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同別人一樣說:「《mother》無疑是2010年最好看的日劇。」因為今年我也只看了這部2010年的日劇。但我必須說,這是一部再精采不過的日劇。

關於台灣的譯名《兩個母親》,實在是過分依賴故事的走向而譯成,無法表現前後兩對,兩個媽媽的故事。《mother》可譯成「媽媽」或是「母親」,但前者在口語上又過分的親暱,後者就能更精準的命中這部日劇的核心。

這陣子接連看了幾部關於家庭暴力、學校暴力的電影、電視,以及於《告白》中,一個母親對失去孩子後(一者孩子死亡,一者孩子失去靈魂,一者拋下孩子重組人生。)所為的那些舉動,不免交錯的去思考關於人性、關於母性。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