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吳明益的原著裡〈金魚〉和〈九十九樓〉是兩篇我很喜歡的章節,特別是〈九十九樓〉中馬克最後的結局。消失的人會去哪裡呢?都去了九十九樓吧?那裡留著我們遺失和失去的東西,即使馬克選擇結束生命,他依然還是抵達了那個他口中的九十九樓,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和這個宇宙的人一起生活。

從第一集就在等這段平行時空的出現,不知道會不會被搬進電視劇裡?

關於「遺忘」,在動畫片《可可夜總會》裡,我們得到一段對死亡後的靈魂會怎麼存在於那個世界的描述,於是我們會記得不要遺忘離開這個世界的人;在電影《MIB》裡,我們把那些離開逝去的人都當作他們只是來地球居住的外星人,時間到了他們只是回到自己的星球去,只要這麼想著,我們便也不會感到痛苦,也不用學著遺忘。

Read More →

很意外第八集的結尾用「聲音」做結,成了這一集最美好的點綴!

搭上了「魔術師」這個點,《天橋上的魔術師》影像化後真實和想像(作夢)就沒有那麼清楚的交界,魔術師也退到邊邊角角成為一個意象的存在,偶爾跑出來一下提醒你:很多時候生命裡的「念」可能是「我執」,只看你怎麼化解那樣的糾結。

魔術之所以迷人,經常是把「不可能化為可能」,就像是生命的某些時刻從夢裡、從想像生出與現實完全相反或是創造出另一個猶如平行時空的存在。有時我們在惡夢中驚醒,告訴自己夢會跟現實相反;有時我們想像自己是童話故事裡的角色,期待在故事終了會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Read More →

看完《天橋上的魔術師》的前兩集後,我把吳明益的小說拿出來重讀了一遍;幾乎完全沒有第一次閱讀的印象,但依然對於那些故事愛不釋手,即使它讓我深感悲傷。

從前兩集用魔術師這一角對孩子們做出的召喚以控制集體意識,來隱喻1980年代還處在戒嚴末期對於領袖的景仰、尊崇,眾人一起跳起那支看起來是集體同樂但揶揄當時政府的舞蹈,到了第三、四集就與文字作品本身的連結不再那麼強烈,魔術師也好、斑馬也罷,或是後來的石獅子、唐先生的貓,就只是電視劇裡給出的新樣貌。

Read More →

回頭去看2012年讀《天橋上的魔術師》後寫下的文章,我幾乎沒有提到任何書的內容,反而提到了楊雅喆的《囧男孩》,如今再翻起吳明益的書和看了改編後的電視劇,感到某種意外的巧合。楊雅喆是個會說故事的人,特別是加進一點魔幻及童話的寓言,電視劇將吳明益的故事加進視覺的魔法,讓人一腳踩進時空機,我突然明白「魔術」是怎麼一回事,那是一種鑽入意識裡的集體催眠,魔術師就像《囧男孩》裡提到的吹笛人,更是不同時代中相同的集體召喚。

只是在那個娛樂缺乏的年代所擁有的陪伴,已經幾乎是消失在後來為戲重新打造中華商場的此刻、現在!我們再回不去那種認真聆聽旁人、想方設法在生活裡找尋有趣的年代;我們更缺乏一點空白的時光,廁所畫上一層層樓的按鈕,幻想抵達九十九樓後的世界是什麼模樣,只剩一方小小的螢幕閃爍著燈光,映出每一個人發白的臉龐。

Read More →

也許是因為我太喜歡童年的《囧男孩》,看完後在路邊哭到抽筋,不知道哭的是才剛過世對年的父親,還是哭泣自己回不去的童年;也許是因為我太著迷青春的愛戀,《女朋友﹒男朋友》後來在線上影音平台,我又重複看著逝去的愛,在羅大佑的〈家〉裡,感嘆再也回不去女朋友或男朋友的溫暖。

也許就是這樣,看《血觀音》的時候,成人世界的溫度,讓人無法感受有血肉的情感,連最後要從心裡冒出一點冷汗,都少了那麼一丁點情緒。好像,嗯好像鹹酥雞最後少了那一味楜椒粉,就是不對味(胃)。 Read More →

柯景騰曾經跟沈佳宜說:「我敢打賭,十年後我連log是什麼鬼都不知道,照樣活得很好。」沈佳宜答:「人生本來就有很多徒勞無功的事。」──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基本上,我考完聯考我就忘記log了。)

如果青春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掙扎,那麼,愛情一定比起log還要難取捨,即使你知道「可能會徒勞無功」,也不想輕易的捨去,那些你不知道將來到底有沒有用的堅持。 Read More →

衝著楊雅喆的《囧男孩》讓我哭得半死,怎麼可以不看這部電影!

