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以前看電視劇,每次到了「親情」的情節,只要有父親而且是個溫暖的父親,我總是會哭成淚人兒,像在替童年望著父親背影的那個我,哭乾當時沒有掉下的眼淚。《俗女養成記》裡陳竹昇飾演的父親,應該是許多人內心渴望的、希望的那種父親的模樣!也許不需要像山一樣替自己遮風避雨,但也要在任何時候在自己身邊說一句:「爸爸在這裡!」就能在心裡替自己的軟弱加上一點勇氣!

可能是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我跨過了「父愛」這個關卡,所以沒有在這部電視劇裡那些父親與女兒的劇情裡掉過眼淚,總是想著這對父女的互動真是可愛,我想如果父親還在,我應該也是這樣跟他打鬧的。

Read More →

上一次電影開場前三十分鐘買不到第一排以後的位置,需要買下一場也快滿場是哪一部片?哪一部台灣電影?我不記得了。《當男人戀愛時》連散場後下一場晚上十一點的場次,也還是一堆人等進場。關於這部電影,早聽說不少感動哭泣需要帶面紙入場的心得,同場次等進場前還看見有一個女孩帶了一包家用的抽取式的衛生紙進場。

這部改編自韓國《不標準情人》(韓語:남자가 사랑할 때)的電影,確實擁有了很多很好哭的橋段,不過實在因為太老套了,反而沒有真的如網路上的熱潮真的會哭到用掉一包衛生紙。我想那是因為理解了「死亡」是一種日常,以致於真正教人感到的悲傷不是「一個努力讓自己愛上又無條件付出的愛人死掉了」這種「失去」時感到傷心的情緒,更多的時候是在死亡面前,還能從那一點點未完的故事裡,感受到那一個人曾經帶來的溫暖或者愛,所以有了悲傷的情緒。

Read More →

這部看了不下十次(對,十次以上)的電視劇,我一直想替它寫一篇文,但始終卡在最終陳嘉玲奔回台南和蔡永森在一起的橋段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一個結尾,而反覆看了數次,依然都會在這part卡住,不斷想著這部從頭到尾表現著女性「從舊時代的傳統到新時代的自主」的電視劇,為什麼在最後一刻還是進入了那個「女人啊!還是要有一個人愛著、被愛著」的結局?

《俗女養成記》大概就是女版的《花甲男孩轉大人》吧!一樣是從南部去台北,一樣從台北回到南部,一樣被問著婚姻、未來,一樣有著許許多多其實就是日常的家族親友間往來的故事,但《俗女養成記》多了從女性的角度,從小比男性社會化的社交往來、察顏觀色,依循卻不完全遵守著應有的規矩,在其中掙扎、反抗、辨證中有了陳嘉玲這個角色。

Read More →

一直記得看法國電影《家戰》的結尾,我遲遲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還待在摒氣凝神害怕發出聲音被暴力父親找到的情節裡。一樣是家暴議題的電影《夏之橘》用了不同的方式來拆解「家暴」這件事,從一位家暴的法警觀看同樣是家暴者的犯人,到被家暴的妻兒及其他旁觀者的視角,是個不拖泥帶水的劇本,且完整描述各自的心境轉折。

談起家暴,多半的戲劇或報導都是以被害者的角度延伸出所有的恐懼。《夏之橘》則是從兩個加害者的角度正視「家暴」這件事所帶來的影響和傷害。一位法警從他押解犯下殺人罪的家暴犯身上,開始反向回想自己的家暴行為,再從犯人的一雙兒女身上看見怨恨與自我行為的辯證,企圖改變自己身上家暴的傾向,也在這過程中試圖將許多與家暴相關的問題拋給觀眾:

Read More →

跟鬼神有關的故事,多半都會與「心魔」(自己)牽扯在一起。但人與這世界相互牽動是非常細微的,像蝴蝶效應一樣,牽一髮動全身。你就算要抽絲剝繭,也常會被囚在另一個繭裡。本來沒有看這部電視劇,發現好像錯過,才又上公視+付費看。

由精神、心理狀態出發的故事不少,說著鬼怪、輪迴的劇情也常見,但要把兩個完全結合就不太多,雖說最後都還是會回歸到人與自己的共處、面對自己、突破「心魔」的部分,但「鬼神論」常常圓不了劇情就把鬼、神拿出來搪塞一下,若要回到科學的精神、心理層面上就必須多加硺磨。 Read More →

一部從環境汙染的抗爭為起點的電影,就注定要把環境、政商、人民生存下去的條件,一起帶進故事裡,這是這部企圖心的其一。其二,則是想要藉由解剖一個死於抗議現場的人,來細說環環相扣的人性。故事方向本身是好的,但在太多推敲的過程裡,埋下太多理所當然,使得整部電影只剩下想表達「官商勾結的嘴臉」,卻在細節裡失去更深層的挖堀跟探討,反而成為有點草草了事的結局。

如果看過柯金源的記錄片《前進》,很難不去回想在台灣關於環境議題的抗爭,是如何一環扣著一環、一個接過一個的開發和破壞、針對不同的開發案(土地、環境破壞的開發案)進行長長久久的抗爭。而看著《引爆點》就很難不去想起,在《前進》裡所提到的過去這數十年間,在台灣一場又一場的抗議現場,以及數十年後的現在,再去回溯當時以及對比現在,也就顯得《引爆點》薄弱又牽強的劇情。 Read More →

12115562_826022874184221_7213468648686381184_n

看完《失控謊言》我回頭去找我寫過的、樓一安另一部作品《一席之地》。(誰的《一席之地》?,才發現我給這部作品相當高的評價。同樣地,我也挺喜歡《失控謊言》的。過陣子要來找一下另一部他的作品《廢物》來看。

「我就算再怎麼討厭我爸,也不至於要他死吧!」曉晨說。

一直覺得「親情」之於父母子女,都是一件奇妙又詭異的情感。那是無法被挑選的,總是有那種以「血脈」之親,把彼此綑在一起而密不可分。不論是溫暖的陪伴,還是相怨的糾纏。彷彿「結束生命」才能結束這樣的關係。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