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哪啊哪啊神去村》這本書,非常明白宮崎駿為什麼說他想要將這個故事拍成動畫。這些藉由平野勇氣被丟往山林從事林業工作,帶出一長串關於生活的思考,隱含許多過去動畫裡宮崎駿不只提過一次人與人,人與自然彼此間發生的關係。

像神去村那樣的山林,不論是在台灣或是在日本,應該還是都有未被開發的山林,看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一個年輕人被家人和導師安排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卻從這個年輕人的角度,看見居住在城市許久的人,拋棄生活上的便利、享受,融入大片的自然裡,並用緩慢的步調,過著那些他從未料想過的生活。 Read More →

人究竟會因為失去而做出什麼事?人為什麼會端坐在電腦前,看每一個人的人生、看這世界的改變?網際網路的出現,是拉近人與人的距離,還是擴張每一個人自我內在的恐懼和占有?

《第五號房》藉由網路的發展越來越多元,結合網路發展故事,除了個人封閉世界的描寫以外,添加各式各樣待在電腦前的眾人,讓它透過網路的多元和詭異多變,將看似擴及他人的生活,呈現出一種窺探自我內在的衝突感。

塔德是一個自小失去母親、渴望母親的男人(或說戀母),想要囚禁一個與母親同齡的女人來奪回童年逝去的母愛關懷。並在囚禁的過程中,開啟了與網路的對話,網路上蔓延開「第五號房」的瘋狂,甚至到最後整個社會都對「第五號房」的關注。 Read More →

早在看完《贖罪》,我就很期待《夜行觀覽車》的出現。連續看以自白寫成的故事,並不是那麼愉快。這裡頭是轉換了很多個人的方向,面向故事,轉來轉去腦子會累,那種自我內在的糾結、猜疑,也讓人不太舒服。

《夜行觀覽車》一改過去在《告白》或《贖罪》裡的第一人稱自白的方式來說故事。沒有《告白》那樣一個一個引爆點,也沒有《贖罪》那般漫長時間累積,《夜行觀覽車》的故事超級平凡,沒有過多的轉折,好像失了湊佳苗那種緊湊、扣人心弦味道。 Read More →

高雄文創作家作品發表會-14

(我知道這是個騙人的主旨)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買書的速度接近一天一本,大概連兩週都這樣。買書又看不完那麼多書,卻又很愛買,其實是個壞習慣,但我都覺得我有一天老了,就是要窩在書堆前,啃這些年輕時沒有時間啃的書(但願我的眼睛不要那麼快有老花)。
Read More →

開始說起《贖罪》這本書之前,一定會有人問:「這書跟《告白》哪本好看?」我大概也說過類似的比較話語:「這是另一場告白。」心裡不禁有另一種期待,期待湊佳苗的下一本書,不會再是以這樣的形式而成,否則真的會有點膩。

若說類似《贖罪》這樣長時間的劇情發展,漫畫有《二十世紀少年》、日劇有《M的悲劇》,還有諸多這樣以過去、現在及未來串成因果關係的故事情節。 Read More →

書架。

正確來說,「讀書」應該是最便宜的娛樂。

我跟閱讀的接觸歷程是這樣的:

1-10歲中間,我父親訂國語日報、兒童日報給我和姊姊讀,他買那種看是中了邪一樣突然下訂100冊的自然、地理、歷史百科(很薄、精裝,還附書櫃,應該很多人家裡有。)還未週休二日的年代,週六下午我們可能舉家至高雄市文化中心附近的「租書廣場」(不曉得有人記錄過這裡嗎?)週日白天我們可能到文化中心的兒童圖書館看書(這是快樂天堂,非兒童勿入)父母則到大人的圖書館看書。 Read More →

「說」電影是怎麼回事?在這個小鎮上有一個女孩是個「說」電影的高手。在那個電視尚未到來之前的年代,看電影仍是主要的娛樂之一,女孩被派去電影院將看過的電影,用生動的肢體、語調在家裡的客廳再次演出。

女孩「說」電影,但在她的生命,有著與電影般的精采片段。父親在工作意外後無法行走,母親選擇離家,只留下中的孩子與父親一起生活,爾後發生的那些事情,比女孩口中的電影,更加精采。
Read More →

七年級的孩子,出生在一個剛以網路為「溝通」的世代,透過快速的網路往返、精簡的文字、表情符號來書寫一個故事、一個事件,或者以網路的語言,書寫一連串網路交集而成的世界。

我們通常以為,那樣的文字沒有深度,那樣書寫出來的生命沒有厚度,但在《花甲男孩》裡,不太艱深字句裡,淺白易讀的文字,卻可以將文字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精采的表現。

出生在一九八七年的楊富閔,在《花甲男孩》中,不可避免的加入許多網路元素,搭配著其他3C產品,會讓人誤以為又是那些網路上的小情小愛,或是只是一個網路宅男的呢喃。但楊富閔除了加入一些網路世代的3C產物外,在他的小說裡,更是充滿與土地、家鄉、人情的對話。 Read More →

我承認自己偷偷地哭了,雖然我不確定自己為什麼哭──我想是為了他,為了他的那些事,為了些無法重新喚回的時間。而在那一刻裡,《絕命大煞星》裡的那句話,忽然不斷重複地在我的腦海中響起:「你真酷、你真酷。」

──《父子影痴俱樂部》 David Gilmour

大概沒有一個男人拿起這本書,是為了想要看看這個故事裡,會給他一點什麼跟孩子相處的靈感,或是像那些親子專欄給他一些對待青少年應該有的態度,多少都是為了「影痴」這兩個字買下這本《父子影痴俱樂部》或者是嚮往書封底寫的那段「他卻只對兒子說:『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只要每週陪我看三部電影。』」這段字而買下的。 Read More →

隨著時代的變遷、新科技不斷的出現,讓一些老事物悄悄的被遺忘在歲月裡,許多舊有的生活方式,也隨著這樣的變化,有了不同的形態。在這樣的過程裡,有些東西來不及跟上改變,便容易會被汰換,就像「房子」常會有改裝不易、改建困難東西,也就容易以最快的催毀方式,來打造新的建築。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