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孔劉在台灣還沒紅的時候,我做了那本《熔爐》的書籍文宣。那時線上影音還不那麼盛行,像《熔爐》這種直視社會黑暗面的電影,多半就像事件本身一樣,被悄悄地、安靜默不作聲放在社會的角落裡。我在網上最後還是找到了這部電影來看(多年後正式上映時,我又到了院看了一次。)

韓國人拍社會真實事件從來不手軟,該見血的不會閃避,該暴力相向的從來看起來不是演的,也不會幫你避開視線:你就是得看,你就是必須知道這些被塞在社會角落裡的黑暗是怎麼形成的,你就是必須從這些故事去思考「真的會發生這種事嗎?」「真的都被這麼姑息、靜默給帶過了嗎?」「真的發生在眼前的時候會是什麼情景!」

Read More →

以(校園)霸凌為主軸的電影(故事)應該是永恆不會消失的題材,但在華語電影裡要拍到變成一椿命案肯定不是那麼受歡迎。在台灣校園裡要說誰因為被霸凌被弄死在廁所,通常只會凝視「被害者」並且檢討被害者應該要做卻沒有做的事:要反抗、要通報、要學會保護自己、要學習社交、要合群、要融入那小小的社會體制裡……

《少年的你》改編自玖月晞小說《少年的你,如此美麗》(就不談論抄襲事件了。)在故事的中後端放進「被害者的逆襲」,演變成一場被害者成為加害者的劇碼,好像關於「霸凌」這件事,從來只能以暴制暴去解決,如果不想隱忍就只能反擊回去,但不反擊就真的沒有一丁點方法可以阻止那樣沒有節制的「玩笑」「捉弄」「就好玩嘛」的行為嗎?

Read More →

這篇文章有一大部分是20090211寫於Facebook,看到這書的電子書上架,就把它加點文字挪回部落格。

忘記書到底有沒有完整看完。朋友在收假的夜裡看完《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說真的好看。我說可惜因為是「九把刀」沒有太多人「屑」看這部電影,這部他拍完再回頭寫小說的電影。因為是「九把刀」,這部將「霸凌」拍得絕對透徹的電影,很容易被忽略,那裡面九把刀用極為血腥和暴力的方式講著「就好玩嘛!」這件事。

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裡的怪物,在書裡有被完整交代怪物的成形(電影裡那雙姊妹。)以及後記裡九把刀寫下拍完後寫小說的心情,都非常值得一看。我一直不是九把刀的書迷,有段日子追《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電影小說、原聲帶、劇本,都會回想「我的青春校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了這部電影才能大聲說出:「幹,學校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所有的黑暗都在發生,只看你是不是幸運逃開的那一個!

Read More →

那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從不知道這些事會一直跟著我到成年,成為我對某些玩笑話、脅迫語氣有著極大的反應,不論是事發當下的激動情緒,或是事後在心裡的焦躁不安,都會讓我做著這樣一個惡夢:

夢裡,我始終像在《返校》電影裡那樣,在國中校園裡逃不出去,但有趣的事是,國中校園裡的同學不是那些曾經恐嚇過我的同學,而是高中三年我跟她們沒有什麼情感、她們也跟我沒什麼交集的同班同學。

Read More →

童年的時候母親要我穿裙子, 我總是不肯,「不喜歡」大概是唯一的理由。但「為什麼不喜歡呢?」我無法描述,只覺得那個服裝局限了行為舉止,對於喜歡跑跑跳跳的我有著莫大的不自由,特別是穿上裙子後,總會一直被大人千交待萬叮嚀著動作要小些才不會動不動就走光,才不致於被恥笑著小內褲被瞧見!

童年到青少年前的那段日子,男同學掀女同學的裙子根本家常便飯,我不是被掀的那個,因為我不穿裙子,但我會一直被召喚去解救女同學,拉開那個愛捉弄女孩的男孩的手。沒有其他大人制止,這種事根本習以為常沒有人會理會,彷彿女孩天生就得必須經過這一關,才能細碎小步,走在眾人眼前!

Read More →

多數提到亞斯這個特質時,最容易被標籤化的是「不在乎別人感受」及「沒有同理心」,並且常常在說話的時候顯得白目與不合時宜。而最常聽到的許多人會提出的質疑是:「你那麼在乎別人怎麼對你的,你不會是亞斯啦!」好像有亞斯特質的人是「沒有感覺」、「不會有感覺」,所以不會在意旁人種種對待似的。

實際上亞斯特質強烈的人,是極為敏感、敏銳的。他們甚或要在腦中不斷辨別眼前所有的人的反應、表情、語氣……導致他們在人群裡會過分緊張、焦慮而無法將自己安置在人群裡。

Read More →

跟《厭世媽咪日記/Tully》一樣,你原先以為你是以看商業電影帶著喜樂或是準備接受恐怖劇情的時時逼近而走進電影院的,結局卻同樣都是令人由心裡感受到一句話也說不出口的悲傷。

將Ma譯成「恐怖大媽」大抵還是搭著這幾年驚悚片的熱潮,想要抓住許多熱愛這類型的觀眾進場。同樣是《逃出絕命鎮》監製的電影,《恐怖大媽》不及《逃出絕命鎮》的精采,但仍然把人與惡的距離刻劃得清晰。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