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非常抱歉的講幾件事。
1.我只參加過415的樂生遊行
2.我只看過樂生的紀錄片了解了一點點樂生
3.我只在2008/11/30踏進了樂生一次,應該也沒有下一次

我關心的事,一直是很微小的。沒有為什麼,那很簡單的來自於我的視野窄小,接觸到的東西、能關心的事情,就只是那麼小。我遇過許多人,願意耐心的跟我講比較龐大的社會問題、弱勢團體的那些問題,也看過不少人,真的是很認真且堅守自己的信念在接觸這樣可能我八百輩子都不會發現或不會參與到的事情。我喜歡與這樣的人對話,從他們堅定的眼神及滿滿的耐心裡,慢慢的,慢慢的,好像知道可以去關心一點點什麼,即使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很清楚有些時候,我的不願意關心是為了什麼。可能是因為某些「憤怒」被排拒在外,可能是因為某種程度的不了解所以有了對立的衝突,可能是在對話的過程裡那些太過艱澀的言語、理念阻隔了想要了解,但又真的聽不懂的狀況。

我想說的是,每個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我這麼相信。那些沒血沒肉的就算了!)默默的不發聲、不支援的人,並不是冷漠到糟糕、該死的狀態。可能是沒有太過簡單的方式讓他們理解,可能是沒有太親貼的感受讓他們明白,可能是沒有太多資訊能夠讓他們認識關於人權、弱勢,等等等等那些他們生活上接觸不到的東西。

那日去了台大的大陸社聽鐵志聊《The U.S vs Jhon Lennon》這部片子。我問他:「可是我身邊的人都不會去談論人權啊!他們或許也不懂這些抗爭對他們有什麼影響。」我記得鐵志是用工作、失業的比喻來回答我的。但我始終不知道怎麼跟家人、朋友解釋我為何關心這些事,可能也是因為我自己的意念不夠堅定、了解的、懂得的也不夠多吧!

可是,我想懇求所有那些會憤怒某些事情不被看見也不被身邊關心的人,給予身邊那些想要關心的人一些機會。當我看著你們不斷不斷的付出、持續給予關心的同時,我是感動的,也是願意了解的。可是當某些人用著「你們不關心就是沒良心」的這種態度來對待完全不了解的人時,就遠遠的,把人隔在外頭了。

我知道,有些東西得用心去看、去聽、去參與。只是有些時候,我們都會忽略掉這些事,是靠著一個又一個參與過的人來傳遞,慢慢的對話、慢慢的溝通,才能取得一些些了解。在此之前,誰不是只是接收那些媒體,那些我們都分不清楚是真是假的資訊,一直走到今天呢?

可以的話,我再次懇求這些一路辛苦都在這條路上的人,開一扇窗,開一道門,闢一條路,讓我們走進去吧!

辛苦了。所有一路堅持的人們!

(如果你不認同我說的,請不要罵我,可以好好的跟我說,或是舉比較簡單的例子告訴我!我會非常感謝你。)

如果你沒去過樂生,我有拍。

補:野莓也有人到場。可以,不要怪他們嗎?至少,給那些去的野莓一點肯定。

P.S
高雄天晴,心情卻是沈重的。

換日線的話:你不見得要關心樂生,但請你關心很多你身邊可以關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