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首歌是什麼時候的歌了?應該還是我在唸書的時候吧!

我沒有太多玩伴,也沒有太多時間可以玩,不是很用功讀書,而是必須留在家裡幫忙母親一起工作,好籌得下個月的生活費、每個學期的註冊錢。

每一個假日的早餐是我去張羅,在稍稍放封的時間裡,我騎著單車買著一家三口也許相同也許不同的早餐。我偶爾(或常常吧)都會坐在賭博性電玩前看著那數字跳動,投入一枚一枚的硬幣,以為可以靠那樣賭注致富,我總是不斷緊握手中那張剩下的零用錢,不知道要不要收手還是繼續賭上最後那一點吃飯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