記得十二歲到十八歲這段期間,校園總是不時討論著關於女子中學的學生,把頭髮理光的事。那是1991年到1997年,人生最大的期許,理顆光頭,看學校、父母要拿我怎麼辦。(當然,那幾年並沒有發生過。)

一開始,我真的以為這是一部關於青春、關於愛自己跟自己愛的人,以及關於抗爭的電影。特別令人期待的「抗爭」,校園裡的、社會上的、以及同儕間而形成的限制,該怎麼對抗、抵制、推翻。 Read More →

囧男孩之開箱-紅藍兩色卡達天王及一份劇照月曆

如果心被撞擊會放聲大哭的話,除了《囧男孩》外,2008年大概沒有什麼電影可以讓我哭得那麼慘。我把它排在我的2008台灣電影排行裡的第一名。常有人問「為什麼?」我想,那或許是太多藏在心裡的東西,被挖出來,在那樣輕輕的說著故事,說著那些有些雷同、有著相似的時候,把自己心裡藏著的那個小孩的故事放在眼前,好讓長大的自己從電影裡,貼近那個自己也不太敢靠近,甚至被自己拋棄的自己。

從來沒有為了一部電影買過什麼週邊產品,因為一麟(《囧男孩》(Orz Boys) ),我買了「囧T」,覺得自己沒買實在太遜了,一直到今天要寫這篇,才真的拆開穿在身上,一整個囧樣還挺好笑的。特別是因為要拍背面拍不到,只好反過來穿再自拍。XDD

囧男孩之開箱-囧T(正面) 囧男孩之開箱-囧T(背面)

但最好笑的,其實不是「囧T」這樣商品。在此之前,我買了原聲帶(今天沒拍,就不要拍了。)本來就要買回來收的DVD,但不愛預購,也就沒先買,直到《[閃光開箱?文]卡達天王來了》 一出來,我就不行了,我怎麼可以沒有卡達天王啊!可是為什麼我一定要有卡達天王呢?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幼稚鬼,我就是要卡達天王。半夜就錄了一段很白爛的:「他們都有卡達天王啦,為什麼我沒有,我也要」以示抗議。XD

他們都有卡達天王啦,為什麼我沒有,我也要

囧男孩之開箱-紅色卡達天王 囧男孩之開箱-藍色卡達天王

一早起床後,趕在十二點前到網路書店看看還有沒有預購的存貨,發現還有,就快速的點著滑鼠,下單買了有卡達天王的限量公仔禮盒,還非常開心的又錄了一段:「我也買了卡達天王啦!」結果發現該死的預購居然有分紅色和藍色的卡達天王,我就立志如果收到是藍色的,就要再去唱片行挑另一隻紅色的上達天王,我是幼稚鬼,我很貪心我就是兩隻都要!

我也買了卡達天王啦!

囧男孩之開箱-紅藍卡達天王合影

昨天下午領回的時候,發現真的是藍色的卡達天王,就趕緊又到唱片行補回了紅色的卡達天王,去唱片行時看到架上的卡達天王是藍色的,還非常失望的問店員:「只剩這一盒嗎?」,我說:「我要紅色的公仔。」店員十分好心的幫我找出了紅色的卡達天王,於是我就有兩盒《囧男孩》限量的公仔禮盒,XDDD。跟a說的時候,他說我害他也想去買了,我說:「那我藍色那盒賣你。而且可以再更便宜!」他說好。但我的前提是要讓我拍完開箱文的照片。

囧男孩之開箱-紅色卡達天王被關在盒子裡 囧男孩之開箱-藍色卡達天王傾倒在盒子裡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被注意的孩子(多數的孩子都不會被太注意。)我不跟隨同學的步伐趕流行,也不追逐那些一定非要得到的東西。不是不想,也不是有多高尚的情操看不慣別人那種一窩蜂,多數的時候,我都想著自己能不能被允許擁有美好的玩具,足以讓自己可以炫耀自己有那些什麼令人羨慕的玩具,重點始終不在玩具,始終都在自己有沒有那個「權利」。

囧男孩之開箱-DVD及卡達天王合影

我有卡達天王了!我有卡達天王了!在我錄下「卡達天王!卡達天王!喔麥嘎,我也有卡達天王了!」這段話之前,我就想好要有這三段錄音。它們每一段都是我心裡的那個孩子的聲音,而每一次我都盡我全力滿足那個孩子。因為除了《囧男孩》以外,就再也沒有誰,曾經要我輕輕的摸摸那個孩子的頭,要我正視他的存在,要我好好的看見那些時常被關起的存在。

卡達天王!卡達天王!喔麥嘎,我也有卡達天王了

囧男孩之開箱-卡達天王與劇照月曆合影

感謝2008年有《囧男孩》!

