,但是,自戀為主,我喜歡畫自己的樣子,然後寫上日期,加以護貝,最後留著,或是送人!很多人跟我要過我畫自己的小人圖,但是,我從沒給過!

Read More →

《冒險的夏天》從書局領回,四十五度微傾的身軀,一起進入這個冒險的季節。

一朵朵潔白的雲 一片湛藍的天
一雙赤腳 步過一個炎夏

二十九度,應該是有些悶熱吧!像是夏夜剛開啟冷氣的房裡。公車裡,那位心細的大哥,駕駛著飛翔的老公車,聆聽著年少的心情。

畫上句點的那一刻,其實我很想輕輕的問一句『後來的交集』

Read More →

(寫在書出版之前!)

『林‧育‧丞』出書了!《著‧迷》二○○○年五月底上市!從育丞的自序,我深深對育丞著迷了!

我有一種習慣--在街上看著過往的人群,聽著這城市寂靜的呼吸,沒有人理會,就像自己一個人被擺在角落的心情!很喜歡一個人的安靜,一個人歌唱,一個人出門,一個人……一個人在安靜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和自己對話,聆聽自己的聲音。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