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繼十八歲那年瘋狂寫卡片後,再度破百的一年。因為twitter!那年寫完卡片,我就不寫卡片很多年,一直到二○○五那年很無聊的搞了一個「手寫平安夜」的串連,我才又開始動手寫起字來。

還在學校的時候,每年我都會寄出許多卡片,也會細細去算回收了多少,立下一些標準,例如寄了三年,但三年來都不回信的人,我就再也不寄。因為網路、E-mail和及時通訊,原本還會有E-card的收發,慢慢的因為通訊太便利,除了跨年倒數完手機簡訊會大塞車之外,祝福,好像就剩簡訊或MSN上的一句話而已,或者其實連一句話也沒有,就直接改在暱稱上了。

過了這麼久之後,寫賀卡其實已經不像十八歲那樣,計較誰回寄了你,誰沒回寄。每一張賀卡,都是一個開始,或是一個結束,誰也不知道來年,下個月,明天,下一秒,收件者和寄件者的關係,會是開始還是結束!就像今年我跟某些朋友的關係莫明其妙的不再聯絡,我跟分手的情人六年半及一年不見,我因為返南跟誰誰誰的生活再也沒交集,我離開了某一個工作同事也就不會再有對話。

當然,這一年,我開始了許多關係。跟twitter上的誰成了朋友,會相約看電影、喝咖啡、通信、聊天。因為書店的工作跟哪個出版社的誰有了比較多的交集,因為辦活動,認識了苦勞網的誰、NGO的誰、藝文工作者、文化局很熱心的大姊。去年本來應該在小小書房認識的幾個人,在前幾天的一場野草莓運動的座談會碰了面,還有很多很多的,我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每個人都開啟了我和他們生命的交集。

但我不知道那樣的交集會維持多久,我甚至可以知道,或許某些人此生就見這麼一次面,沒有緣分、沒有機會,就再也不會碰面。所以,寫一張祝福,給那些可能是結束,也可能是開始的這些人,就是記憶這一年,跟這些人的記憶。沒有誰會一直留在誰的生命裡,這麼想著,寫一張祝福,好像也就沒有那麼難了!

要寄一張用手寫的東西,其實有些難度。有些時候你跟這些人其實不算熟,你想寫但詞窮,寫少了又怕沒誠意,在這樣的狀態裡,你開始回想你們認識的經過,有沒有什麼小細節是你可以多寫兩句的,還是其實除了祝福之外,你也就不知道該寫些什麼?於是,手寫的樂趣就在那樣想著一個人的時候出來了。

今年,截至今日(12/24)我總共寄出了114張明信片。說多也還好,總比以前一百多張都是DIY還手寫的來得輕鬆。我刻了一顆地址章,省去我寫自己地址的痛苦。感謝所有信任我,給我家裡或公司地址的推友們,也謝謝你們一一回報我說你們收到了。如果收信的感覺是快樂的、開心的,那麼,去寫封信給你的親朋好友吧!就算是E-mail也行。

有些時候快速的即時通訊,只會讓我們距離越來越遠而已。

感謝這一年!這神奇、美好,但還帶點悲傷的年!

祝福平安、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這十二個字是我最標準的結尾!)

2008.12.24

※有給我地址的,我都有寄。有沒有收到,就看緣分吧!這是收信的樂趣。
(再次感謝大家容忍我的任性,一直鬼叫的要地址。XD)

P.S
明信片樣式,過幾天上傳,要開賣啦!
沒給過我地址的,還是可以丟地址給我,我會寄喲!反正我的明信片沒什麼時效性,啥時寄都一樣。
高雄出太陽,但有些冷意,不過我依舊穿無袖在室內。XD

換日線的話:祝福我們自己新的一年的開始,以及舊的一年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