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果然如是@善理書坊-1

如果一本旅行書充滿隨手用黑色線條畫出的地圖、食物、風景,會是什麼樣子?你會不會如同看那些照片編排而成的旅行書籍那樣,起了動身出遊的念頭?跟著那些線條的指引,到達那個作者筆下的地方?那可能是一間書店,可能是一份早餐,也可能是毫無安排的出發。 Read More →

[masaloft]不寂寞

老母有一回把我剛從書店買回來的書,直接丟近廢紙回收裡,我悄聲的撿起。有一天,我跟她說:「媽,我雖然小時候不看書,但是我現在買的每一本書,都是我要的,不要的我會拿去送人,妳可不可以丟書的時候,先問過我。」我理解她的無奈,因為書總是東丟一本、西丟一本。 Read More →

img_8824

照片讓人驚奇的地方,並不是通常人們所認為的「時間定格」,恰恰相反,每張照片都重新證明時間的綿延連續不可停留。

──溫德斯 Wim Wenders

認識溫德斯的作品,多數人是從電影開始。特別是從色彩多樣的古巴、《樂士浮生錄 Buena Vista Social Club》開始認識溫德斯。我也不例外。因為那樣美妙的樂章,對溫德斯的影像,也有了最深切的記憶。
Read More →

ishot-1

這是一本偶然買下的書,也是意外好看的一本推理小說。就在一個不成眠的夜晚裡,伴著早先知道的結果,一路抽絲剝繭的回溯案情,直到最後,即使知道來龍去脈,卻沒有一種暗情揭露的明朗,反而是一寸又一寸的陷入那些人性的膠著中! Read More →

11111是誰跟我說這本書不錯?我也忘了。還是其實是我自己翻過之後就買了?不記得。

前幾年在書店工作時,陳寧的書被問了幾次,我沒怎理會,知道她的書好像不錯,許多人詢問,就是從沒翻它一眼。不是那種興趣缺缺,只是恰好沒有翻起,等到拿起這本《風格練習》時,才發現她的文字讓人著迷,每篇短短只占兩頁,可以不用害怕這個段落沒有讀完,下回要重頭來過。於是也不知斷斷續續的讀了多久,才把它讀完。 Read More →

父親的手提音響傳來姜育恆的《再回首》,那日我坐在他的房間裡聽著這首歌曲,忘了是怎麼樣的,他應允我買下張雨生《想念我》那張專輯,然後我看著六四的新聞在眼前不斷播放,聽著那首《歷史的傷口》,哼著專輯裡的《沒有煙抽的日子》那首歌。那年我也開始喜歡小虎隊,喜歡起聽音樂這件事。(這篇很碎唸,不耐煩不要看。XD)

聽流行音樂這件事,其實就是喜歡跟著哼,聽不懂什麼音樂好不好聽,誰的合音、編曲有什麼多了不起,說得出來的,大概就是對歌詞有些點心有戚戚的感覺,再者,《青蘋果樂園》裡的霹靂虎一個翻身,迷倒的是一群小女孩,當然也還有衝著大家都愛,自己怎麼可以輸的心態,也就跟著哼、跟著唱、跟著喜歡。在盜版行盛、MP3尚未出現前,小虎隊賣個幾十萬,四大天王(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動不動就要比一下誰要破百萬,流行音樂的那些歌,在學校裡怎麼可以說不會唱或不知道!

