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12

在那個梯上,我曾來回的爬上爬下。在NBA季後賽的時候,曾坐在梯後的那棟樓往下看正在上課的同學,我們在那樓看季後賽,同學在上課,那不是童年的記憶,而是邁向成年的最後一年,那時我們不記得童年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這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計畫」,是「台北愛樂管弦樂團」(以下簡稱台北愛樂)在八八水災桃源鄉四所國小(建山、興中、桃源、樟山),一所國中(桃源)的安置校區(和春技術學院旗山校區)做的一個心靈藝術陪伴的計畫案。同時也與「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華心)一起在這裡做心靈藝術治療。十月七日是這個計畫案的第一場,預計持續一年。 Read More →

甲仙,往小林-6

我沒有想過那麼早就會走到小林村去。我本來以為我會先去六龜的。因為旗美社大的工作人員要上甲仙,問我跟不跟,我想去看看好了,沒有看到那些景物,是無法想像那些電視、媒體看到的,究竟是什麼樣子。(即使看見了,也完全沒有辦法想像水來的那天,而且不會敢往下想下去。)那是0915的午後,搭在不是四輪傳動的車,走向原先規定只得行駛四輪傳動的甲仙。 Read More →

從台21線到美濃-6

一早出門前,我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遇見鄰居媽媽,她問我:「你要去哪裡?」我說:「旗山、美濃。」她問:「去救災喔?」我笑著說:「沒啦,工作。」用著還算可以的台語與她應答,說出「工作」兩個字時,是心虛的。但我總不好意思說,去那裡幾天,拍照、寫字。我想,她會很難理解吧!一如我無法正確的跟媽媽交待此行的目的為何。 Read More →

20090904旗山-1

今年七月,正在忙世運的事。某天在外面用小筆電,朋友問我一個案子是否有興趣。然後就跟旗美社大的人搭上了線。那時正忙,以及手邊的案子一路排到八月底。我們喬了個時間,說八月底我到旗山、美濃一趟,談談案子,以及到那個鎮上住住、走走。我一直在想,我要騎著小摺,到個各鄉鎮看看,拍照。第一站約莫是有同學住的大樹,第二站或是美濃。那不一定,就依心情。 Read More →

明明是看了第二次的電影,明明知道哪裡會爆淚,但是就怎麼止不住眼淚。從一開始出現的黑白,就一直忍著,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黑白畫面的力道如此的大,一直到天橋上爸爸被壓在地上時,我才讓眼淚滑下來。我老笑說這部電影很好哭,哭很大,哭不用錢,就像電影走到最後,各處吸鼻子的聲音不斷,就知道它有多好哭。 Read More →

[20090726世運閉幕]

可能是太多照片和文字,讓人誤以為我打從一開始就很投入世運的那些行動中。其實,我並不是一個真的那麼積極參與的人。說穿了,真的只是「因緣際會」那樣而已,可是也就著這個因緣際會,你看見了很多很多你看不見的,從那些你、我、他身上,也參與了你本來以為會空盪盪的那些。最後認真的,以這個城市為榮。

這兩天還是會跟人聊著世運,每次講到我不是一開始就很積極的時候,總會讓人大叫說:「看起來不像啊!」我說:「是喔?那不然我看起來就是那麼熱血嗎?」對方總點點頭。或許該說我自認為我還不夠投入,也還不夠認真的想與這座城市榮辱與共吧! Read More →

[The World Games 2009/2009世界運動會]

開幕前一晚,為了要放鬆一下,騎著小摺經二聖路至民權路再到新堀江,最後轉往鹽埕區買個相機+筆電的包包,如果沒有特定的行程,多半都是騎臨港線的自行車道到鹽埕區的駁二藝術特區。明知道騎小摺會花掉很多時間,但仍然為了運動一下在市區穿梭。高雄這城市,有些人說沒能感受世運的氣氛,也有人不屑這場盛會。無妨,停在高雄女中等紅綠燈時,突然幾發煙火向上竄,路人停下,才想起世運期間,這裡每夜都有煙火施放,也不明白為何,時間有些早,七點多就放了一回。

還沒九點,回到愛河的橋上,停下,拿出相機當DV,按下錄影,隨著來往的車輛伴著那橋的晃動,看完精采的煙火,打道回府,準備世運開幕的到來。 Read More →

[世運主場館音樂會]人山人海

四月就跟torasan買好去世運音樂會的票,等著520這天到來,想進這一個日本建築大師伊東豐雄設計的場館,一探二月封館未能看見的樣貌。除了伊東豐雄的設計引人注意外,最重要的它有我最想要的「太陽能」屋頂。很期待自己的家也都是太陽能屋頂,所有的能源都是靠這自然來供給。

若不是因為torasan很愛看一些有的沒有的展覽、藝術表演,窩在高雄的我應該會很孤單吧!我沒有什麼在地的南部朋友,能這樣東奔西跑玩耍的伴幾乎沒有,別說有沒有參加過什麼高雄大型的活動,就連出門也沒什麼動力。原本我對這種人多的活動一點興趣也沒有,是torasan邀約一起買了票才決定520當天一起出門。 Read More →

我一直在想過去的那二十幾年,高雄,究竟對我來說是什麼意義?在他方,它是家鄉,在這裡,它是一座充滿我及我的生命的記憶。唸書的時候,我時常騎單車,在巷弄裡鑽,從家門到學校,從學校到任何一處我放學、上學,偷偷溜躂的地方。

我以為,我知道的小巷、小弄、小景色,會比別人多,我知道的會比別人清楚,結果不過只是一個自以為是的想法,就像我在這城裡發現這個我幾乎只要出門就會路經的鐵道的美麗那樣。

Read More →

(2009寫給高雄拍片網)

高雄南端緊臨前鎮、苓雅、鳳山、五甲的「崗山仔」,被高雄第一臨港線從凱旋路隔開西邊的「籬仔內」,北邊則緊臨著鐵路局高雄機廠也隔開崗山仔與苓雅區。高雄機廠南端靠二聖路、凱旋路口尚未開放給一般民眾進出時,崗山仔及它東邊的鳳山居民只能仰賴一心路以南或是高雄機廠以北的路口,通往高雄市中心。

早期高雄港的貨物列車利用第一臨港線來運送貨物。2003年時曾開放嘟嘟火車以環狀方式環繞高雄市,曾經讓許多搭人搭著火車經過自己居住的路段,以及讓外來觀光的遊客可以這樣環狀的方式,看見高雄市中心以外的景色。因為第一臨港線與高雄捷運部分路段的興建有所重疊及嘟嘟火車的停駛,讓它又恢復原來運送貨物的功能,不再具有觀光作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