附注,2008年我的台灣電影排行:
囧男孩>不能沒有你>九降風>停車>流浪神狗人>海角七號>牆之魘>1895>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渺渺>漂浪青春>查無此人>花吃了那女孩>愛的發聲練習>對不起我愛你

P.S
高雄,冷。
第一次寫開箱文。

換日線的話:藍色卡達天王沒有不好,但心裡的那個我想要紅色的唄!XD

截至此刻已經看了三次的《囧男孩》,每多看一次,就越像孩子一樣,一再重複的把故事拿出來,要大人唸給自己聽。又或者是再大一點,因為無聊,所以一再讀著《睡美人》、《白雪公主》、《小紅帽》這些童話故事。《囧男孩》就像這些故事一樣,一再伴著自己,唯一不同的是,小時候讀童話的時候,會問:「為什麼白雪公主的繼母要毒死白雪公主啊?」、會問:「如果有一天我被大野狼吃掉了,是不是把牠的肚子打開,我就從牠肚子裡跳出來了?」

我僅有在第一次看完,問了《快樂王子》與《吹笛人》這兩個故事為什麼沒有說完?後來的兩次,也就沒有再問其他的問題。彷彿習慣童話故事裡的不合理和那些「就是這樣」的故事走向。不問,不是懂得它是一部童話,是假的、是故事。而是像孩子那樣,相信,相信大野狼吃了粉筆聲音就會變細一樣。(好啦,我有一個問題是第一次看一直沒問的,就是小學生會講「猖狂」這個詞嗎?)

之前上過一堂課,課裡老師要所有的同學講一個童話故事,同一個。但以接龍的方式。故事都是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然後,我們就不知道怎麼接了。沒有一個太厲害的同學可以順利並且完整陳述那個故事而不停頓的。那些我們從小就看到爛掉的故事,經過時間的沖刷,不要說大家聽的版本不一樣,講的不一樣,串起來的不一樣,就連「很久很久以前」的下一句是什麼,我們都會停頓下來。而公主是被王子親了所以醒來,也沒一個說得準。當然也有把《小紅帽》的大野狼放到《七隻小羊》的大野狼去,再不然,連《三隻小豬》的大野狼也會被參進去!

我們因為上了那堂課,開始質疑起了記憶,互問對方:「真的是這樣嗎?」有人篤定的回答,有人則是一直碎唸的說著回家一定要再去找出那些童話來看。我們曾經坐在書架前找這些故事的答案,在供給小朋友坐下來看書的桌椅處。然後發現「啊!真的是這樣耶!」或者又說:「看吧!我記的才是對的。」過了幾天之後,因為工作,因為種種因素,我們沒再去看那些故事,我們也始終記不起「很久很久以前」之後的下一句到底要從哪裡開始!

看了三次《囧男孩》我到第三次才讓自己記起得它的第一幕是什麼?(我想不用多久,我就又會忘記!)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這部電影,就算看了這樣幾次,該哭的就哭,該笑的也是會笑。到底是為什麼?如果要說我比較像哪個角色,小學四年級以前,會是一號那個角色,然後因為某些因素,開始早熟,開始因為害怕被遺棄,所以假裝乖巧,假裝不頑皮。

我其實應該要很討厭一號和二號那種臭男生,並且不喜歡那個丟五百塊的小男生。可是不知怎麼的,他們把我拉回那個童年,讓我想起原來小學四年級以前的我,是一個很愛作夢的孩子。想像著自己要當科學家,要當愛迪生。想像著自己要保護被欺負的同學,要當警察。到底為什麼,我要因為大人的原因,開始面對「必須懂事」這件事?

我在一夜之間,被逼迫要面對長大這件事,就像二號開始知道故事要自己去看完那樣。我們的童年也就在「那是快樂王子心碎的聲音」這句話裡,悄悄的面對了長大、懂事。我時常嚷嚷,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們應該要用什麼樣的姿態面對離別?生離也好,死別也好,或者是揮別我們的記憶、我們的童年。我們順著時間的軌跡,丟掉了那些、忘記了這些。有些不願記起,有些記不起,更有些根本連有印象都沒有。

直到很多很多年以後,當我們說著「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候,我們才又想起這個故事是怎麼樣的。才又記得那個年紀自己是什麼樣的。而下一次,我們再記起「很久很久以前」的時候,我們會是什麼模樣?《囧男孩》們又會變成怎麼樣呢?我們說起這部童話般的電影時,會不會記得卡達天王是我扭到的?林品萱是二號喜歡的?銅像學長是在什麼時候消失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們都不記得故事的走向了。那很久很久以後呢?我們會在異次元的哪一邊?

