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在《我們與惡的距離》後播出的《噬罪者》一樣是與「犯罪」有關,也一樣探討了對於「犯錯」這件事到底需不需要「被原諒」?或者是否「真的能夠被原諒」?再或者企圖去討論「罪犯」自身的心境轉換。

事實上如果從王翔這個因為殺人入獄的角色來看,是不足以呈現出「犯罪者」內在情緒的層次,畢竟看到後來,你會發現「事實」並非如同最初的認知,犯罪者不是犯罪者,需要被原諒的不是需要被原諒的那個……缺了探究王杰內在真正的情緒,大概就是這部電視劇最可惜之處,即使透過王杰的劈腿、拘謹,都難以說服觀眾,這個故事中事件最重要的主角,有著對自我最嚴厲的審視!

Read More →

一直記得看法國電影《家戰》的結尾,我遲遲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還待在摒氣凝神害怕發出聲音被暴力父親找到的情節裡。一樣是家暴議題的電影《夏之橘》用了不同的方式來拆解「家暴」這件事,從一位家暴的法警觀看同樣是家暴者的犯人,到被家暴的妻兒及其他旁觀者的視角,是個不拖泥帶水的劇本,且完整描述各自的心境轉折。

談起家暴,多半的戲劇或報導都是以被害者的角度延伸出所有的恐懼。《夏之橘》則是從兩個加害者的角度正視「家暴」這件事所帶來的影響和傷害。一位法警從他押解犯下殺人罪的家暴犯身上,開始反向回想自己的家暴行為,再從犯人的一雙兒女身上看見怨恨與自我行為的辯證,企圖改變自己身上家暴的傾向,也在這過程中試圖將許多與家暴相關的問題拋給觀眾: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