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頭我特別選了一首昊恩家家的《記得說再見》)

趕在凡那比摧殘台灣前的九月十七日,我們出發往桃源鄉送書。聯絡時,我們被告知,在桃源國中(桃中)等車帶我們去樟山國小(樟小),出發時,學校主任來電說路的狀況很好,我們要走河床路去到樟山,艾咪老笑說「南橫公路」改名叫「河床路」,我最遠到過桃源國小(桃小),對於「河床路」完全沒有想像,不知道是怎麼走在河中間。

等到我們去了樟小回到桃小,主任才告訴我們,那河床路才剛能走沒幾天,不然得要走一個多小時且很驚險的產業道路,繞過半邊山,才能到達樟山。 Read More →

這一條路的漫長

二〇〇九年的春天,跟朋友約在前鎮的某一個小咖啡館,在恍惚的精神下,我沿著臨港線草衙段旁的翠亨北路一直往南直行,看著原來筆直的鐵軌,轉了個彎橫過翠亨北路,便跟著轉了彎。過彎以後看著高速公路的尾端,是我從前專科上學,每天早上搭乘校車,離開高雄市的起點。還來不及騎到那,便在路中摔了車。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7-16

因為總總的因素,這場活動,錄影錄到一半,照片也只拍了未破百的數量,我坐在階梯上和小朋友一起,說話。度過這個讓人沮喪、無力的下午。也沒有為什麼罷工,就是有一種不斷思考「這麼做真的有幫助到孩子們嗎?」或者「對孩子來說,這樣的一個下午到底是什麼?」於是我決定收起攝影機,拿著相機,與坐在階梯上的孩子們看著在玩遊戲的那些孩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6-149

午後才剛走到大門口的樓梯前,突然看到一輛貼著「台灣高鐵」字樣的小廂型車。我們以為高鐵的接駁車何時那麼貼心的接送到旗山來。下車的小姐問我們:「你們是今天來表演的台北愛樂嗎?」我們沒猶豫的點了頭,雖然不是表演的人。閒聊一下才知道馬小姐是台灣高鐵公司高雄地方關係部專員,因為台灣高鐵贊助了這場演出的高鐵費用,所以她特地到旗山來看一下這樣的表演是長成什麼樣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5-1

每週三的活動裡,我和Amy互相有幾件大事要做,我是現場拍照、錄影的人,她則必須去了解一些學生的相關事項。像是再不久後的時間,又有一所學校要返家,剩下另一所未知的茫然的消息。我通常會在活動的最後,得知一些不停變動的決定。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4-44

前一週因為學校的考試,音樂表演暫停了一場,再到學校已經是有些微涼入秋的天氣。這次輪回一二年級的小朋友聽表演,前一次他們還沒換上如這次的新制服。剛到的時候,見著階梯上沒有小朋友,就問老師:「今天沒有觀眾喔?」老師笑說:「有啊!我去叫他們出來。」然後就看見小朋友們在教室前整隊,被帶往階梯上坐下。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3-78

進行到第三場的藝術陪伴活動,身邊的人紛紛的問我:「有什麼成效嗎?」我答不出來。因為我不是專業的心理治療師,也不知道究竟要怎麼看那些所謂的成效。但我知道的是小朋友在聽音樂時是開心的,我在拍照、錄影時也都是開心的。雖然整場下來是完全不能休息的,但最不累的,就是那一個半小時的活動。
Read More →

甲仙,往小林-57

【柏油路碎掉了!】98.9.15/甲仙鄉
柏油路碎掉了,像是一塊一塊的巧克力餅乾包著花生醬,散落一地,
柏油路碎掉了,路上的石子舖在它的上面,是餅乾上的小芝麻,
柏油路碎掉了,我無法拾起一粒砂,就像我無法想像,
那通往更山裡的人家,是怎麼逃出去,又該怎麼回家,
或者再也沒有人看過他!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2-71

故事的開始,總是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有森林和動物,還有那些專注聆聽的表情。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第二場的藝術陪伴,在10/14的下午開始。剛到學校時,看著幾個小朋友用右手揉著左手的臂膀,說是去打了預防針,問他們痛不痛,有的笑著搖頭,有的則是還垂著兩行淚。校園裡的感冒有些蔓延,幾個老師也受不了,掛了病號。校園的下課鐘聲響起,同學們陸續的出了教室,在老師帶隊下,來到了看表演的階梯上。 Read More →

手上這台DV購買前,我收到風潮的E-mail,問我有沒有對這樣一個「Hear! TAIWAN 聽‧台灣 說自己的故事‧聽台灣的聲音 My soundscape stories of Taiwan」的活動有興趣?我說有。不過我還不確切,我能否有拍小短片的功力,以及是否有著符合水準的水平。但它確實是吸引我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