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貓妹200903~202205

活著

一直到了父親過世後,我才對於「活著」有了另一個認識,或者說應該是父親突然的死去,讓我終於明白了「死」就是那麼一瞬的事,在還能活著的時候,盡可能的好好活好每一天。

◯四年,那是我第一次向其他人表露出「活著什麼都沒有興趣」的意識,在那之前的二十多年人生,我都不知道「活著」到底要幹嘛?我只是很努力的,過著不給身邊的人找麻煩的日子。

當時的女友有七、八隻貓,朋友偶然撿到貓,她想著讓我養貓,也許我對「活著」有另一種想法。我收了兩隻貓,其中一隻跟前跟後的,讓我從一個生物身上,獲得了一點「活著」的感覺。

Read More →

原寫於2016.03小刊物,2019.01.10修改於弟弟死後一年又三十三天。

2004夏天。上班時間一通電話劃破安靜的辦公室。誠品打來,是半年前面試的錄取電話。原先的工科教科書的排版工作已經駕輕就熟令人感到有些無趣,便想挑戰不同年代都是文青們趨之若騖的殿堂,才投履歷到誠品。

從三重住處到信義區誠品,每日早出晚歸,早上八點出門,夜裡九點有時候還離不開辦公室。有時候接近十點,才能吃著晚餐。試用期未滿的每一天我都焦慮著大老闆到底還要退我稿幾次?我緊張的想不出任何一條文案,有趣的、吸睛的、老闆要的。每日每日不知道究竟幾點才能下班?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