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做設計外,賣一些可愛的小東西,也是我的收入,更是日常之一。所有讀我的字的人,再看到我畫的小圖、手作的小玩意,都有點連結不起文字的我。我每次都會笑說:「我的畫和我的小東西,全都是我的少女心啊!(童心的一部分)」

做設計有做設計的心靈,寫字有寫字的嚴肅(或溫暖),那麼畫畫和做些青少年才會喜愛的胸章、磁鐵,確實替我保有了很多不被吃掉的童稚。(有趣的是,也可以喚出一些大人內心的孩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