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這個議題非常有趣,這幾年在台灣的出版界,出現相當多的書籍,在探討母女和「母親」這一個角色之於家庭關係的重量,以及從這個角色延伸出孩子如何跨越,那些與生俱來與母親不可分割的情感,或者無法輕易抽離的情緒。

而父親,往往在家庭關係裡,常常是疏離、無法參與加入的一角。 Read More →

李宗盛上一次的〈山丘〉,大概還有太多部分,不是我的心情,畢竟年紀還不到(XDDD),還一直在往上爬,還沒越過山丘,有些歌詞就是聽著聽著,有著小小的共鳴,一些些還摸不著頭緒地觀望、想像。五年過去了。再聽這首〈新寫的舊歌〉,共鳴度更高了。單曲一上架,又在我的iTunes不斷地重複播放著。 Read More →

父親未離家前,母親甚是優雅。

母親偶爾拎上我去廚藝教室學烹飪,我總在一旁貪玩拉拉她的裙擺問她:「麻好了沒,可以吃了沒?」週日母親讓父親陪伴我們睡到自然醒,她早早就到文化中心跳土風舞,跟著幾個叔叔阿姨在扭來扭去。每逢過年除夕,母親一定插一盆花,好讓家裡有著過節的氣息。那些年來往家裡的叔叔伯伯多得無法細數,母親盡可能使父親體面,連父親的衣服都是母親挑選的,肯定是要讓父親一身帥氣!

母親後來究竟有沒有想過,除了父親的負債讓她必須花上一天三分之二左右的時間工作這件事以外,究竟還有沒有哪個人生的分岔點,讓她徹底放棄她那些在我心裡優雅的模樣?像我徹底放棄那些在小康家庭中曾經有過的未來想像?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