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要打開這部電視劇都會讓我有點掙扎,因為每一次打開都像在挑戰自己的耐心,必須忍受劇情中所有消防救護人員的遭遇,制度面上的不合理、群眾的不理性、媒體的情緒勒索,以及面對最親近的家人種種不諒解,我想這劇本很明確地想要把這些處境傳遞給觀眾,好讓普羅大眾都可以透過這樣的職人劇,更清楚明白制度中面對關(官)說時的無法強硬,和那些之於人性無法反擊的吞忍。

真要說,最後的結局根本是天方夜譚的神話,真的有人願意為自己關說後造成的悲劇如此坦然的面對嗎?這應該是一種嘲諷式的劇情。在制度面和人性面上,幾百年才會遇到一個有良知的議員,願意為自己官官相護所釀造的悲劇擔起應付的責任;當然,也不免讓人想著:「安檢隨便關說唬弄過去,難道從來沒有想過會發生事情嗎?」如果關說的議員真的有良知,一開始就不會縱容那些和刁難什麼了吧。

Read More →

以「職人」為題的劇集能拍得好、寫得好的不容易,許多流於刻板印象的形塑或是經常用將主角打造如神(男神、女神)一般的樣貌,常讓該職業的職人們待在電視機前面大叫:「最好出版社的編輯們都男的帥女的美,最好還每個人都這麼氣宇非凡」「去醫院看看主治有沒有這麼年輕這麼帥!」,最經常性的是因為考量戲劇性的節奏,常有不切實際和不合邏輯的劇情安排。

不知道消防和救護人員們在電視機前看《火神的眼淚》時會是什麼樣的心情?但我是帶著「幹,那是什麼工作傲客也太多!」的心情,以及強忍著想罵三字經衝動看完前面四集的。如果以前四集的節奏將台灣消防救護人員所遇到任何的不合理、專業分工不確實、現有法規無法完全保障在面對緊急狀態所做出處置⋯⋯再往後面的幾集延伸下去,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從2020年的台灣現狀去看《國際橋牌社》這部電視劇的歷史背景,帶著強烈的嘲諷。像是解嚴初期國共的勢不兩立,以郝伯村為原形的行政院長楚長青對於國共會談這件事的描述,難免會將現狀套進當時的歷史背景,許多態度、姿態的轉換,現在看著電視劇呈現當時,實在會讓人不禁莞爾。

再換個角度從楚長青或是一些保守分子看台灣的民主意識抬頭,又不禁會想,台灣站在那個保守與開放的十字路口,保守勢力扮演著後來中國與台灣往這兩端走去的關鍵。談與不談,成為極為曖昧的狀態,直至今日保守勢力還滿常走在一塊,自由民主的確容易與保守思想形成對立及必然會有一番角力。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說是因為《罪夢者》失利而未與netflix合作,《國際橋牌社》而至firday影音上線,這點還真需要替《罪夢者》抱屈一下,雖說對於《罪夢者》的時間序我也多有意見,但它也還算是水準中的台灣影集。而之於對台灣歷史和戲劇的喜愛,讓人無法錯過《國際橋牌社》這部影集,甚或我認為喜愛《返校》的年輕人們,可以看一下這部半虛半實的政治電視劇。〈《罪夢者》/敗在賣弄時間順序及劇情節奏〉

《國際橋牌社》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我小學三、四年級左右,第一、二集的史實,我大概只記得「六四天安門事件」,其餘在剛解嚴的老三台時代,報禁、黨禁都剛解除的年代,一個小學生,能知道的事不多,也在劇情的虛虛實實裡推敲著主角的影射和事件的連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