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一年突然想著要把去年讀《遠處的拉莫》寫的幾則整理成篇張貼出來。去年年底的時候,收到浙江的K給我寄來三本《大象席地而坐》的劇本至今沒有認真拆來看,就是想收藏劇本而已,還幻想哪個台灣的出版社來出個繁體版。

但胡波不在了,也不是那種活著的時候有太多的作品,以致死去後會讓人一再出版的偉大創作者,敢出版的出版社都是勇敢的,包括《遠處的拉莫》連行銷都沒有太大的著力點!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