《囧男孩》Orz Boys/2008出品
導演/編劇:楊雅喆
演員:潘親御、李冠毅、梅芳

《囧男孩》官方部落格
《囧男孩》演職員名單

P.S
圖片來源:《囧男孩》官方部落格
也許看第四次。
天涼了,保重身體。高雄傍晚才轉涼。

換日線的話:我有兩個我,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

我,確實十分討厭為了趕流行去看電影、聽音樂、讀書。在《海角七號》大賣之後,《囧男孩》也跟著被注目著。我,真的不是為了「流行」去看《囧男孩》,但有另一個很爛的理由,所以我非看不可。那就是我為了要達成今年看國片的大滿貫,所以我不能漏了《囧男孩》。於是我就去看了《囧男孩》!雖然後來我發現我沒看《流浪神狗人》,但是這種集點遊戲,還是讓自己玩得很爽。

要寫《囧男孩》的心得十分困難,既不能跟你說故事有多麼精采,也不能跟你說哪一段真是他媽的好看,但是它確實把人拉回了一個時空裡。或許是年紀很小的那些記憶,或許是存在心裡的某一段美好的時光,更或者像是一段被迫丟棄的童年。

《囧男孩》用了王爾德的《快樂王子》來舖陳,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童話,也是十分殘酷的故事,既沒有幸福美滿的結局,也沒有美麗的女主角出現,只有一個爛銅像和一隻傻燕子,若是找出這個童話來看,可以知道那結局有多諷刺。同樣的,另一個在《囧男孩》裡出現的童話《魔笛》,也沒把故事說完,最諷刺的那一段也被刪掉了。我不禁在想是為了什麼拿掉了這兩個故事的尾巴,是因為囧男孩只會記得(相信)童話裡的美好嗎?(也確實。《魔笛》那個故事,我也不確定結局是什麼,還是上網查了,才確定跟自己印象裡記憶的是一樣的!)

於我,童年是被截斷的。看著2號的阿嬤跟2號說他的爸媽把他丟著就不回來看了,心裡總是帶點不捨;看著1號為了要給2號一個交代,所以回頭去找玩具店的老闆,老闆說:「叫你爸媽來也一樣!」我的心,也被戳了一下(1號哪來的爸媽可以來理論那些事啊?)而當我們什麼時候開始遇見挫折不再搬出父母,開始什麼事都不會再說:「我爸(我媽)說……」的時候,也就長大了。

看《囧男孩》的時候,還記起我始終看得斷斷續續湯姆漢克演的《飛進未來》(BIG),它講的是一個小孩許願希望自己能長大,結果真的成真,後來想起那些童年的日子,決定再回到孩童的身分。如果《飛進未來》是一場玩笑,那《囧男孩》便是一場很真實的異次元之旅了。如果你知道到達異次元之後,你就必須面對那兩個童話尾巴的醜陋、你就可能變成像玩具店老闆那樣要卡達天王只是為了要吸引顧客(其實我非常喜歡這個角色!)、你就會發現玩100次滑水會到異次元那些都是騙人的,你還會想去嗎?

其實在《海角七號》和《囧男孩》的相關評論裡,都講了很多很深層的意含。我還是要說,我真的講不出那些什麼國族啊!隔代教養啊!之類種種的東西。我只知道我十分囧的在看完《囧男孩》時,在路邊哭到不行。那是心裡的一些東西被挖了出來,像是1號與父親道別的那一幕,他忍著眼淚說著那些台詞,我的眼淚便一直掉一直掉,我想著的是,為什麼十歲的時候我不夠勇敢,沒能跟父親認真的說聲再見或者跟他說我並不想要他離開。卻在29歲這一年,連聲再見都沒有機會說。

我不太願意再在我的很多文字裡提起六月離開我的父親,可是我沒有辦法,這戲,勾起的,不單單是我那被截斷的童年,更是我這一年不願面對的悲傷。

(好吧!我真的很囧,因為我邊寫邊哭了好久!真是可惡。我沒那麼愛哭的啊~~~還我眼淚來啦!!)

《囧男孩》Orz Boys/2008出品
導演/編劇:楊雅喆
演員:潘親御、李冠毅、梅芳

關於《囧男孩》:
《囧男孩》官方部落格
《囧男孩》演職員名單
遠離鄉愁的異次元空間 — 從楊雅喆的電視劇作品到他的首部劇情長片《囧男孩》
《囧男孩》(Orz Boys)
從王爾德的小燕子與快樂王子說起:《囧男孩》 | 破報

P.S
圖片來源:《囧男孩》部落格,我特別挑這張,反正我不管,我就喜歡爸爸跟1號啦!
補:祝中秋快樂!!
高雄狂風暴雨啊!我要補齊《流浪神狗人》。
你們給我認真點看國片,都不難看啊~~~

換日線的話:反正我講不清楚哪裡好看。就是一直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