當時,中廣流行網的羅小雲,週五要播報排行榜,週六拿著抄錄完整的「知音時間排行榜」到學校當個播報員,可說是一種情報的指標,週六下課回來,晚上胡瓜主持的金曲龍虎榜又是另一個流行音樂的榜單。在學校裡,還有不時會有寫著明信片的同學,準備用自己手上的明信片,替自己的偶像投下一張決定排行榜名次的票。大大小小的音樂榜、許許多多的綜藝節目、廣播節目,無一不是訓練我哼唱流行音樂的來源。

買錄音帶,對於窮學生來說其實不是太容易的事,特別是在那時唱片爆量的年代裡,每個月要買要聽的音樂太多,又怕買到不好的專輯,轉而在夜市裡買那種「流行音樂排行榜」的錄音帶,想說一次可以聽好多個人唱,可以聽到最新的。買了幾個星期後,發現常在榜上的歌會重複的出現在錄音帶裡,好不划算,乾脆買一捲歌都還不錯的,自己也沒買的專輯,就這樣用著抽獎得到的雙卡手提音響來錄,錄自己想要的精選輯。

後來,在錄音帶慢慢消失,CD開始大量發行期,我站在唱片行竟不知道要挑選哪一樣。錄音帶覺得沒有保存價值,CD又怕不好聽,又花了比錄音帶貴一倍的錢,很怕錯買了些什麼。於是有那麼長的一段時間,我站在唱片行,左右之間下不了手的,也就此再也沒有進入我手裡。

尷尬的CD和錄音帶的轉換期,到了MP3和CD的交換期,CD是我可以負擔得起消費品,MP3當然也是我隨手可得的東西,我買CD,也聽MP3,直到我開始受不了那些花花綠綠的預購送什麼什麼、限量再版、加贈簽名版……看到這些多出來的東西,我突然不知道我要聽歌還是買那些多出來的東西了。

現在,我還是買CD,但很少,而且總是買回來裝進去IPOD和電腦後,就不再碰那張CD,不然就用二手價賣掉或送人。我時常在想,我這樣跟直接下載MP3有什麼差別?好像也沒什麼差別,不過,有些專輯並不是說賣就能賣得掉的。orz

講到這裡,才要講重點。(XD,對不起,囉嗦那麼多。)

下午買了這本《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是那種沒有考慮就決定要買的書,雖然網路上早就討論得沸沸揚揚的,但是沒摸到書,就覺得不怎麼踏實,尤其像這樣子200張專輯,還是想要看一下名單,或者像這樣有點年鑑味道的書,總還是要看一下質感好不好。最後決定買它,也沒有什麼理由,有經過那1975~2005,愛過台灣流行音樂的都該買它一本。就算現在15歲,只經歷過這段時間一點點的,也愛聽台灣流行音樂的,也該買一本回家收藏。

這記憶的,不單單只是流行音樂的30年,也是記憶台灣的30年,或者還有我們和上一個世代,下一個世代的那些記憶。這大概,也是我想收著它的原因。

最重要的,其實我想玩這個遊戲,就是把這200列一下自己有聽過的或有買過的。(真是無聊又任性的舉動。)

有買過的:匆匆、浪人情歌、樹枝孤鳥、陶喆、姊妹、讓我想一想、范特西、天空、孫燕姿、吻別、泥娃娃、杰倫、Bad Boy、糯米團、還是會寂寞、黑色柳丁、口是心非、臨暗、I'm OK、公轉自轉、秘密基地、勇氣、王菲、葉惠美、太平盛世、Shino 林曉垃、F.I.R.飛兒樂團、少年遊、Groupies吉他手、枉費青春-伍佰的Live、周蕙精選/向前走、認錯、這個世界、頂尖拍檔。

有聽過的(就是沒買,但有聽過完整的):海洋、聖民歌、阿姐鼓、C'est La Vie、浮躁、領悟、菊花夜行軍、恨情歌、我等就來唱山歌、大地、卡拉OK台北我、愛情萬歲、蘇打綠、蔡健雅/大腳姐仔、酒後的心聲、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少年吔,安啦!

只有聽過幾首的:順子、華麗的冒險、One、娛樂世界、爵士名伶、Silence、菲靡靡之音、新寶島康樂隊第II輯、方向感、征服、只愛陌生人、天頂的月娘啊、風學、Darling、黑白灰、青春鳥王、鑑鏘致瑰/蘇芮專輯、實你不懂我的心、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讓我一次愛個夠、一場遊戲一場夢、讓我歡喜讓我憂、愛的代價、愛要怎麼說、心的方向。

《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史上唯一全方位流行音樂評鑑聖經!
光陰的故事──序《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
《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1975-2005》

P.S
高雄今日明明陰,但有些熱!
其實我只翻過一次書。XD

換日線的話:請問,2005之後,還會不會有啊?

