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12鐘庵-5

至鹽埕區吃飯,總是吃些名家、老店、路邊攤,要能久坐,我便會到鐘庵日本料理。

這是一個住這附近的朋友發現新開的店,吃過一次後,與朋友相約在鹽埕區碰面,就會挑選鐘庵吃吃日本料理。 Read More →

20130208就吃一盤羊肉燴飯-1

羊肉燴飯給我的記憶,一直都是這家位於不夜城的小攤。我幾乎記不起其他地方吃過羊肉燴飯的印象。

來這裡拍照片時,我並沒有點任何一樣東西,只問了老闆可否拍照,再問有沒有人點羊肉燴飯,我只要拍這一道。老闆笑說:「有,外帶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啊!外帶的羊肉燴飯,更顯這個燴飯的分量! Read More →

20130207王拓好好吃-16

每次我要吃王拓都很苦惱。

王拓是一間高雄特好吃的日式料理兼碳火串燒店!有一次姊姊跟我說有這麼一間店,問我有沒有吃過,像我們這種家裡有媽媽會作飯給我們吃的人,通常都不太可能有機會吃外食。 Read More →

20120630IIIDOL 我我偶像 @駁二-12
硬要放我愛的鯊魚頭來當主圖。XD

前言:
至今。我稱讚過的駁二的展,不多。但有那麼段時間,我走駁二像走家裡廚房一樣。我帶人去那裡,也像是必經路程。那是一個打造高雄藝文的新起始,卻也是我一次又一次用很高規格標準來審核高雄的地方。

在這個只要有陽,怎麼拍怎麼美的所在;在這個只要走著走著,就可四通八達到西子灣、鹽埕埔、愛河、苓雅區,或者由真愛碼頭乘船到旗津的地方;這個戴立忍在《不能沒有你》的映後座談裡講的幾十年前的禁地,已然成為一個無時無刻都有人潮的藝文場地、單車路線、觀光的必經景點。

但駁二,總有些什麼氣味在變。展覽的主題、概念,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展復一展、The wall 復 The wall的經過以後。某些信仰、某些執著、某些崇拜,都在時間中,被耗掉。我心裡的高雄,也一日日的慢慢地只存留在我心中。而駁二,已不再是07年我回來高雄時,那個駁二。反而更像一種什麼都想要,卻什麼都無法好好呈現的駁二。

(本文開始,對不起,我太久沒寫字。話多XD) Read More →

阿蘭的麵-10

十幾年前還在唸書時,媽媽忙碌著工作無法下廚,她會喚我去買食物。我總是有固定路線,今天可能吃巷口好吃的什錦麵,下次可能吃市場外的自助餐,再下回,她會叫你去買阿蘭,但她一定不是說「阿蘭」,她會說:「就那家啊!中街那家啊!」 Read More →

金長興家常好味道-7

看過日劇《HERO》的人,都會記得劇裡的酒吧,有一個不管客人要什麼都說「有啊!」的酒保。第一次D帶我到旗山老街尾這家「金長興」吃飯時,她跟我說:「這裡沒有菜單。要吃什麼、有什麼都要問老闆。」

沒有菜單要點菜很不容易,平常外賣吃的飯菜,便當選主菜,配菜要擺出來任你挑,有菜單的依照菜單點,連個燙青菜還非得問店家有什麼菜才能選。就連在家吃飯,媽媽煮上桌的飯菜,還不一定可以說得出菜名來。 Read More →

斗六冰城好好吃-2

每一次被質疑「你到底是不是高雄人啊?」我總有一些羞愧。住在這城的十歲到二十歲間,所有的假日我都必須在家裡工作,好替母親減輕一點壓力。二十歲以後,我離開高雄,在北城居住、工作整整七年後才又返回南方。對高雄的記憶,是零零星星的童年,一台偉士牌載全家出門的記憶,模模糊糊。 Read More →

旗山老街很好吃啊~-34
有時候你會發現整個台灣長得很像。很像的意思是「創意市集」、「老街」、「跨年煙火」,還有諸多以觀光及人潮吸引人的那些,都長得很相像,也擁有太多相同的元素。在旗山唸過書,在八八風災跟旗山有些交集,在後來為了這篇週記回到旗山重新的走一次以後,我在想,旗山老街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