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夏天以後,冬眠到春天的身心都隨著烈日的白光而甦醒。整個春天,除了突如其來補上收入的工作外,我都過著啥事也不幹,就作飯、吃飯、運動、讀書、看電影或劇,以及不失眠但睡不好也睡不飽的幾個小時,度過每一日。

過去十幾年在這個春轉夏的時間裡會有的焦慮和憂鬱,和那些經常性從腦中竄出難以言述,像是被放進真空包裝不斷地被抽走空氣而擠壓的感覺,都在這樣無所事事但很忙的日子給擱在一旁。那些誰總是要你正面思考的逼迫或是誰動不動責怪你對自己太過懶散的怪罪,從來都沒有比自己應付不了這些從身體、心理釋放出來的訊號來得難解,你得花時間去習慣從季節,從空氣,從外在到內在的不同變化,你得比別人多花一點力氣去調適這些關於變動帶來的身心變化,好讓自己不要總是處在緊繃且常常感覺被拉扯、被斷裂的狀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