[2009台北國際書展]文學館-印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上「書」?好難想了。我只記得小時候會窩在圖書館看書,五年級以前。後來,看書是因為姊姊買書,或者是為了看完一本書,站在金石堂裡兩三天,把它看完。再來就是不想回家,窩在漫畫店看完一些關於運動的漫畫,真正喜歡書是後來開始排版之後。至於真正喜歡閱讀,我好像不夠資格這麼說。

[2009台北國際書展]文學館-自己來印

如果不是媽媽的阻止,我應該從高中就要唸美工的,這或許是我對書的情感的某一個開端,我喜歡DIY,以及喜歡東寫西寫(其實是愛說話),於是兩者加起來便是書的合體。高中的時候,寫歌詞,會用很多筆記本寫,就是找不到自己喜歡的筆記本,所以開始把買回的筆記本,包裝成自己要的樣子,要寫自己的自我介紹在筆記本的最前頭,要在寫完一首像歌詞的詩時,印上有自己名字的印章,或者那些奇奇怪怪的筆名,然後心滿意足的把它們收藏好久好久。

前些日子,過年,跟久久不見的學妹碰面。她問我:「你記得你以前寫的東西有被登出來嗎?」我說記得啊,那些小時候的胡言亂語,我還記得我會寫奇怪的信,講奇怪的話給她聽,還有好那麼一陣,我做過信紙寫信給其他人,再有那麼一陣子,我做卡片,現在我自己印明信片,或許都是要彌補一下該死的,沒有唸到的美工科的缺憾。

[2009台北國際書展]文學館-限

排版,是網路泡沫化之後,我的第一份工作。用一套叫作「文淵閣」的排版軟體,編排國小的教科書,雖然做沒多久,我就到雜誌社去當編輯,也當網管,但在雜誌社時,偶爾還是要排排稿子,做做版,就連網管也是會動到網頁設計的部分,結果學了一些排版、繪圖軟體,於是發現人生繞了那麼大一個彎,還是回到自己喜歡的美工上面,而且絕大多數,都跟書有關。不管賣書、編書、排書,就這麼跟書牽扯在一起了。

於是,開始有人說我讀很多書、看很多書,我總是害羞的想著「我到底哪裡表現出我看很多書啊?」每天,我都害怕、焦慮我的書看得不夠多,我懂得的事不夠跟別人對得上話,說讀很多書,真的是一件讓我羞愧的事。但我卻很清楚明白的知道,我喜歡「書」這個東西。尤其是我喜歡以前在雜誌社時,可以去印刷廠盯版的感覺,我喜歡整個書成型的過程,從作者寫文、插畫家畫圖、美編排版、送印、成書,這些過程,都讓人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為什麼沒有寫到校對呢?對,我最討厭校對,因為我會很龜毛,我很討厭自己那麼龜毛!)

[2009台北國際書展]2009台北國際書展

書展,又是跟書有關的,另一個我喜歡的工作。(雖然我一直覺得它加班的很變態。)說不出為什麼喜歡,就是可以看見很多書攤在一起,那有一種愉快的飽足感,就跟逛書店一樣,可以看見漂亮的封面,可以讀到奇怪的字句,可以翻閱足以讚美的版面,也可以知道哪個大師又出了什麼樣的新書。當然,也會有那種哪本書做得很醜、排版版面很擠,或者「這種書怎麼也可以出」的那種感覺,只要走進書展,就是一種美好的心情。

