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一直到很後來的後來,我們才發現,愛一個人不只是一場與「麵包」的角力,還有更多的是,不想留下遺憾的珍惜和努力!

每次看《荼蘼》的時候,總是要跟劇中的鄭如薇說:「快離開湯有彥!」在《荼蘼》裡的Plan A和Plan B,來到《我的男孩》時,男孩和阿姨姊姊試過Plan A後不如所願,於是走到Plan B,轉個彎再重逢,還會有什麼樣的發展?故事總要往前的。 Read More →

戲,落幕了!
還記得一開站的風風雨雨,戲將要收場了,走過之後,留下的是最美麗的回憶。往後夜晚的時光,該相約何處?

在陸振華的霸氣裡,我們悄悄進入『情深深‧雨濛濛』,
馬匹、大街、令人傾心的傅文珮,還有忠心耿耿的李副官,
婚禮、婚禮,文珮之後,取而代之的是戲子──王雪琴,
一個望向窗外的眼神,對應了時光的流逝,
年華老去的雪琴、卸下司令身分的『黑豹子』,
走入這場戲,將無法脫離。

Read More →

『杜飛』這個名字,還沒有情深深雨濛濛時,它並不存在,直到這一齣戲的出現,杜飛隨及在我們的心裡留下記憶,沒有他,這一切的快樂源頭都會消失,都會不見,他就像是一個快樂的種籽,種在我們心上,開花結果。!

情深深雨濛濛裡,有朋跳脫了還珠五阿哥中,憨厚的形象,不停的搞笑、不斷的給如萍帶來快樂,他那一肚子的知識,都在遇見如萍時,全部都搬了出來,或許旁人看他很呆、很傻,明明知道如萍心裡有別人,卻還是死心塌地的愛著如萍,深怕如萍會受傷害、被欺負,就連如萍的訂婚PARTY上,還不忘牽動他那三根神經,微笑的祝福如萍,只要如萍幸福,就算心痛至極,也心甘情願。

Read More →

等待一個人,等待一個自己眷戀的人,是幸福!

風和日麗的日子,爾豪等待著方瑜的出現,默默的等著,心裡總有一點點不耐,直到方瑜帶著歉意和撒嬌的口吻出現,放下不耐,展開戀人之間的對話。

守著電話,總是魂不守舍的盯著電話看,期待電話那另端她(他)的聲音,哪怕是一句話,都讓人心生愉悅,然而等待的過程,是相思難耐的心情,怕她(他)忘了和自己有約,直到接起電話的那刻,一切盡在不言中!

Read More →

●往事難忘黑豹子
戲在黑豹子的馬下揭開序幕(不知是追風還是閃電?),先是迎娶文珮,再是迎娶雪琴,鏡頭轉入大上海舞廳,陸振華在依萍的歌聲裡憶起初戀情人──萍萍,這下我才明白,原來在陸振華眼裡,最愛的是萍萍,否則文珮(年輕的文珮)怎麼會讓人誤以為是王豔所飾演,如同陸振華看到文珮第一眼般,或者他也認定文珮是萍萍了吧!就像依萍歌聲中『往事難忘,不能忘……』,最真切的情感,很難去遺忘,不論是萍萍,或是與文珮那深情的擁吻,一旦在心裡留下痕跡,將難以抹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