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晚上帶著跳繩要到健身房運動,不料時不時的頭暈打亂了行程。第一次在頭暈的時候,身旁有人可以扶,我跟姊姊說:「妳不要離我太遠,我要有人可以扶著走。」趕忙走到可以坐下的地方,等那找不到任何理由的暈頭轉向減緩。是最近太忙?是神經太緊張?不曉得,我還找不出這症狀出現時的狀態是什麼,只得在有感覺的時候快點停下所有的動作,快則十五分鐘復原,慢則躺上半天才會舒緩。(*不要叫我去做檢查,我做過N種檢查,只能放鬆,就是放鬆就對了。

從小不愛北方麵食,尤以那些厚實的麵條更是不愛,去館子吃麵時,總是先看著店家的麵團或是菜單上有沒有「細麵」,只要粗點、紮實點如刀削麵有點厚度,我就會選擇其他的食物選項,但卻熱衷義大利麵(也要細的)和日本用作冷麵的麵條,以及台灣粗粗如米苔目的烏龍麵。逛百貨賣場時看見有新的冷麵麵條及它的調味鰹魚醬油,二話不說各挑一項丟進姊姊拿著其他東西要結帳的雙手。

Read More →

跟朋友提起去年年初的一場病痛,她問我是不是哪裡受過傷?那場病痛大概是除了頭暈、胃痛外,過去幾年讓我最難消化的、身體的痛。

幾乎不記得它怎麼開始以及結束的,只記得一月一日那天醒來,我就開始無法直接起身,必須用很慢很慢很慢的速度,先是側身讓身體稍微動一下,再躺平、再側身,然後拱起身體慢慢地坐起身,接著再慢慢扶著身旁的東西,改變姿勢站起,稍微動動身體看會不會痛,才能開始走路。

Read More →

游泳前的準備是這樣:換掉舊得模糊的泳鏡、丟掉鬆垮穿了數年的泳衣泳褲、補充隨身的洗髮精和肥皂(討厭沐浴乳)、換上新的牙刷、充好心率錶和下水用MP3的電。

我走到售票口,阿姨猛一抬頭看著我說:「啊!是你啊!」我早上不到七點就被鬧鐘叫醒先是打電話問了冬季休館的泳池是不是今天有開?實在是快三點才入睡,睏得很又倒頭回去睡。這個冬季不冷,晚上前游還好吧?我想。

Read More →

三十四歲學會游泳以後的第五年,我在公立泳池開放的冷水池,游滿了一百五十天。這對三十四歲以前的我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以為我這輩子一定不會喜歡游泳或學會游泳,我也以為我是絕對的怕水。

今年的年初,曾經去溫水游泳池游泳,水道太短對於高個子的我來說很像沒有游到,總是划水幾次就必須翻身。三月初第一次下水還是感到冰冷,一直到四月十一日才開始執行我今年的目標「一百五十天」,而且比去年的距離長,今年每天一定強迫自己游滿一千公尺,大概都在三十分鐘內游完,最快一次是二十六分十三秒。 Read More →

長期這裡痛、那裡痛的毛病,讓我在二○一三年的七月,又興起學游泳的念頭。我是神經特別敏感的人,很容易這裡痛、那裡痛,搞得我好像毛病很多一樣。其實也沒有,大概就是工作長時間維持同樣的姿勢,加上我比較高,很多家具都不太能符合人體工學,久了就常腰痠背痛。

那個夏天大概也是因為痛起來很煩,也很想解決它,又加上朋友有妹妹讀體育系的可以教,我就決定再次挑戰這個我至少學過四次以上,三十幾年來都學不會的運動。

關於游泳,我在facebook常寫,好像沒有特別替它寫過一篇文字。那就寫在部落格上好了。 Read More →

IMG_0422

六月的午後,天空長滿灰黑的雲,雨落不下來,空氣裡的黏膩感使人發狂。我找不到泳褲,再半小時我不出門,就連一分鐘的水都碰不到。雨季,只要不打雷,市立游泳池都開著,只要雷聲一響,游泳池的電話也會無人接聽。

我找不到泳褲,翻遍著兩坪不到、堆滿書與衣服及一張電腦桌和無用卻占據四分之一空間的衣櫃,就是找不到泳褲。進房間前打開了電扇,翻遍房裡一輪,關上電扇,走到另一個房裡找,打開電扇。我確定不在這個房裡,但始終想不起它被扔到哪個黑洞裡,憑著印象裡以為有走過的位置,又尋找了一遍,關上電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