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看國片是不可以抱太大的期待的,就好像我看《盛夏光年》前,是不抱任何希望的。結果還算可以接受,比預期的好一點,但也不是你要發誓它很好看的那類。

過年,反正沒啥事,就連短短回家兩天,也可以租個片子看。去到同學家開的出租店,發現沒啥好租的,便想起《盛夏光年》還沒看,那就租來看看吧!不料,《盛 夏光年》前一天剛被租走,只好等看看啥時客人還片囉!等到回家時,又接到同學的電話,再匆忙的到了出租店,取回《盛夏光年》,才在無人打擾的夜晚,好好看這部電影。

期望過高,真的不是對國片的態度,過多的期待,好像只會磨損自己對國片的熱情一樣。於是看《盛夏光年》的時候,就打定「它並不會是一部讓我喜歡的電影」來看,最後是沒有驚豔也沒有失望的結束了這個電影。

實在是同志電影在台灣過於泛濫,而其內容又過多是自古以來的電影情節一再重現,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別說是同志片,台灣電影一整個就是這種調調,讓人很受不了的想要問:「丫是怎樣,生活在這裡的人,最好都是那麼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

我其實並不在意「青春」、「同志」這兩個議題是如何被拍攝的,我比較在意的應該會是多面向的故事內容。你說男男女女戀的掙扎、男男女女戀的摸索與確定、異男異女戀的幸福與被拒後的痛苦……等等生為人會經過的情緒,是很生活化也很習以為常的,只是在這樣的情緒裡,要怎麼說一個故事,才能說進人的心坎?才能真的讓人深切的感受到劇中人的一切?

《盛夏光年》從原著看,就不是一個可以讓人很深刻感受的故事。(當然,有可能是我先看電影的關係。)情緒處理的太直接,太過「確定」。好像是依著什麼模式,改了名字、改了場景,就變成一個新的故事一樣。可這樣的故事並不會亮閃閃的讓人拍手叫好,因為有歷經過的人,總是知道,那些並不能那麼直接的被曝露,也不是那麼被確定的被進行。

這就好像,正行喜歡守恆是注定的,他注定要悲慘的聽到那個壓在他身上與他做完愛的人跟他說:「你永遠是我最好的朋友」。這是哪門子的故事進行手法?如同菜沒煮過就上桌的感覺,更可惡的是菜明明煮過,卻完全沒有感覺它被煮過,就被擺在桌上一樣。若要從這個角度看,守恆就是個王八蛋,可是他是嗎?在劇中,應該不是的,但是,是哪裡少了?少掉的那個部分,是沒有舖陳到的。

若是再換個角度看。慧嘉呢?這個角色的存在是為了什麼?讓正行正視自己的性向?讓守恆在正行不再出現的時候,不再孤獨?(笑,這時候真想罵一句那個電影的文案:什麼叫做『沒有人是孤獨的?』)感覺上,慧嘉這個角色倒楣了一點,變成攪和別人感情的人。但她有嗎?又好像沒有。就是這樣的,才會讓人感覺不到,這電影到底要演啥!

坦白說,這三個人都演得還挺不錯的,角色也夠真誠,只是這些真誠都少掉了一些什麼,所以顯得情緒及情感薄弱許多。而這樣的薄弱,就讓整個青春無敵的故事,變得一點都不青春,不無敵了,剩下的是,那樣慘白沒有主軸的畫面。而畫面就只剩下畫面了,連留下深刻的感動,一丁點都沒有。

這齣電影,沒有一開始想像的不堪,但在電影結束的時候,想知道「然後呢?」

然後,這樣的電影還要拍多久?然後,這樣的情節還要有多少?然後,除了這些孤單、寂寞、黑暗、痛苦、壓抑……我們還剩下什麼?然後,同志的苦澀,還要這樣粗鄙的留待我們青春記憶多久?然後,愛戀的一切,還要有多少的深淵要落下?

不知道。但我們的年齡會長大,我們的青春會過去,可是這些一再重複播放無可救藥的自憐,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我不知道。

盛夏光年( Eternal Summer )
2006出品/前景娛樂
導演:陳正道 編劇:王紀堯、許正平
演員:張孝全、張睿家、楊淇

《盛夏光年》電影官方部落格
《盛夏光年》官方影音部落格

P.S
又有幾部同志片要上檔了。是怎樣,台灣沒有別的故事可以拍嗎?
台北啊!下大雨。各位啊!你們的年假剩四天,好好把握啊!

換日線的話:是說,花蓮真是美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