[2009台北國際書展]起飛

趁著過完年的書展,今年也去晃了一下。首日搭高鐵北上,在三館的接駁車一下,就遇見從前的同事,閒聊後到一館,東晃西晃的看各個展場,泰國主題館、「最美麗的書:亞洲驚豔」主題館、法國館、美國館,陸續遇到一些朋友,以前合作過的單位,第一天總是像出版界的同學會,總會有很多人在這天碰頭。之後走到「文學館」後,我就久待了一下。

文學館有許多鉛字,可以自己印一張書展的小紀念名片帶回家,還可以拿起主辦單位挑選出的鉛字,一一蓋上,例如「平安」這類的字樣,或者是一些有味道小字句。是呀,看到鉛字我就無法抗拒,它是書的前身,而那些書就在它的周圍,有種過去與未來相互對稱的感覺。而在這裡,我看見第一本我想買的書《文字的眾母親:活字版印刷之旅》

[2009台北國際書展]勇闖數位島

有些人問我書展好不好玩,我說不上來。但我覺得可以這樣亂逛很有趣,尤其是可以在這樣多書的地方,挺好的。其他好玩的,大概就是活動、座談,或者是像文學館這種對文字印刷覺得有趣的人應該就會覺得有趣吧!再不然,也可以去看看其他展館,像是數位的「勇闖數位島」,攤位有設計,還分了幾個小攤位,講解一些數位內容。或者喜歡設計的也可以去看看「最美麗的書:亞洲驚豔」主題館,喜歡看電影的可以去電影館看看電影(那日我看了《沿江而上》),喜歡動漫的到二館、喜歡文具、童書的到三館。但是,如果你要撿便宜書,應該不用抱太大的期望,折扣都差不多。

[2009台北國際書展]三館奶油師

至於書展的優缺點,反正每年都有人要幹譙,多罵少罵都不足為奇了,倒是我想建議,可以的話,從一館的文學館那個門進去(市府路7號入口),走B區走道到泰國主題館,再到「最美麗的書:亞洲驚豔」主題館,沿途看看其他國家的展館,再到A區靠近信義路上的「勇闖數位島」,剩下的時間就去買書吧!至於二館,人太多,我沒一定要去,就沒去。三館的話,有興趣的人有時間就去繞繞,我買了一堆奶油獅的貼紙啊~~XD

(我只買了四本書。因為我有太多數沒讀了。orz,除了上述的台灣商務的書,還有共和國三本:《粗獷與詩意:台灣戰後第一代建築》《寫真的話》《愛情沒那麼美好》

照片:200902台北國際書展行

P.S
高雄天晴。
拉肚子一個星期。

換日線的話:我想要去印刷廠工作!!!!!

我是因為一則新聞,買了這本書。那則新聞標題是「張震專訪》相機隨身帶坦承談過姊弟戀」,內文介紹了《不要嘲笑我們的性》是張震的隨身書,說著是日本作家山崎Naocola的作品,內容描述美術學校的19歲男學生愛上比他大20歲的女老師。我對師生戀這種老被稱為畸戀的戀情,特別感興趣。竟在看完新聞就買了這本書,並且在買書的當天就把書啃完。

看到半夜四點多,唯一的一句話是:「其實沒有那麼好看。」有買書的可以翻到最後一個章節就可以知道我在說什麼。

不過無妨,這書有趣,它讓我想起了幾個日本作家寫愛寫性的那些事情。這本書裡的愛和性都十分的不深刻,很曖昧的那種,也不是那種曖昧不明,要愛不愛的,而是沒有瓊瑤小說裡那種如此激烈穠稠,即是輕輕淡淡的,好似隨時都有人準備抽離一般,就算文字上寫著男孩的難過,也沒有直椎入心的那種感覺。

至於性,日本作家給我很深刻的印象。雖然山崎Naocola不至於在這本書裡寫得過於露骨,但對於他們寫性可以寫得讓人讀得自在,倒也滿享受文字之間的性愛場景。像白石一文在《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裡,有許多暴力的性;像山崎Naocola《不要嘲笑我們的性》輕描淡寫的性,都讓這些情感,加了更深沈的意義。(啊!性可是愛的精隨啊!)

