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장르만 로맨스》的韓國電影,以江朗才盡、寫不出東西的作家金賢逃避寫作的生活為出發,在台灣譯成《作家我就爛》在字譯上與電影本身要說的事相去甚遠,需要看到最後才會看出這個故事要傳達的、在電影中被金賢提及「關係」之於故事的必要性,再從關係延伸整部電影的架構。

因為中文的譯名,很容易先入為主的想像這部電影可能是在講一個作家平日不可被觀看的那些爛事。電影的起始也確實如此,寫不出新作的金賢,放上網是他外出釣魚的照片,視而不見出版社的催促,生活中充滿了一件又一件等著他去應付的鳥事(也包括他自己搞出來的爛事。)電影從金賢亂七八糟的生活開始,直到想成為作家的學生劉振出現,將金賢又帶回寫作的軌道。

Read More →

喜劇要好看,同樣的梗不能一直玩、重複玩,到最後會膩、會爛、會完全失去笑點。台灣賀歲片的喜劇就常犯這個毛病,同樣諧音形成的笑點,連著三次還能笑得出來,第四次以後就會失去耐性而感到煩膩!

韓國電影的題材多元,越來越讓人驚奇。動作片拍得好、真實事件改編得讓人回望歷史做些思考、懸疑片就算時間再長也會讓人摒息坐看超過兩小時還不得放鬆,其他像那《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輕鬆長紅的票房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那麼喜劇片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