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26黃埔、誠正國小-2

真的對電影、紀錄片這種東西沒什麼抵抗力。明明只是去影圖拿個票券,便在館長熱情的解說下,買了「影像高雄。消失與重生」這個系列的紀錄片。原先我只是看到樹科大一本有黃埔新村的刊物,問有沒有販售,結果館長剛好在,便推薦我這系列有講黃埔新村,就買回家看。

好巧不巧,裡面剛好是農曆新年的時間,在除夕夜看來還滿有感覺的。 Read More →

20151104MLD Reading-1

MLD台鋁倉庫打從電影院開幕以來,我已經記不起我去過幾次。

一直很期待電影院旁的書店、生鮮賣場開幕,想看看這個團隊會打造出什麼樣的閱讀氛圍,是不是跟它的電影院一樣走出自己的路。

MLD Reading,仿照誠品的風格,以黑色為主調,再以黃色燈光打向書本,整個文青味中,還加入與誠品比較不同的華麗氣味。 Read More →

11059958_630179203749814_4184242146932072596_o

沒想到還未滿一年的高雄氣爆也出現在這部電視劇的最後。

其實到後來的過分戲劇化,已不是我原來喜歡的調性。如果你曾經看過有些主角有很多個但劇情可能只有十集的日劇,你會發現它們都有共同的節奏,每一集給一個主角一個事件,而且非常明顯的輪替發生,彷彿現實上的「事件」都是輪流,而從來不會強碰似的。

《出境事務所》倒也沒有這種「嘿我們來輪流吧!」的問題,但調性就是一個一個接續,而且每個事件都超戲劇化的。啊不是本來就是戲,當然要戲劇化啊!喔,不,它好看的地方就是你不會覺得它是戲啊!最後連多元成家都出來了我的天。還好卡了一個麥笑爸爸在,不然我還真認為同志萬歲、多元成家萬歲了。(就不討論時間序有點混亂的部分了。)

扯遠了還是回來講「說再見」這件事。 Read More →

1525690_355214191356589_3440828941698934861_n

《愛琳娜》正好在我出遊日本期間上映,很怕這樣的片子撐不了一週,還好幸運的還撿到一點點場次,在今天去把它看完。在此之前,朋友貼來的訊息,說《愛琳娜》的評價兩極,所以他還不敢去看。我倒是問了去看過的家人對電影的心得。我記得她剛看完的時候說:「可惜了高雄和演員!」

要從後面說起。

最後那場抗爭我滿喜歡的。喜歡,倒不是劇情,而是它把警察放進抗議群眾裡,並想像著靠北好多人都會來聲援,好美好的狀態啊!每一個都更背後、每一場勞工抗議的場合、每一個為自己權益發聲的活動,除了警察,怎麼可能沒有反方?朋友問我:「為什麼沒有媒體?」我想了想說:「在高雄,屁啦怎麼有人鳥你!」(事實上在台北也可能只有公民記者)沒有對立面的抗爭,好像太美妙了一點,但我很喜歡這場就是了,像是活在小小的幻想裡面!(而且高雄的警察真的比較草根,也比較黑,應該找很多戴立忍來演!XDDDDD) Read More →

201506GO TO JAPAN DAY 1 0605-1

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的出國,是這樣開始的。

離開高雄的時候,溫度很高還是罩了一件薄長牛仔衣。搞不懂日本的天氣,帶上一件至少是長袖的,免得旅程還沒開始,就感冒掃了興。

上一次從高雄出境,是2008年8月去香港的時候。我把護照掉在出境檢查的X光機台前,飛機起飛前機場到處都聽得見我的名字,叫我回頭去拿護照。被罵到臭頭,卻還是改不了掉東西的習慣!

這真的不是粗心,比較像是太緊張地想要弄好每一件迎面而來的事,還是漏掉其中一件。最重要的那一件。 Read More →

IMG_2765

貓在天亮的早晨抓門,抓醒我的夢,這貓已陪我睡了三夜,夜裡我還不懂牠為什麼在我房門外一直喚我,我把牠抱起許久,直到牠想掙脫。直到我爬上床,牠跳上床,踩一下我的肚子,便依著我的小腿,尾巴晃著、我把玩著,雙雙入睡。 Read More →

10516857_1463663857229196_5083513624496237500_n

高雄氣爆以來,經過氣爆區域,總會看到大批慈濟人以及在各個救災所成立的慈濟救助單位。

這幾天,雨下得讓人心慌,前鎮區在氣爆區段上的居民,因為凱旋路上的水排不出去造成不少淹水的災情。災情多半都在凱旋路以西,而凱旋路以東,大概會出現在瑞隆路和一心路及凱旋路的交界。

前幾天回家的時候,就發現三三兩兩的慈濟人,在凱旋以東、瑞隆以北掃街。心想:「這個區塊沒什麼事,頂多就是出外的交通不便,為什麼慈濟人在這裡?」 Read More →

IMG_0422

六月的午後,天空長滿灰黑的雲,雨落不下來,空氣裡的黏膩感使人發狂。我找不到泳褲,再半小時我不出門,就連一分鐘的水都碰不到。雨季,只要不打雷,市立游泳池都開著,只要雷聲一響,游泳池的電話也會無人接聽。

我找不到泳褲,翻遍著兩坪不到、堆滿書與衣服及一張電腦桌和無用卻占據四分之一空間的衣櫃,就是找不到泳褲。進房間前打開了電扇,翻遍房裡一輪,關上電扇,走到另一個房裡找,打開電扇。我確定不在這個房裡,但始終想不起它被扔到哪個黑洞裡,憑著印象裡以為有走過的位置,又尋找了一遍,關上電扇。 Read More →

2011 In Thailand DAY 01-11

二○一一年二月,從有點寒冷的台北,飛到台灣夏天般的泰國,玩了十一天,從曼谷到安帕瓦,住了水上民宿、逛了水上市場、去了鐵路市場(美功),然後再搭八個小時有臥舖的火車到清邁,租機車晃了一天半,又搭了十二小時的客運回到曼谷。

在曼谷,感覺到的氣味就是「觀光」,整個城市都是為了觀光而存在。若不是因為還逛了一些這幾年聞名的藝術、設計中心,曼谷剩下的就是那些不再是以文化之名被朝聖的佛寺、撿便宜的拷山路、搬零食的大賣場,順便伴隨著路邊著觀光客的計程車和摩拖車載客的騎士,和一旁正在抗議的紅衫軍擦身而過。

出國,對容易在不熟悉的環境感到焦慮的我來說,是很緊張的,像是要搭兩個小時的小巴,到美功看鐵道市場、到安帕瓦住水上民宿因為不熟路還上了摩拖車被載回民宿,但是都比在曼谷市區趴趴走來得有趣許多。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