記得以前看《戀人啊》的時候,覺得那愛永和航平,真是天造地設,但是彼此折磨,真是淒美的愛啊!是因為看不懂呢?還是因為什麼原因?後來老搞不清楚,明明相愛幹嘛要這樣互相折磨?結果江國香織和辻仁成的《冷靜與熱情之間》也要愛不愛的。他們寫性是一回事,可以很直接很坦率,一旦寫到愛了,就矇矓了。看的我不清不楚是有愛才能有性,還是有性才能有愛,或者沒愛也能有性!XD

關於他們的性,我一點疑問也沒有,倒是愛,總覺得有一種距離,而且好像非得要有那個距離不行。不知道是否與日本文化有關?是大家都習慣用這樣的方式表現愛了嗎?不過就在我想著日本的愛時,想著台灣的愛和性,突然覺得我們的愛好淺白啊!一點性都沒有。那也不是沒人寫性或是什麼的,那愛來的比日本直接,但那性啊!就弱了很多。

是說,誰來介紹我讀台灣誰的作品,寫愛跟寫性都寫得透徹、唯美、深刻的啊!那可能是我看得太少啊~~至於這本《不要嘲笑我們的性》啊~~我是完全不會嘲笑他們的性啊!!

(謎之音:一夜情到底是啥感覺?只有性沒有愛的感覺到底是啥啊~~)

2005.07.25/圓神/ISBN:9861331018
作者:山崎Naocola/譯者:廖梅珠

原來本已經拍成電影啦!12/12要來台?

P.S
對啊,我很容易被激起買書的欲望。要改進啊~~
高雄天雨。

換日線的話:其實沒有那麼好看。

我記得,看浦沢直樹的作品,是從《怪物》開始,後來翻過《20世紀少年》,但跟不上他龐大縝密的故事,於是作罷。下個月,這部漫畫改編的電影,即將上映,於是再度借回這套漫畫,好好咀嚼一番,等候電影的上檔。

這個故事很簡單,但是故事橫跨兩個世紀好幾年的時空,其事件本身一直沒有被解決,就讓故事越拉越長,越拉越長。它看似塞滿了人類的危機,在尋求解決方式時,抽絲剝繭將所有的記憶拉回原來的那個點。在主角最原始的那個夏天、那個童年。

我非常喜歡關於未來的題材,越是天馬行空、越是扯,我就越愛。但不論多扯,那故事必須跟過去的生活經驗、歷程相連結,故事才能完整。雖然在看《20世紀少年》時,有那種「好扯」的感覺,但是完全相信浦沢直樹的安排,包括人類的浩劫。他越是用絕望的人性來畫這個故事,反而讓人越願意相信人性善良的那一面。

故事是從一群小學生開始,他們平凡的過著生活,平凡的長大。但突然的一些事件,將他們拉回童年,童年的童言童語,寫下了對世界的預告,並且一一的在他們的未來,實現著。沒有人知道最後結果,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事情是這樣的進行,沒有人可以完整的記起到底童年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後續的未來如此一發不可收拾。

最後,主角們一一的摘下那些面具,也才知道原來都只是當時不以為然的小事。經過了那麼多那麼多的災難後,才真正的回到當年那些場景,然後真誠的面對自己以及那些過去。

我不太記得上次看類似這種主題的日劇《M的悲劇》結局是什麼了?但是光想到可能是小時候的一句話釀成日後的災害,就覺得十分可怕。看《M的悲劇》時,還因為種種的黑暗,用快轉的速度看完,最後才鬆了口氣。我突然能夠理解,其實「人性」並不黑暗,黑暗的造成都是因為無心的過錯,以及「遺忘」。

而不論哪一個故事,當主角終於記起那些無心的時候,都是生命造成威脅瀕臨絕望的時候,才會想到「啊!原來我當時傷害了一個人啊!」

經過兩天晚上的狂啃,終於把漫畫看完。閤上最後一集的時候,突然在想,我有沒有無心的傷害了誰?有沒有因為做錯了什麼,讓別人一直難過到現在,而又有沒有我心裡有著那種別人給的傷?我想,一定有的,每個人都有的。但我們不像漫畫裡,可以回到那個過去,向那些被傷害的人說聲對不起,又或者是向傷害自己的人討個抱歉。那麼,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真心的對待別人,以及自己嗎?

