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海報做得不夠吸引人,或是中文片名和文宣的力道不夠,讓這部電影上映不久就下檔。以網路真實作為故事主軸的電影不少,但絕大多數是想要透過故事去辯證「網路的存在」帶給人類文明的衝擊,而延伸出更多未來、未實現出的議題。(例如:《直播風暴》)

這部電影講述的不單單是「網路的真實」,更是呈現了絕對現實的樣貌。並且將人與人大量仰賴網路的部分,都盡可能的透過一個父親尋找失踪的女兒,來呈現「網路的存在」在群體間形成巨大的疏離,再透過看似緊密的人際網絡帶出監控的可能,最後才是回到劇情的本身,與網路無關但與人性有關的故事情節。 Read More →

從四月到五月。總共看了五次《一級玩家》。大概除了第一次以外,每一次我都睡著了,都安心地睡在不同的段落。

我是個腦子速度轉得特別快的人。(就腦神經內科的醫生說:「你只是太敏感了,你的神經太敏感了。)跟人太長時間、太頻密接觸的時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大的負擔。大概只有在看電影的時候,我可以比較專注地,讓腦子緩慢下來,跟著劇情走,所以我也很討厭看電影被干擾(看手機跟講話)那會讓我整個人躁動起來。

Read More →

十五歲那年,父親和母親給我一個選擇,要我放棄美工科夜間部,選擇離家比較近的私校就讀。父親知道,不給我一點利誘,我是不會甘心放棄自己早已填下的志願。他跟我說:「你填資料處理科,我給你電腦。」我眼睛一亮,便答應了。

在那個還是DOS、上網剛要用撥接的年代,才十五歲就有自己的電腦,在家能上網、登入BBS,交個幾個網友,就酷炫得不得了。就別說像現在,有很大一部分的人,仰賴網路、生在網路世代、活在網路上。

很難形容看完《一級玩家》的興奮感。就像我深信不疑的:如果我晚個二十年出生,我會告訴父母,我要活在網路上,我不要受體制內的教育,並且一再地在網路上覓得自己想要的、喜歡的、需要的答案,次次都是興奮不已! Read More →

※非常舊的舊作。(請看最後的註解)

二○一九年,夏末的深夜,屋外高達三十度的溫度,讓沈睡的夜加入焦躁的氣味。我平躺在冰床上,望著投影機在牆上撥放的電影,恍惚的等待睡蟲來臨,我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久,才正伸手要將床邊的燈光按熄,屋外零星的光點,卻在那剎相約般的同時熄滅!我在隱約感受著原來明亮的房裡瞬間轉變的黑暗。伸手在小桌上觸碰,用手機螢幕的燈光讓房裡充滿一點亮光。

手機顯示的日期「2019/09/21」。

「又是二十一日。」我在心裡滴咕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