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TOKYO DAY4 0921-86

2015年第一次一個人出國去東京,從機場搭NEX進市區,可能是太緊張,便把那個有四台相機,以及超過25萬日幣的包,留在我的位置上方的置物架上。我請站務人員幫我查到這班車最後一站是高尾山駅,日文發音也是たかお(高雄的日文也是たかお),便覺得十分湊巧,心想下次到東京,一定要到高尾山走走。

2017年6月底進駐工作室,生活、工作,以及搬家和整理工作室,還有那時已經胃痙孿許久、剛開始的頭暈都讓心裡被壓迫至極!「我得離開。」我對自己說。我得離開無止盡壓迫自己的那個自己。我簡單地訂了五日的機票和住宿,還是帶著工作需要的電腦,抵達東京的谷在家、一個中國人的房子住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