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電視影集《漢娜的遺言》我整晚睡不著覺。它又讓我陷入回想那段纒繞心頭揮之不去的惡夢。我的國中時期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惡夢,以致於我後來都以這段日子做為自我鼓舞時可以拿來提醒自己:「那些日子都過了,沒什麼好怕的。」

比起國中時期,我的高中歲月好多了。即使一樣有著被排擠、霸凌的事出現,無論怎麼樣都比十二到十五歲那段日子輕鬆自在一些。

其中一個因素,是打籃球。 Read More →