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有不少人跟我一樣,在看《陽光先生》的時候,或多或少會想起台灣一九四五年之前的日本殖民時期。因為早先我沒有看過跟韓國劃分成南北韓之前有關的電視劇(或電影。唯一跟史實有關的看過光州事件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看《陽光先生》的時候,不只是在看其中那些與個人情感有關的細節,也讓人對這段與台灣相仿但又不盡相同,日本殖民前後的歷史產生了興趣。

若是拿掉愛信與宥鎮的愛情,以及其他人物之間的情誼,這部劇就會變成很難消化的史實改編,將會有充斥著高宗的鬱鬱寡歡和對那些同為朝鮮但親日「賣國賊」(姑且就這麼形容)及奪取不回主權的悲憤,也許就會像台灣大部分拍史實的戲劇一樣,經常讓人覺得有那麼一點「說教」且艱澀難嚥。

Read More →

請容我,繼續寫著這部劇。

如果要選《陽光先生》裡的一個主要角色來談戀愛,我會像崔宥鎮一樣對那個過分理性又完全感性的高愛信深深著迷。而三個繞在愛信身邊的男人,最接近「真實」也是我最喜歡的角色,應該是最後被活活打死的金熙星,他也是三個男人中,最有可能得到愛信卻沒有強求的一個。

若是以愛信的角度來看,宥鎮必然是這部電視劇裡女主角的首選,但最後那場壯烈死去的戲碼,實在太戲劇效果,倒像在看英雄片的拯救世界了。或說這一場戲是這個故事最大的敗筆了。前面都寫得甚好,這樣英雄式的死去害我腦裡冒出了N個漫威英雄了~

Read More →

已經聽了數日《陽光先生》的原聲帶,便在網上下單買了CD。有時也會拿出《鬼怪》的原聲帶伴著一個人安靜的時光,重新在哪個音符裡,聽見主角們的相擁或是分別。

「愛情」究竟會有多少模樣?男人愛女人的方式又會有多少變化?還不懂愛的時候,總是無法拿捏內心裡的澎湃,或是經常害怕太近逼而使身邊的人逃跑,於是出現了那種「我要怎麼知道你愛我,如果我們永遠不說」而往後退一步的錯過;慢慢懂得愛了以後,往後退的那步,再不是「不敢往前」而向後一站,而是真心的懂得也許成全對一個自己深愛的人來說就是最大的給予了。

Read More →

該說編劇金銀淑很會寫這種不張揚的愛情嗎?至少在也同在她筆下的《鬼怪》也是充滿著這樣:你感覺那些熱烈翻騰的情緒,卻收在眉宇和眼神之間、放在嘴角微揚的淺淺一笑;你可以從那些不經意的細微舉動裡,看戀人們將那些愛意傳導進另一個人心裡。

韓劇裡什麼都可以湊和著「愛情(LOVE)」一起,有時你以為說的是神經病沒關係,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愛情或者愛;有時候你以為演的是什麼傳說生死之間的鬼怪輪迴,但卻把神鬼之間和人性的哲理揉進了愛情;有時候你看著穿越來穿越去擺明就是要上演愛情故事,卻又不那麼直接地告訴你:「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啊!」⋯⋯

Read More →

喜劇要好看,同樣的梗不能一直玩、重複玩,到最後會膩、會爛、會完全失去笑點。台灣賀歲片的喜劇就常犯這個毛病,同樣諧音形成的笑點,連著三次還能笑得出來,第四次以後就會失去耐性而感到煩膩!

韓國電影的題材多元,越來越讓人驚奇。動作片拍得好、真實事件改編得讓人回望歷史做些思考、懸疑片就算時間再長也會讓人摒息坐看超過兩小時還不得放鬆,其他像那《與神同行》、《屍速列車》輕鬆長紅的票房也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那麼喜劇片呢?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