記得嗎?如果我們都記得,我們常常會講「過去的都過去了」,其實過去的,並不會完全完整的過去。我們無能為力顧及所有過去的過去,當你發現你的現在被你過不去的過去深深的影響,是不是應該面對它,正視它?就算不面對事件本身的其他人,也要好好的面對自己,相信自己。

沒有任何一個人,有權利傷害別人,以及自己。這大概是我看這個故事,最深的心情了。

這個世界真的沒有那麼糟,如果你想著那些無止盡的絕望,就可以知道自己是幸福的了。

《20世紀少年》十月電影就要上了啊!!

P.S
圖片:《20世紀少年》電影官網連到的網站找到的。
我不知現在身在何處,我在高速公路上,往北。
天氣十分美好。

換日線的話:可以嗎?好好的對待每一個人:)

斷斷續續花了一個多月讀這本白石一文的《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很累的感覺。從生、死延伸的故事,看得十分痛苦,特別是白石一文喜歡用非常長串的文字來書寫主角對生死的觀點,那個邏輯一直在那裡繞啊繞的,我都笑說它尚未崩壞,我都快要崩潰了。(笑)

對於每天都在想著「死亡」這件事的我來說,這本書根本是在挑戰我,讓我出來對生、死也下個定義,但這個問題實在龐大,沒有腦力可以做那種迴圈式的思考就無法真正下出什麼定義來。以前總會開玩笑的問著:「我們幹嘛活著?」姊姊總會回答我:「因為死不了啊!只好賴活。」但每每想起「死亡」時,我是固執的想著「應該下一秒就會死掉了吧!」

最吸引我的部分,其實不是生、死這件事,而是松原與三個女人的關係,以及與母親的愛與恨。尤其是後者,完全正中我最致命的部分。而前者與三人之間的糾葛,不論在情感上或是在性愛方面,白石一文的細膩、大膽,都將松原這個角色的性格更加清楚的描述完整。像是與大西夫人間壓抑的噴發、與朋美(拓也)間溫柔的相伴、枝里子間對既定未來的不確定(不安)感。這三面的松原,都得回歸他對母親的愛與恨!

白石一文把某一部分的松原,在書接近尾聲時給挖掘出來,可能就是那一幕,造就了他後來的那三種樣貌。而又在書的尾聲,拔掉了母親的這個他心中一輩子的刺時,松原失去了那愛與恨,於是生命回到生與死的課題上。接下來他的人生會往哪裡去?他還是會繼續害怕美好的關係?還是會持續恐懼被拋棄嗎?

如果生、死,是本書的主題,那松原的愛、恨就是副標吧!愛讓松原恐懼、恨讓松原鋼強。除了對拓也以外,他大概沒有愛過任何一個人,拓也是他,是那個被母親拋下的自己,他極盡所能愛這個小男孩,就像呵護被拋下的那個小男孩一樣。

生、死,這個主題實在太龐大,很難思考。性愛場景的書寫也讓人有點吃不消。但那個望著把自己拋下的母親,孩子說著:「對不起!」卻是我牢記的一段。如果孩子被出生、被養育,都不是孩子所選擇的,為什麼他們要背負著大人因為生活的壓力造成的壓迫而感到恐懼呢?而又是為什麼這樣的恐懼得在母親去世過後,才能完整的被釋放呢?

2006.08.27/麥田/ISBN:9861242805
作者:白石一文/譯者:陳明姿

P.S
我很久沒讀書了啊。最近有在啃啊!
高雄陰。

換日線的話:要很花腦袋才看得完。是看完而不是看懂!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