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家裡數十枝被我洗過、晾乾的鋼筆,開始一一回想是在什麼樣的心情將它們買回家,卻又在什麼樣的狀態中將它們放在一旁,再也沒拿起來寫過?可能是心裡非常不平靜的時候,想給誰寫封信,或者想要找一個方式能安置心裡的不平靜,所以想方設法地,買一枝能讓自己靜下心寫字的筆,寫信也好、抄書、抄歌詞,或者就重複寫著心裡的困惑、找不出的為什麼!

童年的時候,父親離家前給過我和姊姊鋼筆。那像是一種神聖的託負,一面叮囑「要好好在課業上努力」,一邊又像給予什麼重責大任,要好好收藏著那枝「父親的鋼筆」。在他與母親決定離異的當下,彷彿讓我們瞬間年長十歲,而那鋼筆是作為一種「你們已經長大」的象徵。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18(EOSM3)-7

一直惦記著姊姊來大阪時,要找一天要去京都過一夜,但房間沒有訂。比價、挑位置,希望找一間舒服一點,時間上可以配合的住所。看了一整夜,始終沒有下定心,起床後才速速地訂下一間在梅小路公園附近的民宿。

拿出前一晚在京都マルイ超市買回的沙拉當早餐,吃完出門搭車前,繞進車站下的超商領取在amazon.jp訂的鋼筆墨水,好在路上停下來寫明信片時,替筆換上新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