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電影開場前三十分鐘買不到第一排以後的位置,需要買下一場也快滿場是哪一部片?哪一部台灣電影?我不記得了。《當男人戀愛時》連散場後下一場晚上十一點的場次,也還是一堆人等進場。關於這部電影,早聽說不少感動哭泣需要帶面紙入場的心得,同場次等進場前還看見有一個女孩帶了一包家用的抽取式的衛生紙進場。

這部改編自韓國《不標準情人》(韓語:남자가 사랑할 때)的電影,確實擁有了很多很好哭的橋段,不過實在因為太老套了,反而沒有真的如網路上的熱潮真的會哭到用掉一包衛生紙。我想那是因為理解了「死亡」是一種日常,以致於真正教人感到的悲傷不是「一個努力讓自己愛上又無條件付出的愛人死掉了」這種「失去」時感到傷心的情緒,更多的時候是在死亡面前,還能從那一點點未完的故事裡,感受到那一個人曾經帶來的溫暖或者愛,所以有了悲傷的情緒。

Read More →

偶爾提早回家時,媽媽正在廚房爐火上料理著晚餐,她會隔著口罩、用壓過抽油煙機的聲量對剛進門的我說:「你回來得剛好,來幫我煮湯!」我放下身上的包包和外套,走進廚房看她今天準備了什麼菜色,著手拿起那些她準備好的食材,倒入水裡煮一鍋湯!

疫情的關係,媽媽大量接下的餐飲業制服的工作近日有一搭沒一搭的做著,她說老闆那兒有工作,但是無法預測疫情的影響還會停下來多久?是不是要繼續製作?於是給她放了小小的假,於是她又興起退休的念頭!

Read More →

今年六十八歲的母親,有一個大她一輪(十二歲)的忘年之交。說也奇怪,我從小也跟我的師長比較說得上話,同齡的同學、朋友說的笑話,我常常聽不懂。不知道擁有「忘年之交」這件事,是不是跟遺傳上的性格有關。

說是母親的忘年之交,得從她五十年前她去成衣工廠學做衣開始。阿香阿姨是母親在工廠的主管,她對那些從台灣各地到成衣加工廠工作的女孩們多有照顧,母親便是其一。

Read More →

除了做設計外,賣一些可愛的小東西,也是我的收入,更是日常之一。所有讀我的字的人,再看到我畫的小圖、手作的小玩意,都有點連結不起文字的我。我每次都會笑說:「我的畫和我的小東西,全都是我的少女心啊!(童心的一部分)」

做設計有做設計的心靈,寫字有寫字的嚴肅(或溫暖),那麼畫畫和做些青少年才會喜愛的胸章、磁鐵,確實替我保有了很多不被吃掉的童稚。(有趣的是,也可以喚出一些大人內心的孩子。)

Read More →

讀電子書讀至三點。六點多又醒來。今日算是較為空閒的一日,但必須幫早療的機構做絹版。無法想起上一次忙碌成今是幾時?最清晰的記憶是2015年的10月。我接了一本需要畫插畫的書、一本英文教學書的排版。整日坐在電腦前,腰都直不起來,背痛不已,如今一樣,總是無法睡超過四小時。

母親常常時不時地使喚我「就你最閒,去做啥去~~」,從家裡的水電修繕、幫她網購各種她需要的東西、繳費、買米、領錢……只要她一日見我閒晃,想起什麼總要我去幫她處理掉。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2(EOSM3)-21

清晨醒來。發現天還沒亮,睡眠又中斷,感覺有點沮喪。被窩很暖、床很舒服,轉個身後又睡著,一直到早上的陽光透進屋來。我沒起床,躺著滑手機、看facebook,姊姊說:「高雄下雨了。」這雨來得及時,台灣整個都要燒焦了吧? Read More →

201506GO TO JAPAN DAY 2 0606-13

起初,我在Airbnb上看Tsukasa的房子,只是先加入喜愛清單,但是Tsukasa的速度很快,馬上向我發了邀請預訂邀請。我稍稍想想便直接下訂,卻意外地喜歡著高円寺駅這裡週遭的環境。包括中通商店街、純情商店街這一代的小巷、小街。

201506GO TO JAPAN DAY 2 0606-42

依然記得去曼谷的心情,除了因為觀光的而生的店啊、服務,很難觀察到另一個國家、城市的生活樣貌。這樣的觀光化,其實在台灣的許多城市裡,也是存在著的。例如後來我很不喜歡的花蓮,或者可怕都是人的台南,以及都是觀光客的哈瑪星、西子灣。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